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估缺少证据 —— 信口开河的众泰 20% 失业率报告

By origin at 2020-05-12 • 3377次点击
origin

众泰分析师李迅雷的公众号最近刊登了一篇有关疫情真实失业率的评估报告,其中估计因疫情影响增加失业人口为 7000 万人,其中个体经营户(其中 76% 为餐饮旅游行业)失业新增 4500 万人,法人单位中批发零售、住宿餐饮、交通运输等就业减少 1400 万,外贸出口相关就业下滑 1000 万,因而报告估计整体失业率为 20%,也即 7.8 亿劳动力中的 1.56 亿人口失业。

报告一共分为四段,前两段阴阳怪气统计局数据不准确,第三段估计实际失业人数,第四段讨论疫情带来的影响将会持续相当长时间。本帖主要讨论原报告的第三段内容,其中根据收入下降比例估计失业人口的讨论严重缺少证据,因而我认为这一段内容信口开河,随意夸大了失业人数。报告第三段可见本帖末尾,或者 https://www.jisilu.cn/question/370441 查看全文。

在此我主要讨论 4500 万个体经营户失业的估计,报告引用统计称 76% 的个体经营户都是餐饮旅游行业,而一季度餐饮行业收入下降 43%,且订单数恢复到往常的六成,然后直接得出结论 “参考上述数据假定个体经营户有 30%处于停业或关门的状态,那么个体经营户就新增了 4500 万失业。” 原文中的这一推论暗示, 每 1% 的餐饮行业收入下降,就基本对应了 1% 的从业个体经营户倒闭(76%*43%=32.7%≈30% 倒闭)。基于固定资产的流动性障碍,以及餐饮行业的头部效应,我认为这一预估比例是完全荒谬的。

首先,个体经营户如果选择停业,必定是因为继续开下去的损失将高于关停的成本,而我认为成本应包括店面租金、厨具、家具等固定资产和裁员的成本。疫情以来其实不过三个月时间,如此短期的时间固定资产根本难以变现(也就是旺铺转让卖不出去),那么关门的餐饮个体户应当是三个月内的亏损到直接资不抵债。而我认为对于个体户而言,资不抵债的情况应当最多不超过 10% 的数量,因为假设个体经营户有 15 位雇员,按照河南统计局 2019 年个体经营户雇员 2000 元 / 月平均工资计算,人力加上租金应不超过 15 万元人民币,而 15 人规模的店面的资产通常是高于这个数字。个体经营户小店面的优势也在于,对于此类资金流动性危机,一定程度上能够依靠自己解决(当然也是因为个体经营户比较难对接到金融贷款机构)。

其次,根据我的观察,餐饮行业主要收入下滑来源应该是那些大型餐饮企业,而非餐饮行业的个体经营户。原文统计数据狡猾的一点在于,混淆餐饮行业收入下降和个体经营户的就业数量下降,餐饮行业包括了个体户和法人单位的企业,同时个体经营户当中也只是 76% 从事的是餐饮行业。根据西贝和海底捞的报道,疫情期间两家营业收入分别下降 87% 和 69%,都是远远超过行业总体下降的 43%。因此对于从事餐饮行业的个体经营户收入下降比例,应当是远低于 43% 这个数字的。

这篇文章的估计分析过程缺少了很多必要的要素,其中包括个体经营户出餐饮行业外的收入减少比例,三个月内收入减少比例对于个体经营户雇用情况以及流动资金的影响,单单是餐饮行业总体收入下降比例是完全没有办法得出其结论。报告第一二段声讨统计局失业率数据的檄文倒是精彩,结果在实际的数据分析上却是漏洞百出。

总体而言我认为,个体经营户关门新增失业率应该不高于 15%,也就是相当于比原先的预测少了近 2800 万人。

24 岁,大学生 desu,民间经济学,认为不对还请指出错误


报告第三段原文(全文可在 https://www.jisilu.cn/question/370441 查看)

国际通用的失业率或在 20%附近

为了了解我国的就业现状,我们不妨估算一下真实的失业率,但在此之前,我们要声明,所有的估算均需要做出一些假设条件,而假设条件也会对估算结果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所以我们的估算结果仅供参考。同时也要声明,我们对于经济短期因新冠病毒而面临的巨大困难的看法,并不改变我们中长期看好中国经济增长潜力的信念。

先简单介绍一下我国的就业现状。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截至 2018 年末全国总共有 7.8 亿就业人员,其中第一产业 2 亿,第二产业 2.1 亿,第三产业 3.6 亿。二三产业的 5.7 亿就业中,个体经营户大概有 1.5 亿,其余为法人单位就业。

在 1.5 亿个体经营户就业中,有 1.2 亿集中在第三产业,占第三产业整体就业人数的 37%,这一比例远高于第二产业的 13%,其中又以餐饮旅游(76%)、居民服务(75%)等行业占比尤其高。

