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宾格勒的《西方的没落》与汤恩比的“二十一世纪将是中国人的世纪”

By 未来人 at 2020-05-13 • 3376次点击
未来人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前,人們普遍相信西方的物質文明將會繼續發展、欣欣向榮,樂觀向上與線性進步的觀念已經深入到每個人的頭腦中。這個時候,卻有一個人出來唱反調,寫了一本名為《西方的沒落》(The Decline of the West)的書,向人們美好的夢想提出了冷峻的質疑。雖然這本書的名字並不討好,但書中的內容,被一戰後在西方國家普遍出現的物質匱乏和精神衰落的現象所證實。因此,這本書及其作者很快進入了公眾的視線範圍,這亦使得此書的作者由一位寂寂無聞的中學數學教師,變成蜚聲社會學界的巨人。

《西方的沒落》為作者帶來了無數讚譽,但同時亦惹來了不少批評。著名的德國哲學家恩斯特・卡西勒(Ernst Cassirer)便認為此書為「世所未見」,斥此書為「歷史的占卜術」和「惡的預言書」,甚至是後來納粹德國興起的「哲學先聲」。《西方的沒落》的作者,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尾聲德意志帝國和奧匈帝國行將崩潰之時,為西方文化吟唱輓歌的人,名為奧斯瓦爾德・斯賓格勒(Oswald Spengler)。

https://www.hk01.com/%E5%93%B2%E5%AD%B8/94349/%E6%96%AF%E8%B3%93%E6%A0%BC%E5%8B%92-%E8%A5%BF%E6%96%B9%E7%9A%84%E6%B2%92%E8%90%BD-05-29

宾格, 勒的, 汤恩比, 世纪, 二十一


1933年,斯宾格勒出版了《关键的时刻》一书,对法西斯主义表现出了某种认同,称墨索里尼是西方文明的“恺撒主义”时期强人政治的代表;尤其是,他还把“白色人种”和“有色人种”对立起来,强调欧洲世界应团结起来,去应对外部民族的战争威胁,而德国在这一反抗有色人种革命的斗争中,理应充当先锋,因为德国人是白种人中最有血气、最强壮,最有“武德”的种族,其原始的好战的传统美德将可为抵抗新的野蛮人、捍卫西方的浮士德文明发挥最重要的作用。

纳粹德国宣传部长称他为“先驱”。纳粹德国的下场就不说了,国破家残,尸山遍野。

未来人 at 2020-05-13
1

斯宾格勒以文化为单位来研究历史,把文化看着一个有机体,人体,有自己的幼年、青年、壮年、晚年、然后就是死寂。

这种说法被哲学家卡尔·波普尔批为“毫无意义、不知所谓“。韦伯客气点,说斯宾格勒是个“非常博学的外行人物”。

纳粹主义马前卒,搞“歷史占卜术”的斯宾格勒对西方文明也算过一卦,“预言2200年之后西方文明会瓦解”。

未来人 at 2020-05-13
2

斯宾格勒的“西方文明瓦解”,正好应对了汤恩比在《历史研究》中分析人类种种文明兴衰史时,曾经说过:二十一世纪将是中国人的世纪。

“二十一世纪将是中国人的世纪“这句出自西方巨匠之口的预言,时时出现在华人的学术演讲和著作中,用以自豪和自励。可是,当人们後来读了同一位汤恩比在他和池田大作展望二十一世纪的对话中,有关中国下个世纪面貌的进一步描绘时,不免收起笑容,疑云满布了。因为,他在对话中说:中国将在人类下一个历史阶段里,接替西欧的主导权,成为统一世界的地理和文化轴心;而人类史发展的下一阶段,会有更多的暴力和野蛮,中国也许会统治全世界而使其殖民地化。

英国历史学家汤恩比二十多年前的这份担心和焦虑,去年又由美国政论家亨廷顿创造性地复述了一遍,说是中国将在未来的文明冲突中,和伊斯兰文明携手,挑战西方的利益、价值与势力,成为国际关系游戏中的主角;如此等等。

