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赵正永的两手

By electron8964 at 2020-05-11 • 3566次点击
electron8964

2019年元旦,三亚安纳塔拉度假酒店迎来了它的常客赵正永一家。对这位上一年的全国“两会”换届刚刚卸任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彻底退休的前省委书记来说,这个元旦颇不平静。即使置身宁静的私人阳光沙滩和无处不在的泰式香熏之间,也丝毫不能帮助赵正永放松紧绷的神经。

  1月9日,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电视专题片《一抓到底正风纪——秦岭违建整治始末》披露,2014年5月以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先后就秦岭违建别墅问题作出六次批示,却被陕西省、西安市主要领导阳奉阴违、整而未治。

  在专题片中,现任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西安市委原书记王永康、西安两任原市长董军和上官吉庆,陕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刘小燕等一众陕西省和西安市的官员先后出镜,身陷囹圄的西安市委原书记魏民洲亦在镜头前忏悔检讨。然而,在2012年12月至2016年3月间担任陕西省委书记的赵正永并没有在专题片中露面,却被隐以“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并多次遭到批评。

  电视片透露,2014年5月13日,习近平就秦岭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别墅问题作出重要批示,要求陕西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关注此事。但接到总书记的重要批示,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没有在省委常委会上进行传达学习,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只是简单地批示省委督察室会同西安市委尽快查清、向中央报送材料……对中央的工作部署、对总书记的重要批示,陕西省和西安市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层层空转,这为后来秦岭违建别墅整而未治、禁而不绝埋下了隐患。

  由“生态环境问题”上升为“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的典型案例”,陕西敏感的官场中人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靴子很快落地。2019年1月15日,中央纪委官网发布消息,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赵正永成为2019年首名落马的正省级官员,也是中共十八大后陕西省落马的第八名高官。

  一个星期之后,《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刊发文章,赵正永被定性为“可耻的政治两面人、两面派”。

  讽刺的是,三年多前的2015年10月,《中国纪检监察》杂志还发表了时任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的署名文章《坚决防止“两面人”现象》,赵正永在文章中指出,“在一个地方、一个单位,‘两面人’是败类、是脏水,虽然只是极小一部分,但放进整个干部队伍的池子里,也会给一池清水掺上杂质。这样的人不仅会害事业、还会乱人心,不仅可以危害当下、还可能祸及长远。‘两面人’一方面为了一己私利会做出违反组织纪律的事,造成一个地方不安宁;另一方面,他们又惶惶不可终日,往往用拉关系、搞圈子、结联盟那一套,导致清水化不净脏水、还可能被脏水同化。”

强势省委书记

  现年68岁的赵正永,出身于安徽马鞍山一个矿工家庭。1968年,17岁的赵正永卷入“上山下乡”洪流,到安徽宣城地区宣城县水阳公社插队。当了两年务农知青后,赵正永得到招工的机会,进入马鞍山钢铁公司(下称马钢公司)修建部机动车间,成为铆工和钣金工。1974年10月,赵正永作为工农兵大学生,进入有中国“矿冶黄埔”之称的中南矿冶学院(后合并为中南大学)。在材料系金属物理专业三年学习毕业后,赵正永回到马钢公司,转为一名干部,在钢铁研究所从事技术工作,之后又在马钢公司内从事团委工作,先后担任钢铁研究所团委副书记、马钢公司团委副书记和书记。

  马钢公司是中国特大型钢铁联合企业之一,是马鞍山乃至整个安徽省最大的工业企业。1982年8月,身为马钢公司团委书记的赵正永转任马鞍山市团委书记。从国有大企业到地方任职,在当时很难说是主流的选择,但它成为赵正永的人生转折点。钢铁工人出身、作风硬朗的赵正永从此踏入仕途。

  不到一年后,32岁的赵正永即进入马鞍山市委常委班子,成为一名副地厅级干部,之后又被选拔到中央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中央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俗称“中青班”,是培养省部级高级官员的重要梯队。自“中青班”开班以来,有相当大比例的学员最后都晋身省部级。但赵正永并未很快获得擢升,1985年他返回马鞍山,平级转任市委秘书长,七年之后离开马鞍山,调任黄山市委副书记。1993年4月,42岁的赵正永历经十年的副地厅级蹉跎,升任黄山市委书记。

  又过了八年,在国家启动“西部大开发”、中组部向西部调配精干力量的背景下,赵正永于2001年6月从安徽省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转任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终于迈过了从地厅级到省部级的门槛,此时赵正永已经年满50岁。

