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国内的舆论环境

By ohwell at 2019-08-20 08:03 • 1022次点击
ohwell

最近一直在关注墙内的媒体,感觉微博上的偏左氛围越来越浓,甚至多数客观讨论的内容也会被扣上帽子群起而攻之,而且大多数言论也以人身攻击为主,甚至有些言论可以和二战时期的纳粹媲美(比如:人滚地留,游行的人应该去公海自杀之类的言论),几乎很难看到理想讨论的声音。感觉盲目和感性占领了整个中国的舆论环境,香港问题好像成了当年文革时红卫兵的缩影。而且这之中又多以年轻人为主,年轻人是一个国家的未来。不知道我是不是杞人忧天,这些孩子在这样的教育和舆论环境下长大,中国还有未来吗?我以前一直对此抱有较为乐观的态度,以前至少还能看到不同的声音,可现在全都是清一色的高举旗帜,大喊主义。中国政治是不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再有改观的可能性了?

舆论, 环境


第一次发帖,忘记改tag了,站长能帮忙修改一下吗?

ohwell at 2019-08-20 08:03
1

沉默的大多数。
作为一个在上大学本科的人,我应该是年轻人了。说说身边的情形,我们宿舍6个人里面只有一个特别激进的同学,其他同学或是不在乎,或是可以更客观地看问题,或是对与主流媒体上不同的声音持开放态度。但是由于那一位同学把持着言论的制高点,情绪没有限制地肆意泼洒,其他人都是噤声的。不过在她不在的时候,其他同学还是可以进行一些相对客观的讨论的,大家可以摆事实讲道理。
为什么大声嚷嚷的人这么强大呢?

nameless at 2019-08-20 15:03
2

舆论是一个大群体所表达出的声音,但它表达出的并不是大多数个体的真实意愿,而是在规则内多方博弈的结果。
它与真实意愿的差距与群体数量相关,这其实是个数学问题,关键在于规则。
规则使然,这是必然的结果,但这不是最终的结果,而规则又是可调的,如果规则构造足够高明,这个最终的结果也是可以操控的。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要完全掌控新闻媒体的原因,这一切与个人意志无关。

anquan at 2019-08-20 15:26
3

网络传播的主要效应就是趋于极端化,左的舆论有官方引导,其他理性中立的声音要么被掩盖,要么没组织。除非当“轮子”“海外民运分子”,纯为了反而反

yyo1tudou at 2019-08-25 00:46
4

大陆言论管控的确有的。如果发支持香港的会被删帖的。不得不说这几年管控还是比较严格。但是都是一些政治问题。

墙外也一样,比如facebook我发一些反对港独言论,被封号(绝对没有造谣)。还有所谓的品葱,意见相左根本无法发言。品葱一面倒支持反修列,大陆一面倒反对。其实都一样。

就观点来说。我是支持送中条例,反对游行的。从我这边了解来说,休例没毛病。他们抗争没有道理。同时他们游行出现过多过激行为,比如,涂抹过鬼,扔国旗,打警察,破坏地铁,堵路,堵机场,将何议员父母的坟给刨了,雷光照射,汽油弹等等,游行还戴口罩,眼罩,头盔,带有攻击性雨伞。这样的行为怎么让人支持。

送中条例也没有问题,至于这样反对?且不说条例内容,大陆这么国人活得不好好的,送个中至于这么恐怖?真有这么恐怖大陆早都造反了。再说内容,也是非政治犯,大陆和香港都认为有罪的,七年刑期以上的,并且是在大陆犯罪的,才会送中。最终也是香港法院决定是否送中。这样的条例为何要反对?我只想说香港女孩死的有多冤!!

作为大陆人实在想不通。墙外一面倒的说法是,条例通过后就可以随意抓香港人。这不是瞎扯吗?是不相信香港司法?不喷不骂,谁能拿证据,证明我们就认。但是目前实在无法认可。】

最后结合下国际大背景,现在大陆跟美国打贸易战,是经济转型关键时期。就怕现在国内出乱子,如果国内乱了,谁是最大受益着?香港早不闹,晚不闹,为何现在闹?如果关心新闻,就会发现,越南跟大陆在万安滩对峙。印度也在克什米尔搞巴基斯坦。各种问题都出来了。香港这样没有大局观,这样闹,让大陆人怎么看?这样离心离德的香港,真是伤了大陆人的心,最起码让大陆不会那么信任香港了。

deleted at 2019-09-05 11:05
5

你怕不是没搞明白啥叫“左”吧?