这些言论理所当然地引起了各方人士的关注。在我们这个讨论二十一世纪中华文化的大会上,撇开民族的宗教的情绪和政治的经济的利害,从纯学理的角度,回应一下他们的预言,应该是情理中事。”

http://www.aisixiang.com/data/32869.html

英国历史学家汤恩比是不是也是个“歷史占卜师”,各位觉得有趣,不妨闲暇时研究个。:)

未来人 at 2020-05-13
3

有意思。

斯宾格勒在《西方的没落》说,在西方文明阶段首先是无神论的产生。

“无神论是一个文化的精神在完全实现了自身,耗尽了宗教的可能潜力,而正没落衰亡入于无机状态时的一种必然的表现。”这个世界上神性已经消失,命运的法则被自然的法则所代替。人们看到的只有“具体”和“事实”,所以文明人都成了唯物主义者,也即无神论者。

而中国共产党是西方马列唯物主义在亚洲的代理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唯物主义者的乐园,全球最大的无神论囯。

“斯宾格勒:“预言2200年之后西方文明会瓦解”

这卦算得好。

西方文明瓦解,东方文明崛起,阿习心花怒放,伟大复兴喊不停。

李五毛 at 2020-05-14
4

@李五毛 #4 斯宾格勒在《普鲁士的精神与社会主义》中分别从本体论和比较政治学的角度,阐明了对于“社会主义”以及德国文化意识形态的理解。

斯宾格勒认为,所谓社会主义,就是“一种超越所有阶级利益的伟大政治经济制度在人生中实现的意志”。与马克思的社会主义概念相比较而言,他认为马克思的社会主义不是地地道道的德国式的范畴,而是带有明显的英国唯物主义色彩的范畴。

斯宾格勒所说的“德国式”,就是“普鲁士式”,他的目的是要把社会主义与普鲁士精神结合起来,以便为德国的国家主义意识形态找到法理上的依据。

在斯宾格勒看来,德国需要的是带有社会主义倾向的威权主义和国家主义。社会主义不仅与普鲁士精神是息息相通的,而且与民族主义(乃至种族主义)、个体主义、国家主义、极权主义等也是完全可以共约的。 ”

也就是有“德国普鲁士式特色的社会主义”。

很熟悉吧,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与民族主义、个体主义、国家主义、极权主义等也是完全可以共约的”。

未来人 at 2020-05-14
5

@未来人 #2

韦伯客气点,说斯宾格勒是个“非常博学的外行人物”。

换而言之,历史学“民科”。

中国将在未来的文明冲突中,和伊斯兰文明携手,挑战西方的利益、价值与势力,成为国际关系游戏中的主角。

我在想一个问题,中共的新疆政策对中国与伊斯兰世界的国际关系会有什么影响。

爱狗却养猫 at 2020-05-15
6

@爱狗却养猫 #6 伊斯兰国是一个活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萨拉菲圣战主义组织以及未被世界广泛认可的政治实体,奉行极端保守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瓦哈比派,属逊尼宗的一脉。宣称自身对于整个穆斯林世界(包括非洲东部、中部、北部、黑海东部、南部、西部,中亚和西亚、欧洲伊比利亚半岛和巴尔干半岛、印度半岛几乎全境、中国西北地区)拥有统治地位。

伊斯兰国以反对偶像崇拜为理由,对占领区内的文化古迹进行摧毁。同时,伊斯兰国对俘虏及包括记者在内的平民进行斩首并拍摄视频广泛传播。这些举动使得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大多数国家和组织将其定性为恐怖组织。

在中国西北地区有些信仰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少民,闻之,信以为真,就投奔到伊斯兰国去了,取了些恐怖组织的经,再向西北地区宣传、渗透,图谋“解放”,早日成为伊斯兰国一部分。导致爆炸案,凶杀案,针对汉人的“杀汉、灭汉”案频发。

