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要区分对待民主自由国家和非民主自由国家。 如果一个国家不是民主自由的,那么自由市场很难保证,最后像中国这种靠低人权优势获胜的地方会拉低正常国家的福利。 关于中国的低人权优势,秦晖说了很多次

electron8964 at 2020-03-20
1

这就是理想主义者的愿望和跨国公司追逐利益的矛盾了吧。可惜理想主义者永远也掌不了权

小火车车 at 2020-03-20
2

这文章只需要几分钟看完,论述的问题不是自由民主的问题,恰恰相反,是非常现实的。

在这个传统政治秩序解体的时代,民粹领导人的当选,是民主制选举国家最大的黑天鹅可能之一。

kyq at 2020-03-20
3

首先,我认为全球化的趋势仍在,反全球化其实也是全球化的过程。不过意识形态和社会体制的相似(或者至少存在接近的可能性)必须要考虑,意识形态相近的国家结成共同体的必要性反而增加。 对于全球化而言,经济全球化只是迈出了全球化的第一步:国际化的分工和资本输出。而第二步则是资本主义体系的一个全球化,自由市场,民主政治等等体制方面的输出。两者是相辅相成的。理想的情况是,一开始基于资本的逐利性,发达国家利用发展中国家的比较优势输出资本,开拓市场。等发展中国家发展到一定程度了,政治体制改革,成为新的发达国家并且反哺旧的发达国家,同时又开始寻找新的发展中国家。而事实上,资本主义体系的输出困难重重,很多资本在逐利的过程中,并没有输出现代资本主义的逻辑——譬如为了市场向独裁政府妥协,甚至勾结;对落后国家的劳工人权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些急功近利的举措,也间接导致了现在所谓的全球化并非建立在现代资本主义体系上,而是建立在某种重商主义之上。美国政府自己主导的输出,表面上是卓有成效的:重建欧洲,输出拉美,扶持韩日,解体苏联。但是近些年来,很多问题也暴露了出来,拉美的衰落,韩日的停滞,欧洲自立门户,俄罗斯卷土重来,再加上中东一滩烂泥。还有美国自身的一些问题。“现代资本主义体系的全球化”可以说是遭遇了重挫。所以,川普才放弃以前吃力不讨好的玩法——既然大家都喜欢重商主义,那我也来玩“美国优先”好了。

poisonousgrass at 2020-03-20
4

低端制造无法回流。 发达国家回流过多产能会导致平均生产力下降。购买力实际变弱的问题。 产业全球化实质是资本对生产力较低地区的剥削掠夺,回流产能对于维稳可能有帮助,但是对于资本家来说无异于割肉。而掌控美国资本的资本家自然不会同意。 当然作为愚民手段,特朗普的政策对其票仓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fancyclaw at 2020-03-20
5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