  一名与赵正永共事多年的退休老干部回忆,初来陕西的赵正永“高个子,总是笑眯眯的,做事果断,是个能干人”。陕西是能源大省,尤其北部延安、榆林等地富产煤炭和油气,石油和天然气累积探明地质储量居全国第六和第三位。各路煤老板、油老板云集之下,矿权纠纷不断,甚至发生持械暴力冲突。赵正永担任陕西省政法委书记期间,曾坐镇指挥处置多起矿权纠纷,获得了“能吏”的名声。

  2005年,赵正永转任陕西省常务副省长,分管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之前的2003年,中央正式批准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在榆林启动建设,这是全国惟一的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赵正永担任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工作组组长,由此开始掌握陕西能源大权。其间的2007年9月-12月,他还被中组部选拔到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合作项目短期学习。

  2010年6月,年近60岁的赵正永实现仕途的“神奇逆转”,打破了59岁副省级不再提拔的惯例,接替跟他同期来到陕西、2010年5月转任山西省委书记的袁纯清,就任陕西省代省长,翌年1月在陕西省人大十一届四次会议上当选省长。

  “当时陕西官场一致认为已近退休年龄的赵正永将很快退居二线,那段时间,常能看到赵正永带着小外孙在省委大院里溜达,一副准备安享晚年的姿态。”前述退休老干部说。

  2012年12月,在中共十八大上当选中央委员的赵正永再接再厉,接替升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组织部部长的赵乐际,上任陕西省委书记。从2010年6月到2016年4月年满65岁转岗至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赵正永主政陕西将近六年时间。

  赵正永担任省长掌握实权后,其办事硬朗果断的作风也逐渐变成霸道和专权——这种作风在后来其主要亲信干部身上也多有体现。“他做省长期间很强势,有的事情不向省委汇报,就独自做了决定。到他担任书记期间,又大肆插手政府具体事务。”陕西一名厅级干部向记者说。

  他指出,赵正永的强势集中体现在牢牢把控组织人事上,尤其是在公检法、纪检、组织等重点部门安插自己的亲信。“他有很强的‘江湖大哥’做派,组成自己的小圈子,重用自己人,排除异己。”

  他举例说,赵正永上任省长不久,就找时任省政府秘书长谈话,直接表明要调他去省人大,秘书长不服,后来被逼调离陕西。这位厅级干部认为,赵正永之所以要调离省政府秘书长,一方面是赵正永担任常务副省长期间,认为该秘书长对其多有不恭,另一意图是给陈国强挪位。陈国强作为赵正永的安徽籍老乡,颇受赵正永赏识。2007年赵正永在美国哈佛大学研修期间,正在美国另一个州学习的陈国强经常驱车跨州到哈佛陪赵正永打球。陈国强2010年11月至2018年1月先后担任陕西省政府副秘书长、秘书长,2018年1月升任陕西省副省长。但赵正永落马后,陈国强今年3月被免去副省长职务。

  赵正永对不听话的人毫不手软。省水利厅一位厅长的工作能力颇受同僚肯定,但赵正永一直对其打压。究其原因,赵正永曾要求该厅长在系统内安插赵正永的人,前后叫他去谈话近十次,明示他:“你要听我的。”该厅长说:“我作为一名党的干部,对组织负责,不对个人负责。”他的仕途止步于此。

  对于自己人,赵正永则十分宽容。上述退休老干部告诉记者,曾任西安市委常委、西安高新区党工委书记的赵红专在赵正永担任省委书记期间就查出问题,在兴建三星工业园区时涉嫌虚报园区征地面积骗取土地补偿款。赵红专被责成在一次西安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上作检讨,赵红专检讨完毕,专程参加会议的赵正永说:“红专同志,讲了就没事了嘛。”

  赵红专在赵正永任期内平安无事,2017年7月,赵红专在西安市政协副主席任上被带走调查。2018年6月,渭南中级法院对赵红专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赵红专利用职务之便,接受他人请托,在土地征用、协调办理土地手续、承揽建筑工程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贿赂2491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

  同样在赵正永任上,针对时任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的举报不断,但由于在陕北能源化工基地项目中两人关系密切,赵正永把胡志强的问题按下不查。2018年6月,在陕西卫计委党组书记任上的胡志强被带走调查。

  2019年2月,西安市检察院对胡志强受贿案提起公诉,指控胡志强在担任咸阳市副市长、咸阳市委副书记、陕西省政府副秘书长、榆林市市长、榆林市委书记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本人或通过配偶、亲属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接近陕西省检察院的人士告诉记者,胡志强买官卖官涉及的受贿金额总价值上亿元。

