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劳动节:资本主义就是病毒,而社会主义则是唯一解药

By Socialist1917 at 2020-05-06 • 3449次点击
Socialist1917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连结: https://chinaworker.info/cn/2020/05/01/23217/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的原文连结: https://internationalsocialist.net/en/2020/04/1st-may-international-workers-day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连结: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连结:https://twitter.com/ChinaWorkerISA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五个今天为社会主义世界而奋斗的理由 ⬤ 五个加入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的理由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五一劳动节声明

2020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别具重要性,全球正陷入在新冠病毒疫情之中,并且面临恐怕是百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

甚至在疫情来袭前,为了争取体面的工资,罢工与抗争浪潮已经扫荡各洲大陆,抗议紧缩政策或专制措施,甚至美国也出现争取合理工资的抗争运动。当代阶级社会已经在疫情中暴露出自己的本质。

五一国际劳动节起源于超过一世纪前,最初的诉求是八小时工作制、国际工人团结与和平,这些到了今天仍然与我们息息相关。资本主义制度日益显示自己无能推动社会进步。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今年一月改名前我们称作工国委CWI)号召全体工人与社会主义斗士尽管面对疫情,仍要以任何可能的形式响应劳动节,以展示国际工人团结。当前局势下,我们格外需要向人们展示取代资本主义的方案。下述5项说明,解释了为何我们认为社会主义是前进的道路:

理由1:社会主义能将有更充分的准备应对疫情危机!

新冠病毒(COVID-19)很可能是自然突变而产生。显然没有任何社会制度能预防病毒突变,不过确实有充分证据指出,由于资本主义的都市化、滥垦山林与气候变迁,这样的新型突变正导致全球疫情大流行变得更加频繁。如同“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IPBES)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的作者群的总结所言:“近期的流行病是人类活动的直接后果,尤其加上我们的全球金融和经济体系不惜一切代价追逐经济增长。”

针对这种全球疫情大流行的警告,早已并非第一次。 2003年就曾经爆发过同为冠状病毒的沙士(中国:非典)疫症。当时针对沙士的疫苗研发已经展开,但在人体试验前就被迫中止,原因是参与研究的科学家“竭力争取企业投资或政府拨款……却无法使他们产生太大兴趣”。 如果这样的疫苗已经问世,它很可能会大幅减少开发新冠肺炎疫苗所需时间。

当时还有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e)也警告说,未来将会再有疫情大流行,就像我们现在遭遇的流行病。如果是在社会主义社会,就会进行合适“风险管理”措施。 在医疗保健和医院制度领域,不是导致目前多数国家重症病床严重短缺的医疗削减和私有化,而是进行大规模投资和发展;不是储备杀人武器,而是储备通风机、防护装备、快筛试剂和抗病毒药物;不只是勉强应急的生产或外包其他国家,而是在每个国家和地区都能保有一定的生产设备;不是由人力仲介派遣导致医护人员短缺,而是政府以适当的工资直接雇用,这才能有充足时间培训专业并学习紧急因应程序。

但是资本主义政府无能如此计划,甚至企图掩盖疫情的爆发。不仅在中国,而且在许多其他国家,政府和领导人很慢采取行动,还认为疫情没有严重到影响本国。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保护资本主义的利润,也常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声誉地位。在社会主义社会中,资讯技术的潜力不会浪费在军事和商业情报,或给银行家用来维持金融体系,而是能够妥善地应用于建立早期预警系统,标记新病例和群聚感染情形,如此一来紧急措施也能及时到位。

这些措施如果运用得宜,不会只是“减缓”疫情扩散的速度,而是能将其“粉碎”。

理由2:社会主义将能更有效处理新冠肺炎疫情!

尽管这样的疾病确实还是会出现,但在社会主义社会里,人民的利益被摆在首位,而非利润。国家利益不会与国际合作的需要相抵触。得益于早期预警系统,所有必要的讯息将以即时、透明和有效的方式散布出去,使整个社会能提前运筹帷幄,并使民众在必要预防措施方面,能够得到妥善的公卫建议。

到目前为止的所有证据都显示,面对这样的疫情大流行,减少死亡人数的关键,是在疫情爆发早期进行大规模筛检,以便进行追踪、自我隔离,并且充分部署重症照护病床和医护人员。

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充分的资源能支持完善的公共卫生系统。在正常时期,就能让共卫系统致力于预防疾病和促进健康生活,而一旦疫情大流行迫在眉睫,筛检也能迅速地在学校、职场和交通枢纽大规模地进行。

公共医疗卫生服务将以国库作为财源,各个部门体系充分整合,提供“从出生到死亡”的优质的医疗服务。今天资本主义社会中,私人诊所掠夺了大量资源,却只为有钱人提供优渥服务,而资金匮乏的公立医院则对剩下的百姓进行医治,这种荒谬情况在社会主义中将不复存在。筛检和治疗不再收费。女性将不必再忍受无偿照顾病人的劳动重担。

