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罢工护士的内疚、恐惧与不安

By 李五毛 at 2020-02-05 • 1617次点击
李五毛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51369750

工会周一(3日)号召二千多名非紧急服务人员参与,翌日罢工规模扩大至部分紧急服务医护人员,约有7,000人参加。受到罢工影响,香港多间公营医院专科门诊服务只能提供有限度服务,不少病人前往医院的预约需要延期。

这场罢工在香港引发广泛争议:支持者认为,实施“封关”措施能有效堵塞病毒源头,但反对一方认为,在对抗疫情关键时刻罢工,会打击防疫工作,亦漠视病人权益。

28岁的梁美儿(按受访者要求化名)在香港一所医院任职急症室护士,近日被调派到其他病房工作,她在周二亦响应工会号召参与罢工。

“我是内疚地支持这场运动的,虽然我有罢工,但我觉得是不好的,你罢工时仍然会想起病房的病人,但不参与罢工,又会觉得自己没有做到对的事情。”

内疚, 罢工, 护士, 恐惧, 不安


“不要站在历史错误的一方” 根据香港民意研究所1月底发布的调查,近8成受访者支持香港“全面封关”,7成人不满香港政府防疫工作表现,逾6成人支持医护人员罢工,32%的人反对。

医护罢工甚具争议,为病人带来实实在在的问题,一些人对罢工表示同情的同时,也有一些病人对预约需要延期感到不满。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周二表示,医护人员发起的工业行动,令医管局服务受影响,包括个别医院新生婴儿深切治疗部、加护病房、心胸外科、隔离病科及急症科病房,部分癌症、放射诊断服务亦受影响,涉及不少病情危重病人,令人非常担心。她特别提到,新生婴儿需要有护理人员照顾,对服务受影响感特别伤心及痛心。

玛丽医院前副行政总监、内科顾问医生李国维批评,罢工是“乘人所危,置市民大众生命健康利益于不顾,置同僚生命利益于不顾,置社会整体利益于不顾全面封关”。他呼吁医护人员不应因政治原因放弃本有天职,“紧守岗位,不要站在历史错误的一方”。

“疫情始终会过去,所有事情都会过去,但是将来怎样面对自己良心?你如果有家人生病,你想不想罢工?想不想其他人罢工?”他说。

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对罢工表示理解,认为这是“道德上的博弈”,相信医护人员有崇高的理想,希望用间接影响病人的方法,达到更好的防疫目的。

香港中文大学前校长沈祖尧表明不希望医护罢工,但认同医护人员的诉求,例如禁止任何旅客经大陆口岸入境香港,他指出,公立医院目前比2003年“非典”时间挤迫,一旦出现社区爆发,出现大量病人,医护人员工作很困难,甚至会“拖垮医疗制度”。

护士梁美儿对BBC中文表示,参与罢工是经过一番挣扎,但她想不到有其他方法去争取诉求。她再三强调,自己对参与罢工感到“内疚”。

李五毛 at 2020-02-05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