  陕西官场一名人士透露,2015年,赵正永还曾给时任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背书”,向中央保证魏民洲在政治上没有问题,没有传播同情令计划的错误言论。陕西官场人士表示,魏民洲为了职务升迁,千方百计攀附曾执掌大权的中央书记处原书记、中办原主任令计划,毫不避讳地大谈其与令计划关系如何亲密;其能够担任西安市委书记,亦曾得到令计划的大力支持;令计划数次到西安,均由魏民洲陪同吃饭,魏民洲并向令计划输送过名家字画。在令计划2014年12月落马后,魏民洲被人举报在市委工作会议上为令计划鸣不平。2017年5月,中央纪委网站发布消息,魏民洲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其后中央纪委公布的审查结论中,魏民洲第一条问题就是“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搞政治投机和政治攀附”。

“圈子”干部

  在陕西官场,人尽皆知,赵正永重用的干部集中在三个圈子:网球圈、老乡圈、学友圈,尤其是球友圈。赵正永个子高,爱打网球,坊间戏称赵正永为“网球队长”。赵正永当权期间,陕西官场兴起一股网球热,不少官员为了获得赵正永的青睐,苦练网球技术,以期加入赵正永的网球团队。陕西官场戏言,给赵正永捡球的至少是厅级干部。

  陕西官场有独树一帜的“领导干部网球赛”,各大企业争相为领导干部网球赛冠名。2012年3月26日出版的《陕西日报》提到,“中银财富杯”陕西省领导干部网球赛,有6名省级领导和67名厅局领导参加,经过三天的决战,赵正永与人搭档获得亚军。

  有人统计,赵正永的网球队成员在70人左右,主力队员约20人。记者获得的一份70人网球比赛分组名单中,除了离退休干部,大部分人在赵正永任上得到提拔和重用。

  两位地厅级干部告诉记者,赵正永是通过布局省委组织部牢牢掌握了人事大权。在赵正永任内,其亲信李某和翟某先后担任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在赵正永的授意下,提拔干部不做廉政调查、不做公示的违规现象比比皆是。李某卸任后因在《陕西日报》上未经批准给赵正永写吹捧政绩的文章,遭到警告处分。陕西日报社社长张某亦是网球队常客,被牵出并发现违规收受礼金等其他违纪问题,遭到开除党籍和断崖式降职处分。赵正永被调查后,翟某亦曾被带走谈话,回来后受到降级处分。

  赵正永甚至通过把省委组织部处级干部大量“空降”地方组织部的方式把控地方人事权。记者查阅公开资料发现,在赵正永任期内,陕西有十多个地市的组织部长由没有地方工作经验的省委组织部处级干部“空降”担任。官场人士指出,这是颇不寻常的现象。

  2017年2月26日至4月26日,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对陕西省开展巡视“回头看”,反馈意见显示:陕西选人用人存在突出问题,一是用人搞“小圈子”“搭天线”,以地域关系为纽带的“圈子文化”仍有市场,一些干部喜欢跑北京“搭天线”;二是任用程序不规范,自2014年10月上一轮巡视反馈以来,省委常委会研究干部共28批次,有16批次在没有作出党风廉政意见、个人事项核查、信访举报等结论的情况下就上会研究。调整干部随意性大,有42名任期不满三年的市县党政正职被调整工作岗位,有的干部“火箭”式提拔、“点卯”式工作,毕业后10年经历8个岗位,提拔至副厅级。

  这一轮巡视“回头看”主要是针对赵正永担任省委书记期间的乱象,对干部违规提拔问题曝光触目惊心。上述老干部说:“28批厅级干部选拔,有16批没有作出党风廉政意见、个人事项核查,这说明赵正永任期内的干部提拔有一大半是不符合组织规定程序的。”

  据记者统计,赵正永是中共十八大以来,陕西被查的第八名省级官员。其他七名分别是:2014年2月,时任陕西省政协副主席祝作利落马,2015年11月被河北省廊坊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2015年11月,陕西省委原副书记、时任陕西省政协副主席孙清云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二年处分,降为正处级非领导职务;2017年5月,时任陕西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魏民洲落马,2018年11月被湖南省郴州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2018年1月,时任陕西省副省长冯新柱被查,2019年5月浙江省杭州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2018年11月,时任陕西省委常委、秘书长钱引安被查;同月,时任西安市委副书记、市长上官吉庆受到留党察看两年处分,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同时被处分的副省级官员还有西安市政协原主席程群力。赵正永被查后,2019年3月29日,陈国强被免去陕西省副省长职务。