医生不再需要残忍抉择谁能得到治疗获救、谁得回家等死。不再会有缺乏人手,让老人自生自灭的私人养老院,取而代之的是国家出资建立的高质量养老制度,让老人能够融入社会,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医学研究不需要再仰赖不稳定的新兴创业(start-ups)发展模式,这种模式往往得由政府拨款补贴,而且任何新发现都会以专利形式被大药厂控制,为的只是提高利润。这种情况将不复存在。研究将在国家资助的机构进行,所有讯息将公开共享。新药品将由民主公有管理的组织生产。不再有私营公司和投机者哄抬物价,诸如现在他们利用口罩和人工呼吸机来的短缺牟取暴利。

今天我们可以看到,说人类太自私、无法适应社会主义迷思,显然都是错误的。特别是在工人阶级群体,我们看到广泛的情感和行动上的团结。在社会主义社会中,由于所有人都参与社会各方面的运作,合作与团结的文化更加强大。带有综合休闲设施的新住房计划,将有助于降低当前让很多人难以自我隔离的拥挤环境。自我隔离不是基于当今许多国家所使用的强制措施,而是基于信任和理解这些措施的原因,从而获得更大的效益。现代的追踪监控科技,对于控制疫情来说是必要的,但它需要在公众监督下使用,确保它不会被滥用来限制其他自由。

非必要的工作将会被完全停止。所有人,包括自雇者、不稳定的工人都将仍然获得全额收入,从而消除了人们得在穷死或病死之间挣扎而重返工作岗位的任何经济压力。那些仍在工作的人将得到完整个人防护装备的保障。重返工作岗位的决定将由社会和相关工人在民主的基础上决议,并由专家提供医疗建议。

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公共支出的优先事项将有所不同。与其将大量资源浪费在武器和金融投机上,不如将其重点放在健康、教育和改善生活质量上。

理由3:社会主义经济将能解决经济和卫生危机!

资本主义市场未能提供对抗新冠肺炎所需的最基本必需品。这不仅存在于资本主义的基因中,而且数十年的紧缩和私有化,让这个体制完全没有准备应对疫情大流行。各个国家为争夺稀缺的物资而相互争斗。吝啬的老板们交付著质量不合格的产品,甚至在很多情况下不能使用。这些短缺正在引起新一波令人作呕的投机和牟取暴利的浪潮。

更重要的是,这种病毒以及抗疫措施,引发了一场全球经济危机灾难──百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数千万人已经失去工作,数亿人遭到了减薪,而根据预测,数亿的人将会饿死。更多的灾难还在后面。对这个主宰了世界几世纪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这是多么强烈的谴责啊!

社会主义经济将把经济制高点的产业给公有化──银行、大型工业和建筑公司、食品和制药、资讯和零售部门,从而停止不断追求短期利润、停止有限市场中的激烈恶性竞争。排名前十的跨国公司拥有的财富相当于180个最贫穷国家的财富总和,正是它们正在扼杀世界经济。

民主规划意味着企业经营将不再由股东利益所主宰。由工人自己控制的国际和国家机构将计划为每个部门分配资源。现有的销售服务将被重新评估,将成为作为公众讨论的一部分,以确定大众实际上需要什么产品。不必要的或有害的生产,例如武器,将转为有用的产品。供应链将被重新设计,使其具有可持续性,并为其中工作的人提供充分报酬和安全条件。

濒临破产的小企业(目前有成千上万),如果他们给员工支付合理的工资,就可以获得廉价信贷。

商品的价格和品质将由民主选举的消费者委员会所监控。由于不再需要弥补资本家的巨额利润和浪费,商品价格能降得更低。生产设施将由选举产生的工人委员会管理,由技术专家提供协助,他们的工作将不再是增加利润,而是为人民的需要服务。

如果以这种民主的方式来计画经济,那么不会有贪婪的老板强迫工人在不安全的条件下工作,不会再有像义大利工业中心的情况、或是亚马逊光鲜亮丽背后环境恶劣的仓库。经济将不再依赖于工人阶级(尤其是女性)的低廉劳动力。

一旦出现疫症爆发的迹象,资源就会立即被调动,生产必要物资,不再受专利、商业秘密、高昂价格,以及私产者间激烈竞争的限制。

医护人员和科研人员不会因为公开发表意见,而被忽视和惩罚,他们的专业能够在一个由公众民主控管的全球卫生产业核心中发挥作用。

从更大的范围来看,民主的计划经济不会导致现在那样濒临发生的全球危机。它不会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制造更巨大的投机泡沫,而是会规划生产力,以避免产量过剩和产能过剩,而贸易战也不会发生。它将以一种可持续的方式运作,从而不再破坏气候和环境。这将是一个基于人类需要、而非基于私人利益的社会,它将一劳永逸地结束人类对人类的剥削、对女性权利的打压以及社会在性别、种族或民族方面的分裂。

理由4:社会主义将能成就真正的国际合作!

