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病毒所申请用途专利并无不妥

By 小二 at 2020-02-05 • 1871次点击
小二

知识分子:武汉病毒所再惹质疑:申请瑞得西韦新用途专利用意何在?

可以申请授权

专利行业人士佑斌表示,“武汉病毒所的专利主题是瑞得西韦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用途,也就是说瑞得西韦本来是用来抗埃博拉病毒,新冠病毒以前世界上还没有,用瑞得西韦抗新冠肺炎是药品的新应用,所以可以申请专利。”

是否可以获得授权

至于这项专利是否可以获得授权,多位专业人士表示,要看其新颖性和创新程度以及可专利性。

他进一步认为, “目前吉利德公开的专利文献来看,(武汉病毒所)这件专利只是将瑞得西韦本来用于抗冠状病毒的用途进一步具体到抗新型冠状病毒方面,作用机理相同。而且也只是体外实验,并没有临床方面的数据,也无法给出具体的剂量方面的数据。这件专利能够获得授权的可能性不大。”

假如授权,意义何在?

佑斌表示,如果这件专利能够获得授权,是有一定价值的,但是作用也非常有限。“因为吉利德已经有化合物专利,也申请了抗冠状病毒用途的专利,这两件专利属于基础专利和核心专利。抗新型冠状病毒专利最多算是外围专利。要实施这个专利还必须获得吉利德的许可,因为这件专利并不具有独立性,要依赖基础专利的许可才能实施。” 他说。

那这件专利对吉利德的基础专利有抗衡作用吗?

TiPLab IP Strategy 联合创始人、生物医药领域执行合伙人张琤说:“我觉得,目前看来,这个药除了治疗新冠之外,尚没有其他有望获批的适应症,如果不能用于治疗新冠,基本上没有商业价值。从这个角度讲,这个用途专利是有价值的,因为它一旦被授权,可以阻碍这个药的唯一商业用途。对于达成潜在的交叉许可会有帮助。另一方面,在当下中美关系的大背景下,中国颁发强制许可会非常谨慎,如果可以通过商业谈判解决潜在的专利问题(例如,达成交叉许可),就无需走强制许可这条路。”

佑斌表示,理论上这件专利如果获得授权,吉利德要生产专门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药,就可能落在该专利的保护范围内,也要得到武汉病毒所的许可。这样双方可以交叉许可,一定程度上可以作为降低药品价格的筹码;但是如果新用途专利没有人体试验数据,也就没有相关剂量的数据,专利要发挥作用也很难。

不妥, 专利, 病毒, 用途, 武汉


一般情况申请并无不妥。但把申请时间点放在武汉肺炎时间线上,一对照就相当刺眼。

该干嘛继续干 at 2020-02-05
1

@该干嘛继续干 #1 武汉病毒所、上海药物所、红十字会,现在大家都知道这帮家伙是个什么样子,毫无科研精神,专业素养极差,趁机发国难财……只是,专利申请、病毒是否是人工合成之类的专业判断,我还是相信专业人士。

小二 at 2020-02-05
2

@小二 #2 先不说人工合成,我们说说封武汉说说双黄莲还有其他……关键事件发生时间次序

该干嘛继续干 at 2020-02-05
3

确实不妥

泰山农卫忠门卫 at 2020-02-05
4

还不如治艾滋病的药,没特效药的

泰山农卫忠门卫 at 2020-02-05
5

俄罗斯也给药了

泰山农卫忠门卫 at 2020-02-05
7

泰国的鸡尾酒疗法可以学

泰山农卫忠门卫 at 2020-02-05
8

吃双黄莲蓉月饼可治

泰山农卫忠门卫 at 2020-02-05
10

根本没用,不然现在也不会突然搞要求用中医了。就是为了造价骗专利权来赚钱。

1200073 at 2020-02-05
11

12月初发现病患,应该是进行了详细病源检测,所以才会有12月30日通知SARS似严重肺炎,按1月21日申的专利看,1月初应该是用remdesivir进行了抗病毒试验(remdesivir很出名有一段时间),同时也会用其他药物作试验,发现新病毒和有效药物意味着独一无二地顶级刊物发论文的机会(名誉地位) ,取样病毒 培养 用药 观察对比 反复试验 写论文等,1月15号后应该差不多确认了,而且很大可能个别病人试验用药也进行过了,讨论疫情严重性(预期不严重针对特定新冠病毒毫无意义 疫情过后失去意义),21日申新用途专利。明知有大概率有效的药物,紧急情况不积极行动,联系美国药厂讨论进口药物 价格谈判等,现状是体制只在乎自己索取 不怎么有动力付出直至火烧眉毛。以上是个人猜测,仅供参考。

wealldie at 2020-02-06
12

楼主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

牛牛A at 2020-02-06
13

每个人都要为人(dang)民(guo)服务

Ghostkill at 2020-02-06
14

讽刺的是,这篇文章被404了。活该被骂啊。

小二 at 2020-02-06
15

@小二 #15

知识分子近期发的文章很红?

electron8964 at 2020-02-07
16

法律上是没问题的。专利抢注是常见的事。 有人说中国抢注是为了不买高价药。然而,即便美国人申请了在中国的治疗冠状病毒的专利,在重大公共卫生问题下,中国有权强制美国按低价提供药物。中国抢注是“出于国家利益”,一来连低价都不用支付;二来可以用来要挟美方药厂予以合作。 这件事引起争议,与其说是法律上的问题,不如说是道德上的问题。

natasha at 2020-02-12
17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