  如此多省级高官落马,让陕西超过山西成为“地方塌方式腐败”的新样本。记者了解到,赵正永被查后,陕西前后陆续有上百名厅局及处级干部被约谈,余震并未结束。

  “赵正永把省委组织部变成个人权力的橡皮图章,把党的干部变成了家臣,把公权力私有化,极大地恶化了陕西政治气氛,这是陕西官场出现坍塌式腐败的根源所在。应该从制度上反思,引以为戒。”一位厅级干部对记者总结。

财新, 两手


一人得道,全家升天

  赵正永违纪违规的具体事由目前尚未正式公布,但在2017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的反馈意见中可见端倪:“领导干部及其亲属插手工程项目和土地、矿产资源开发问题依然突出。”

  记者调查发现,赵正永利用其职权和影响力,放任其亲属和“白手套”俞洧、姚春雷、王湧、李华等人,渗入陕西重要的省属国企延长石油、陕煤集团、陕燃集团、陕建集团等,在一些企业负责人的纵容或配合下,在石油、天然气、煤炭、地产等重点行业攫取不当利益,“权力黑手”和“白手套”联袂大肆敛财,涉及金额以亿计。

  赵正永的妻子孙建辉是赵氏家族贪腐的重要角色。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孙建辉和赵正永同为马鞍山人,孙建辉的父亲祖籍河北,作为南下干部举家迁至马鞍山。这桩工人子弟和干部子弟的联姻为早期的赵正永提供了官场上的便利。赵正永早期仕途得益于其岳父及南下干部圈的照顾,因此孙建辉在赵正永面前较为强势,“在外强势的赵正永有惧内的名声”。

  孙建辉喜欢翡翠珠宝,时常与一群矿主太太们喝茶,太太团中就有知名“房姐”龚爱爱。2013年1月龚爱爱被曝光有四个身份证,在北京有41套房产,一时舆论哗然。2013年10月,龚爱爱以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消息人士称,赵正永曾当面听取了龚爱爱的代理律师有关案件进展的汇报。

  有与孙建辉打过交道的人士向记者透露,孙建辉个子不高,性格很有侵略性,在陕西官场有“陕西于姐”之称。与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妻子于丽芳成为“江西权钱交易的代名词”类似,孙建辉也擅权干政,喜欢差使赵正永的手下人,染指陕西的能源、地产项目敛财。赵家的数只“白手套”或代理人都与孙建辉有联系,其中最为直接的,当属陕西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陕建集团)员工、安徽籍同乡李华。

  消息人士称,李华挂靠在陕建集团名下,实则用陕建集团的资质包揽工程,陕西宾馆改扩建项目就是孙建辉私下插手借助李华之手敛财的典型项目。

  陕西宾馆又称陕西丈八沟宾馆,是陕西省政府接待宾馆,有“陕西钓鱼台”之称。2008年前,陕西宾馆启动12号楼改扩建工程,该项目由陕建集团一公司承建,李华为项目经理。2010年陕西省政府的一份文件显示,为满足政务和商务接待需求,改善接待条件,陕西省委、省政府决定实施陕西宾馆扩建工程,新建18号楼、会议中心及辅助配套工程,该项目总投资估算18亿元,同样为陕建集团一公司承建。2012年初项目竣工,李华被陕西省政府评为陕西宾馆扩建工程先进个人。今年1月赵正永被调查后,李华随后亦遭协助调查。

  赵正永的弟弟赵正发也在陕西利用赵正永的影响力,承揽多项工程。陕西一名商人告诉记者,他曾经参加一个赵正发在座的饭局,席间赵正发和时任省发改委副主任贺久长毫无顾忌地谈生意项目,“省委书记的弟弟和省发改委副主任当着外人的面明目张胆谈利益,他们都不需要回避。”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赵正永的独女曾经在某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的陕西分行工作,为银行拉存款拿提成。该银行陕西分行一位高管透露,提成是以绩效工资加营销费用的形式发给赵女,总金额在2000万元左右。按照国家税法的规定,营销费用最高可达销售额(存款)的6%。“她的业绩是实在的,按照公司规定获得提成,这并不违法。”该高管说。