全球疫情大流行需要协调一致的全球对策。 然而,甚至在新冠病毒出现之前,“全球化”就已经在倒退,取而代之的是各国间互相对抗的新时代。边界正被关闭,各个国家正互相争夺关键物资。一场互相怪罪的游戏,已随着美国帝国主义与其盟友所谓的“中国病毒”而悄然开始。 欧盟正面临新的分裂压力,各国政府之间的“团结”原来只是个虚假幻想。川普也宣布美国将不再资助世界卫生组织(WHO),将其推向崩溃的威胁!

尽管资本主义是一个全球经济体系,但它永远无法全然克服其基本矛盾之一,即其经济基础和政治组织形式仍是民族国家。 如今已是21世纪,担当政府继续只为资本精英的利益服务时,而各国工人和穷人都仍将为此买单。

全球资本主义未能解决新冠病毒危机和经济崩溃。银行、石油与天然气公司的贪婪,加剧了气候危机。 将近8亿人无法获得干净用水,近20亿人没有充足的卫生条件。相比起50年前冷战最激烈的时期,今天的武装冲突却是当时的2倍之多,帝国主义强权和地方精英互相争夺资源。少数族裔被压制并被剥夺权利的问题不断恶化,已导致民族问题在世界各洲涌现。

在国际社会主义制度下,财富的民主公有制将消除民族对抗的根源,因为民族对抗最终反映的是资本家之间的逐利较劲。国际社会主义制度不仅将结束战争、反动民族主义和排外情绪的祸根,而且还将开辟未知的经济可能性。

每年有85万人死于不干净的水和卫生设施不足,其中5岁以下的人占了1/3。 然而,提供净水和卫生设备每年只要花费1000亿美元──这不过是每年武器花费的1/20!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表示,到2050年,全球需要花费50兆美元来遏制气候变迁。这比起全球同期用于武器的支出还少,也大约等同于2008年到当前危机结束时,银行和企业以纾困为名从政府获得的钜款。这个世界被优先考虑的顺序必须改变,运用社会财富的方式必须改变。我们工人阶级、穷人和被压迫者,必须制止统治精英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破坏地球及其经济。我们必须改变我们创造财富的方法及其使用的方式。但是我们是无法控制不属于我们的东西的。因此,我们必须拿下经济的指挥权。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支持全世界成为各地区、国籍与民族皆享有自决权下,自愿加入组成的社会主义联邦。透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将能着手计画一项国际民主的计划经济,将全世界的劳动力和资源整合在一起,这能够消除全球经济竞争,以及资本主义下不必要的巨大资源浪费和重复。

理由5:社会主义斗争需要你的参与!

全球疫情大流行和封城的现实,已对千百万计的造成了严重影响,这也暴露了社会上真正的阶级力量对比。有关于整个经济和社会仰赖于工人阶级的劳动,这样的马克思主义基本主张已经越来越清楚明了。股票经纪人、商人、银行家和右翼政客总是傲慢地宣称自己是社会上最重要人物,但是在这场危机中,他们比以往都更加证明了他们绝对无能、无需存在。真正重要的人是医务人员、驾驶员、商店工人和许多为社会奉献的人。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正是这些人,也就是工人阶级及其盟友,会能够使社会运作得更好。

人们已经在逐步描绘出政治结论。庞大的支持不仅要给予那些正挽救生命度过这次危机的人,并且也要求为医疗保健投入充分的资金。随着经济危机进一步加剧,人们将对银行和大型企业的存在提出质疑,越来越支持将之国有化。当富人变得更加富裕的同时,大规模失业将导致人们质疑为什么不能让人人都可以分担工作、分享就业机会。随着资本主义政府向富人和银行提供更多资金,人们的愤怒也将随之增长。

但是,要从根本上改变经济和创建新社会,这个斗争是需要被组织起来。我们需要战斗性的工会。我们需要动员起来,以抵抗老板在职场、大学和学校以及住宅区的压榨。我们需要进行一切必要的斗争来改善我们的生活,资本家不会这么简单地放弃,他们懂得组织起来捍卫自己的利益。因此,我们也需要更有组织的战斗性工会和群众性工人政党,并提出社会主义纲领和策略,并联结其他国家的类似组织,以便我们一劳永逸地终结资本主义的所带来的梦魇。

因此应该得出的结论是,在国际劳动节俨然成为历史上最严重危机之一的今天,我们要进一步建设属于我们的运动。国际社会主义道路正为此坚定奋斗。如果您也认同我们的话,请立即加入我们!

解药, 劳动节, 病毒, 社会主义, 资本主义


社会主义终将灭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会加速社会主义的灭亡。

Chinaperish at 2020-05-09
1

@Chinaperish #1 不要答理。是机器人发的贴,“死的”,不会回复的。

未来人 at 2020-05-10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