那不过是当局官方水军舆论引导得好罢了。现在的网络舆论,只要有足够的水军,完全可以把黑的说成白的,理性探讨要么被删除,要么被压制在海底见不到光。

qb at 2019-09-05 14:58
6

一只说官方被引导。没人说西方也是引导吗?哪个媒体没立场?还是自己多看看数据,看看现实到底什么才是正确的。不管怎么说,自己有独立思考才重要。

deleted at 2019-09-06 11:07
7

@qb

左:名词,脑容量只够容纳有限几个词的人对于“意见可能与我向左”的所有假想敌的范称。

neutrino at 2019-09-06 15:11
8

@deleted   
「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是真理。」這是一句相當流行的話。習慣說謊的政治人物,或對政治人物重複同一謊言極感無奈的人民,都似乎無法不同意這句話。
說這句話的,相傳是德國納粹黨宣傳部長戈培爾(Paul Joseph Goebbels,1897-1945)。但其實他的原話不是這樣說的,原話是:「謊言重複一千遍,也不會成為真理,但謊言如果重複一千遍而又不許別人戳穿,許多人就會把它當成真理。」
  這說法就符合事實了。謊言就是謊言,怎麼可能因為說一千遍就變成真理呢?謊言被許多人當作真理的原因,是不許人戳穿,或沒有人戳穿。許多政治謊言沒有人戳穿的原因是,大多數民眾都為自己的生活奔忙,無暇去了解分析時政,看不到政治謊言跟自己有關,於是掉以輕心;不許人戳穿的原因是在專權政治的統治下,信息來源單一,沒有不同的消息來源,這樣即使再聰明的民眾也只能是愚民。
  說起戈培爾,他雖然是納粹黨欺騙民眾的主導者,但他不是蠢人。他有兩個博士學位。他有關獨裁政權的洗腦宣傳,有一套哲學,留下許多關於宣傳、關於謊言的精闢見解。英國作家艾倫.懷克斯(Alan Wykes,1914-1993)在1971年出版過一本書名就叫《戈培爾》的書,台灣翻譯出版了中文版。這本書對戈培爾短短一生,他的宣傳手法,他的謊言哲學,及其名言,有相當有趣和警世的闡述。
  懷克斯,1914年出生於英國,1993年逝世,是著名記者和作家,擅長寫歷史故事,他對希特拉及其他納粹組織的重要分子,諸如希姆萊、戈培爾和海因里希等人,有相當透徹的研究,並寫成具可讀性的書。
  戈培爾,出生於一個勞苦家庭,因患有小兒麻痹而導致兩腿長短不一,但身殘志堅,依靠獎學金同時就讀於8所德國名牌大學,刻苦研修哲學、歷史、文學和藝術,精通拉丁文和希臘文,並取得哲學和文學博士學位。
  戈培爾曾經夢想成為一個小說家或者記者。然而,他遇到了納粹。加入納粹黨以後,他的才華得以充分施展,很快就成為僅次於希特拉的二號人物。憑藉廣博的學識和超凡的口才,他被讚譽為「宣傳的天才」、「納粹的喉舌」,甚至是「創造希特拉的人」。
  可是,對於德國、對於世界來說,他是一個謊言製造者、一個騙子。
  納粹執掌政權後,戈培爾被任命為國民教育與宣傳部部長,他上任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一場轟轟烈烈的焚書運動。目的是蒙住人們的眼睛、禁錮人們的思想,讓人們只能看到騙子書寫的文字、聽到騙子舞弄舌頭的聲音。
  焚書之後,是焚人。幾年之後,幾百萬猶太人被送入焚屍爐。
  這個人類史上的謊言製造大師、超級蠱惑家,在納粹敗亡的1945年5月1日,他和妻子將他們的6個孩子毒死,然後讓黨衛隊員從背後向他們開槍,追隨一天前自殺的希特拉而去。死時年僅48歲。
  戈培爾死了。可是,讀一讀他以下的名言,我們會發現,他的騙術還活著。
  戈培爾說:「如果撒謊,就撒彌天大謊,因為彌天大謊往往具有某種可信的力量。而且,民眾在大謊和小謊之間更容易成為前者的俘虜。因為民眾自己時常在小事情上說小謊,而不好意思編造大謊。他們從來沒有設想編造大的謊言,因而認為別人也不可能厚顏無恥地歪曲事實……極其荒唐的謊言往往能產生效果,甚至在它已經被查明之後。」
  實現人類的理想天堂之類,就是彌天大謊。
  他又說:「宣傳如同戀愛,可以做出任何空頭許諾。」「混雜部分真相的說謊比直接說謊更有效。」「即使一個簡單的謊言,一旦你開始說了,就要說到底。」
  「人民大多數比我們想象的要蒙昧得多,所以宣傳的本質就是堅持簡單和重複。」
  「必須把收音機設計得只能收聽德國電台。」
  「報紙上的言論,應當趨於一致的目的,不能被出版自由的邪說所迷惑。」
  「宣傳的基本原則就是不斷重複有效論點,謊言要一再傳播並裝扮得令人相信。」
  「群眾對抽象的思想只有一知半解,所以他們的反應較多地表現在情感領域。情感宣傳需要擺脫科學和真相的束縛。」
  「宣傳只有一個目標:征服群眾。所有一切為這個目標服務的手段都是好的。」
  當騙術形成了理論,那就是一個天大的套,幾乎所有人都被套入其中。能夠跳到套外的,實屬鳳毛麟角。
  在懷克斯所寫的《戈培爾》一書中,引述戈培爾的話:「我的唯一目標,就是強力灌輸愚蠢的群眾接受希特拉乃是正在覺醒中的德國的上帝。」
  戈培爾幾乎本能地知道,流行語句、愛國歌曲、鼓聲、有節奏地行進的腳步聲、強光探照燈、林立的旗幟和裝束一致的隊伍,只要精心組織,必定能提供催眠般的影響。盲目的愛國主義、侵略性和過分的情感是德國人性格中強力的組成成分,只要揚聲器發生作用,納粹不斷地重複「種族純潔」,群眾很容易就被引導接受納粹這種強烈的民族主義概念。
  他嚴密控制國家的一切宣傳工具,透過編造假新聞、假故事、假像、謊言和殘忍的手段,粉飾納粹的凶殘暴行,強迫人民對納粹首腦們頂禮膜拜。「對他來說,沒有甚麼謊言是太過於明目張膽的。」
  戈培爾利用吹噓、欺騙,不停對民眾洗腦,將希特拉塑造為第三帝國的救世主;不擇手段地剷除異己,將原本沒沒無聞的納粹黨,推上國會第一大黨的舞台。
  戈培爾最終以自己和全家人的性命為第三帝國的毀滅陪葬。歷史留下的教訓可用美國科幻作家卡爾•薩根(Carl Edward Sagan,1934-1996)的話概括:「如果我們被欺騙得足夠久的話,我們對於揭露被騙的證據就愈傾向於要反駁,我們對於找出真相不再感興趣,因為要承認真相實在是太痛苦了,即使只是對自己承認。一旦你把力量交給騙子,就幾乎不可能再收回它。」