  一位金融行业人士则认为这也涉及利益输送问题。“赵的女儿无疑是利用其父亲的影响力轻松获利,若换成普通工薪阶层子女,拼死拼活也很难挣到上百万绩效工资。”据他介绍,赵女所在的银行属于第二梯队,处于国有大行和地方银行的两面挤压下,“招聘高干家属成了这类银行获得地方财政资金和国企存款以及好项目最便捷、最有效的办法。”他透露,赵女在当地都并非孤例。

  消息人士称,赵正永的妻子、弟弟等多名亲属也被协助调查,仅其女婿在美国得免。而早在赵正永落马前,即有被称为赵正永外甥的陕西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原主任胡传祥,于2018年8月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带走调查。事实上,52岁的胡传祥并非赵正永的外甥,其出生于安徽滁州,与赵正永的妻子孙建辉能攀上一点远房亲戚关系,会来事的胡传祥经常往赵正永家跑,被认为是赵正永的心腹之一。

  胡传祥18岁进入武警安徽总队服役,历任战士、排长、副中队长、中队长,1996年调入陕西武警系统。2006年,39岁的胡传祥从武警系统调入陕西省纪委,担任第二纪检监察室副处级纪检监察员,2015年升任副厅级的陕西省纪委预防腐败室主任。“胡传祥能力一般,他的升迁主要是依附赵正永。”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身为预防腐败室主任,但胡传祥本人就是一个贪腐的反面典型。今年2月,陕西省纪委公开通报称,胡传祥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拉帮结派、搞小圈子,伪造、销毁、隐匿证据,订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审查;违反廉洁纪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违规经商办企业,违规拥有非上市企业股份,违反规定配备超标车,违规放贷并获取高额利息;贿赂国家工作人员,谋取不正当利益,数额特别巨大,贪污公共财产,数额巨大,涉嫌犯罪。

  “胡传祥身为纪委官员,违纪违法行为比大多数贪官更猖狂,纪委内部通报他贪腐金额属于上亿级别。”一位了解内情的陕西省纪委干部告诉记者。

  记者调查了解到,胡传祥至少在六家公司间接持有股份,这些公司分布在地产、园林绿化、石油天然气等行业。其中有一家陕西盛骏贸易有限公司(下称盛骏贸易),公司大股东是胡传祥的表弟,为胡传祥代持股份。

  知情人士透露,借助胡传祥的关系,盛骏贸易通过炒“楼花”拿下陕西天地源股份有限公司(600665.SH,下称天地源)七栋“楼花”,再倒手卖出获利近2亿元。炒“楼花”是地产公司一种非常规业务,一般是指地产公司拿地后,为筹集资金,拿出几栋楼的楼位预订出去,并在统一销售后分享收益。

天地源是地方国资企业西安高科(集团)公司旗下的上市公司,是西安本地知名的房地产公司,西安高端楼盘丹轩坊即出自天地源。丹轩坊位于西安高新区核心区,是西安市价最高的学区房之一。售楼人员告诉记者,丹轩坊有八栋商品住宅楼,2016年开盘,当时西安商品房均价还在6000元/平方米,丹轩坊开盘每平方米就卖到2万多元,很快售罄,现在二手房价升到每平方米4万多元。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盛骏贸易拿到的七栋“楼花”即在丹轩坊,天地源有雄厚的资金实力独自开发,却通过炒“楼花”的方式把部分利益转让给盛骏贸易,涉嫌变相利益输送。

  2018年8月6日陕西省纪委监委宣布胡传祥接受调查十天后,8月15日晚,天地源公告称接到陕西省监察委员会留置通知书,公司总裁李炳茂、副总裁马小峰涉嫌违纪违法,被采取留置措施。知情人称,胡传祥通过炒“楼花”获得上亿利润后,拿出2000万元作为好处费分给了李炳茂和马小峰。

吐个槽: 预防腐败室 已经阻挡不住腐败的脚步了,建议成立一个预防预防腐败室

electron8964 at 2020-05-11
1

预防腐败室,预防预防腐败室,预防预防预防腐败室。

监督纪律委,监督监督纪律委,监督监督监督纪律委。

横批:中国套娃

爱狗却养猫 at 2020-05-11
2

你们这不对,应该是:

预防腐败室,预防预防腐败室腐败室,预防预防预防腐败室腐败室腐败室。

sean at 2020-05-11
3

@sean #3

  • How to generate the Chinese Doll from nowhere - to Infinity and beyond

action = 预防

object = 腐败

x = null

for i = 1 to infinity:

x = action + x + object

print x

爱狗却养猫 at 2020-05-11
4

很棒。党内政治生态,原貌。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李五毛 at 2020-05-12
5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