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慈欣作品中对极权的讽刺:《三体》中的”大低谷“

By 刘慈欣 at 2019-11-29 • 969次点击
刘慈欣

关于大低谷: “大低谷是怎么回事,”罗辑问出了他早想问的问题。 人们的面容一下子都凝重起来,史晓明看看饭快吃完了,才把话题继续下去: “你们这些天来多少也知道一些吧,这说起来话长了。你们冬眠后的十几年里, 日子过得还行,但后来,世界经济转型加速,生活水平一天天下降,政治空气也 紧张起来了,真的感觉像是战争时期了。” 一个邻居说:“不是哪几个国家,全球都那样儿,社会上很紧张,一句话说 不对,就说你是ETO 或人奸,搞得人人自危。还有黄金时代的影视,开始是限 制,后来全世界都成禁品了,当然东西太多也禁不住(这是不是很熟悉?)。” “为什么?” “怕消磨斗志呗。”史晓明说,“不过只要有饭吃,还能凑合着过,但后来, 事情不妙了,全世界都开始挨饿(这个不用说了吧),这大概是罗老师他们冬眠后二十多年的事吧。” “是因为经济转型?” “是,但环境恶化也是重要原因。当时的环保法令倒还都有,但那正是悲观 时期,人们普遍都有一个想法:环保有屁用?(这是不是跟那些工业党想法一样?)就算把地球保成一个花园儿,还不是留给三体人?到后来,环保甚至与ETO 划上等号,成了人奸行为,像绿色和 平组织这类的。都给当做ETO 的分支镇压了。太空军工使得高污染重工业飞速 发展,环境污染是制止不了了,温室效应,气候异常,沙漠化...唉。” “我冬眠以前正是沙漠化开始时。”另一个邻居说,“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儿, 沙漠从长城那边儿向这边儿推进,不是!那叫插花式侵蚀,内地好好的一块块地 方,同时开始沙化,从各个点向外扩散,就像一块儿湿布被晒干那样。” “然后是农业大减产,储备粮耗光,然后...然后就是大低谷了。” “生活水平倒退一百年的预言真成了现实?”罗辑问。 史晓明苦笑三声,“我的罗老师啊,倒退一百年?您做梦吧!那时再往前一 百年就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左右吧,与大低谷相比那是天堂了!大低谷不比 一九三几年,人多啊,八十三亿!”他说着指指张延,“他见过大低谷,那时他苏 醒过一阵儿。” 张延喝干了一杯酒,两眼发直地说:“我见过饥饿大进军,几千万人逃荒, 太平原上沙土遮天,热天热地热太阳,人一死,立马就给分光丁...真他蚂是人间 地狱,影像资料多的是,你们可以自己看,想想那个时候都折寿啊。” “大低谷持续了半个世纪吧,就这么五十来年,世界人口由八十三亿降到三 十五亿,体们想想吧,这是什么事儿!” 罗辑站起身走到窗前,从这里可以越过防沙林带眺望外面的沙漠,黄沙覆盖 的华北平原在正午的阳光下静静地向天边延伸,时间的巨掌已经抚平了一切。

把上文的”世界“换成“中国”,”三体“换成”美国“再看一遍,什么感觉? 接着便是后续: “后来呢?”大史问。 张延长出一口气,好像不用再谈那一段历史让他如释重负似的,“后来嘛,有人想开了,越来越多的人想开了,都怀疑即使是为了末日战争的胜利,付出这么多到底值不值。你们想想,怀里快饿死的孩子和延续人类文明,哪个重要?你们现在也许会说后者重要,但把你放到那时就不会那么想了,不管未来如何,当 前的日子才是最重要的。当然,在当时这想法是大逆不道,典型的人奸(把这个人奸换成汉奸试试?)思想,但越来越多的人都这么想,很快全世界都这么想了,那时流行一句口号,后来成了历史的名言...” “‘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罗辑接下来说,他仍看着窗外,没有回头。 “对对,是这个,给岁月以文明。” “再后来呢?”史强又问。 “第二次启蒙运动,第二次文艺复兴,第二次法国大革命...那些事儿,你们 看历史书去吧。” 罗辑惊奇地转过身来,他向庄颜预言过的事竟然提前两个世纪变成现实了。 “第二次法国大革命?还在法国?” “不不,只是这么个说法,是在全世界!大革命后,新上来的各国政府都全 部中止了太空战略计划,集中力量改善民生(这说明了什么呢?)。当时出现了一个很关键的技术:利 用基因工程和核聚变的能量,集中大规模生产粮食,结束了靠天吃饭的日子,这 以后全世界才不再挨饿。接着一切都恢复得很快,毕竟人少了,只用二十多年时 间,生活就恢复到了大低谷前的水平,然后又恢复到黄金时代的水平。人类铁了 心地沿着这条舒服道儿走下去,再也不打算回头了。” “有一个说法罗博士一定感兴趣。”一个邻居凑近罗辑说,他在冬眠前是一 名经济学家,想问题也深些,“叫文明免疫力,就是说人类世界这大病一场,触 发了文明机体的免疫系统,像前危机时期(1)那样的事儿再也不会发生了,人文 原则第一,文明延续第二,这已是当今社会的基础理念。” ①指三体危机出现后至大低谷结束的时期。 “再后来呢?”罗辑问。 “再后来,邪门儿的事儿发生了。”史晓明兴奋起来,“本来,世界各国都打 算平平安安过日子,把三体危机的事儿抛在了脑后,可你想怎么着,一切都开始 飞快进步,技术进步最快,大低谷前太空战略计划中的那些技术障碍竟然一个接 一个都突破了!” “这不邪门儿,”罗辑说,“人性的解放必然带来科学和技术的进步(这也不用说了吧)。” “大低谷后大约过了半个世纪的平安日子吧。全世界又想起三体入侵这回事 了,觉得还是应该考虑战争的事,况且现在人类的力量与太低谷前不可同日而语。 于是又宣布全球进入战争状态,开始建造太空舰队。但这次和以前不一样,各国 都在宪法上明确:太空战略计划所消耗的资源应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不应对世 界经济和社会生活产生灾难性的影响。太空舰队就是在这一时期成为独立国家 的...” “其实你们现在不用考虑那么多的事儿,”经济学家说,“只想着怎么把今后 的日子过好就行,那句革命中的名言,其实是套用帕斯卡的一句话:给时光以生 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来,为了新生活!” 他们喝干了最后一杯酒,罗辑向经济学家致意,认为这话说得很好,他现在 心里所想的,只有庄颜和孩子,他要尽快安顿下来,再去苏醒她们。 给岁月以文明,给时光以生命。

刘慈欣, 极权, 低谷, 讽刺, 作品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