Free at 2019-09-06 19:24
9

好,我说的谎言,那就拆穿啊。你们不是明白人嘛。就解释下,我在facebook发跟这里同样的观点,为啥给我封号。给人扣帽子,解释机会都不给?大家都讲事实,列数据嘛。现在信息这么发达,比以前好多了吧。我也翻墙出来了,大陆很多人是一出国就爱国,你可以进去国内圈子看看,了解下真实情况。很过人都是带着观点的,尤其是西方媒体,这是客观事实。就前几天太子湾地铁站打人事件你从不同媒体能看到两个版本。一部分媒体只播放,警察打黑衣示威者。另一部分媒体会播放黑衣人打地铁站老人和女人,然后警察过来把黑衣人制服。

deleted at 2019-09-07 01:42
10

@deleted 你封号了?你有截图吗?你实名了吗?Facebook是实名社区,而且你现在不就是在这里“拆穿”美国谎言吗?为什么中国政府还有屏蔽这个网站?
国际调查者联盟网站为什么中国要封杀,为什么中国不允许外国媒体报道封杀,而自己海外外宣一大堆?

果然戈培尔是共产党的祖师爷啊
美国可没有建立GFW封锁愚民,而你们却更接近戈培尔所说

Free at 2019-09-07 12:54
11

楼主不要灰心,微博毕竟不是一个深度交流的地方,红卫兵式的留言简单粗暴,最多就是表明个立场,针对香港这次事件一边倒的留言只是表明墙内大多数人的态度,你也应该可以看到的确有不同的声音,但这些都不反映舆论环境,就是立场比较集中。

为什么集中,应该关心的是媒体环境,毕竟大家没有生活在香港,对于民生经济了解有限,信息摘取途径也有限,即使是翻了墙摘取信息,也会看到带着其他目的的报道,毕竟这就是媒体呀。

至于“中国还有未来么?”,如果基于微博这事上发问,似乎有点上纲上线了。总之,如果楼主这辈子在墙内,不要悲观,如果在墙外,也请努力为自己生活呀。

jourbon at 2019-09-08 02:42
1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