在疫情防控期间,服务业和非必需品消费需求都受到非常大的影响。即使到现在,我们跟踪的诸多高频指标还远远没有恢复到正常水平。相比法人单位就业,个体经营户就业受到的影响可能是更大的。社会消费品零售中餐饮收入在 1 季度下降 43%,另外哗啦啦统计的全国餐饮订单目前仅恢复到往常的 6 成左右。参考上述数据假定个体经营户有 30%处于停业或关门的状态,那么个体经营户就新增了 4500 万失业。

法人单位就业方面,也受到了比较大的冲击。根据第四次经济普查以及劳动统计年鉴数据,受冲击较大的服务业,包括批发零售、住宿餐饮、交通运输等就业大约有 9300 万,1 季度 GDP 中批发零售同比下降 17.8%,交通运输下降 14%,住宿餐饮下降 25.3%,参考上述数据假定受冲击较大的服务业就业群体中有 15%正处于失业状态,那么服务业中的法人单位新增失业(除个体经营户就业之外)有 1400 万。可选消费相关制造业比如汽车、文娱、家具等,就业人口约 1400 万。1 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中可选消费比如家具汽车等耐用品同比下降 26%,珠宝娱乐同比下降 33%,参考这一数据,假定这部分群体 10%处于失业状态,那么可选消费制造业新增失业为 140 万。

外需下滑对制造业就业的拖累也不容忽视。根据中国全球价值链课题组的测算,2018 年我国每百万美元货物出口可产生 40 个就业岗位,1-3 月我国出口累计同比下降 13%,那么出口走弱带来的失业约为 1000 万。

将我们测算的失业人数加总,我国真实失业率或已达到 20%以上。目前新增失业人数可能已经超过 7000 万,这也能解释为什么 1 季度会有近 5000 万外出务工人员的缩减,而新增 7000 万失业对应的失业率大概在 20.5%。当然,如果我们将农民工在农村务农也视为就业的话,显示出的失业率可能就是在 6%附近。

我们这种测算的背后,可能存在高估失业率的因素,例如出口下滑带来的失业可能和必需品消费下滑带来的失业有小部分重叠,以及企业可能存在 “减产” 不 “减员” 的情况。但也存在低估失业率的因素,例如未考虑失业增加带来的乘数效应和连锁反应,很多行业的失业没有纳入到估算中来。

众泰, 20, 信口开河, 失业率, 证据


就关门歇业的,有新进场开张的。

市场调整,恢复也很快。

想赚钱的人多啊,一浪又一浪的。

李五毛 at 2020-05-12
1

谢谢分析。说实话,猜测中国失业率太难,大家都是根据不同的假设在猜。

我个人认为餐饮业的失业率未必那么高,因为毕竟相对刚需。受到打击最大的是软性需求行业。

爱狗却养猫 at 2020-05-12
2

楼主,个人认为7000玩已经很保守了。我觉得讨论失业人数这一点在中国比较困难,几便有人提出7000万,我觉得,即便你很嗤之以鼻,也很难用实际数据反驳。因为没有数据。

我个人得观点,中国把失业人口统计放到城市进行,而且按照每次申请失业金的人数来报备失业人口,其实很可笑得,因为不领就不算了,而失业金你能领多久?农村呢?失地和已经不会种地的农业人口算不算呢?户籍制导致农民不是职业,而是身份,所以工人阶级才统计失业,农民闹什么对不?

那么实际上的失业,或者说收入来源极不稳定的,你到底算失业还是不失业?我们还有一个名词,以往很少人注意的,“无业”。。三和大神算不算?单深圳30万零工人口。失业人口不见得说是活不下去的赤贫人口,白领供车供房的失业者也比比皆是的。

我认为,没有固定工作,未进入社保,或社保断交的,都可以算失业人口。也就是说,大家讨论失业人数,必须先把什么是失业厘清。

leopulod at 2020-05-16
3

@leopulod #3 没有数据这个问题我也没办法,我个人能力有限,难以找到佐证的数据。不过这个 7000 万不是预估的现有失业人数,而是新增失业人数 7000 万,也就是全国 7 亿劳动力当中,1.56 亿人失业。如果现实如此,那社会动荡应当是非常明显的。

另外,这一篇文章本来就没有讨论统计局给出的 6% 左右的数据,是基于中泰估计数据进行讨论。从计算方式上来说,应该是没有你所说的问题,因为原本的预估和我的反驳都是基于经济下滑数据,而大量农民工就业的个体经营户、工业等领域已经在讨论范围之类了。你所说的未进入社保、社保断交、没有固定工作都应该包括在计算当中,不过这个估计方式主要问题在两点:一是对于人数的重复计算,二是 underemployment 问题,也就是原本的旅游从业者突然只能转行做美团配送,是对于人力资源的错配。


有关失业率的学术讨论,我不清楚现实情况,不过经济理论应该会将三和大神归类为 frictional unemployment(摩擦性失业)。

origin at 2020-05-18
4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