从垃圾分类谈政治制度的运转

By listendust at 2019-06-16 02:43 • 1178次点击
listendust

看到坛子里有人在纠结于什么是“西式民主”,很心痛,以垃圾分类为例,谈谈体制的运转。我希望我选择了一个尽可能中性的议题。

1,为什么要垃圾分类
这种观点默认了处理垃圾的过程中,由居民分类以代替垃圾站分拣,会得到更好的效益。

2,垃圾分类的难点在哪里
居民进行垃圾分类的行为具有外部性,换言之,居民个体为垃圾分类付出了相较高的代价,而收益却由全社会共同享有。如果讲一个人分类所产生的收益摊到其个人头上,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

国家机器的重要职能就是避免这种现象。类似的,还有老生常谈的“公有地的悲剧”。

那么,我们如何激励个人进行垃圾分类呢?一般来说会使用惩罚的手段,换言之,如果居民没有讲垃圾分类,就将会面临一定的处罚。

3:处罚如何实施?如何监督?
我们几乎不可能监控每一袋垃圾是否已经分类,所以只能以抽查的方式来监管。如果单次发现违规行为只进行微不足道的处罚,那也就势必会导致大量的未分类垃圾混入垃圾处理系统,那么垃圾分类的价值也就随之消弭。

当然还有另一种方法,也就是提高单次的惩罚额度。但这也就带来了权力寻租的空间。居民有动机为监管人员施以相较而言较少的贿金,从而逃脱处罚。甚至还可能会出现更糟糕情形,监管人员可以伪造违规行为,以索取贿赂。

为了避免权力寻租的荼毒,我们需要为监管人员配备取证材料,为监管人员设置监管人员……也许垃圾分类会带来诸多收益,却未必会大于其行政成本,上文所提及的仍是挂一漏万,孰优孰劣不得不量化计算。

垃圾, 政治, 制度


嗯,从政治学的视角,你这算是标准答案。这样做是一个应然上的最优解。

不过呢,我吐槽一下,中国的垃圾分类实际上是由庞大的捡废品从业人员完成的。从最低级的垃圾桶蹲守者,到挨家挨户的废品回收,再到废品收购站,再到大型废品处理公司,是整个庞大产业从业者完成了垃圾分类,而且是以经济利益的为动机。

这是实然。

再回头说那些具体的愚蠢法规条款,这只不过是中国人没有民主权利的体现罢了,就跟禁电动车一样,放在台湾或者任何一个民选国家,议员分分钟走人。

榴梿 at 2019-06-16 02:57
1

又是国人特色的扯淡,核心就是讲罚款,这一套搞了多少,食品安全医疗安全等等,
都是这种所谓的监管,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国人是要管的。
日本欧美是怎么搞的呢,光前期宣导就用了十来年,在人们心中树立环保意识之后,
才从道德层面上升到立法,对个人到企业的立法规范详细准确,法规照顾到方方面面。
而天朝只有罚款这一个重点,就拿食安来说,国外立法都要充分和厂商探讨合理的安全成本,
同时还在民间宣传标示等食安知识,期间汇集各方各面的建议等等。
天朝的法永远是商鞅之法。

pythonvim at 2019-06-16 09:53
2

@Ciao

捡废品只能实现可回收垃圾的分离。由居民实现垃圾分类的重点诉求是干湿分离、以及分离有害物质,因为这会方便垃圾的处理(焚烧、填埋、生物降解)。

或者也可以说,主要的难点是那些缺乏经济激励的垃圾分类。

@pythonvim

确实如此,我没有谈决策层面的合理性,只谈了一个决策会带来哪些方面的影响。具体孰优孰劣还需要读者判断。

宣传教育是降低行政成本的常用手段。但无论是哪个国家,都一定会使用负激励的方式来增加公民的义务。

listendust at 2019-06-16 11:38
3

共匪的宣傳資源都用到了維護自身偉光正上了,本來這種垃圾分類就是政府應該不停宣傳教育的任務。

通過罰款來推行,實際是空耗了社會資源,成了副效益。

l4832 at 2019-06-25 23:07
4

因为地方财政的短缺,难以发放工资给地方工作人员,会有更多地方惩罚性的罚款出台,还有地方的债券出现。。。这都是割韭菜和交智商税。

helloword123 at 2019-07-03 20:58
5

最后说了一大堆,抽查能有啥问题?
这不就跟火车查票一样,每天都有无数人逃票,每天都有人逃票被抓。比如说欧洲国家火车普遍上车不检票,靠车上查票。
只要不分类的人罚得够狠,能够弥补抽查的行政成本,和重新分类的成本不就行了。

qunimade at 2019-07-05 05:41
6

@pythonvim 纽约、巴黎这些大城市逃公交车票都快成全民运动了,巴黎地铁上经常看见有查票员,我看法国这商鞅之法药丸。
哦,再加上一点,逃票说明公交系统票价太贵,人民处于贫穷之中。

qunimade at 2019-07-05 05:46
7

@qunimade

巴黎我不知道, 纽约公交车逃票全民运动纯属fnndp

Vinsep at 2019-07-06 08:32
8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