中共出手严厉打击,镇压,实行“再教育”一番,也是势在必行。中共的新疆政策同此有重大关联。

论打击这个恐怖组织,中共那还是比不上老美,老美最狠。去年十月,展开了一次特别的”斩首“行动,把恐怖军事组织的领导人巴格达迪“斩”了。

“现在,"伊斯兰国"失掉了直至2014年攻陷的大片土地,而巴格达迪的死亡更是对这一恐怖组织的致命打击。“

以至判断,中共的新疆政策同老美打击伊斯兰国恐怖势力目标有同一、一致性,相契合。中国与伊斯兰世界的国际关系不会因此有太大变化。

你问的这个问题,回答起来还真有难度,不知持啥立场好,不一定对啊。:)

未来人 at 2020-05-15
7

@未来人 #7 谢谢您的答复。我对新疆问题了解的不是很多,但也知道那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我个人的观点,认为新疆问题与新疆独立派和宗教极端派的恐怖活动有关,但也与某些粗暴的治理政策有关。

对于针对平民的暴力恐怖袭击,政府当然有权利打击,也有义务保护平民;我个人对伊斯兰国及与其有关的极端组织也非常不喜。但我个人不赞成的是,目前的措施是在将打击对象扩大化(根据不同数字估计,集中营中有十万甚至百万人,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极端分子”),并在以“控制病毒”这种方式对应“恐怖主义”(及其他中共不喜欢的声音):集中营本质上是一种“群体隔离”,将所有可能有“极端思想”的人都关在一起,以求通过“再教育”将其思想中的“病毒”除去。这种方法应对病毒或许有效,但应对“恐怖主义”和“极端思想”,我觉得效果堪忧。

第一,我认为恐怖主义的土壤,在于贫穷与仇恨。应对恐怖主义,除了要打击恐怖主义行为(而不是管控思想,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别人在想什么),最主要是要努力减少其土壤,例如发展经济,以及解决实际社会问题。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无论什么种族,有稳定的生活,有非暴力解决问题的途径,不会想做亡命之徒,不会想和人拼命,更不会没事就搞什么自杀式袭击。

第二,如果认为新疆维吾尔人是中国人民的一部分,也就是说,以后还要相处下去的群体,手段太过粗暴,反而会为将来种下隐患。其实我认为美国对于伊斯兰恐怖主义极其相关国家的手段也相当粗暴,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不过对美国来说,那是对付外国人;而中国是对付国内的人,这样下去要出事的。

其实中共内部也有表达过这种担忧的人。您如果感兴趣可以搜索"王勇智"。他算是一个“能吏”,曾任喀什地委委员、莎车县委书记。他在任上,除了加强安全措施,认为教育和经济发展为消灭恐怖主义的方法,所以大力发展经济,并推动双语教育。他认为某些粗暴措施会激化矛盾,主张针对性的缓和措施,释放了集中营中7000多人。由于这一“政治错误”(“严重违背党中央治疆方略”),2017年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以贪腐问题起诉。

所以中共党内不是没有对新疆政策不同的声音,但由于一把手主张极其强硬的政策(可搜索“新疆文件”,里面有习近平对新疆问题的态度),上行下效,即使在实施中有问题(如抓捕扩大化、造成大量孤儿、“再教育营”内部滥权问题),有隐患,也没有人敢反对。

爱狗却养猫 at 2020-05-16
8

@未来人 #7 至于中共新疆政策与伊斯兰文化国家的关系,我记得好像很多伊斯兰教国家出于“战略盟友”的关系,是站出来支持中共的“反恐战争”的。当然一些伊斯兰国家政权自己也面临“极端主义”(有些是真极端主义,有些是对政治反对派的帽子),也采取过各种措施。不过据我所知伊斯兰文化国家的民间,有不少人对中国非常不满。我有一个土耳其的朋友告诉我,推特上土耳其网民对于中国的态度本来还不错,近几年越来越负面,就是由新疆政策而来。

爱狗却养猫 at 2020-05-16
9

@爱狗却养猫 #8 伊斯兰国及与其有关的极端组织危害是蛮大的,由此引发的暴恐袭击案,凶杀案,多国都有发生,中国西北地区估计最多,南疆偏远地区的小县、小乡、小村汉人少去为好。

对你第一点,“我们怎么知道,一个人是否已经真正地去除了犯罪念头呢?”同意。

英国伦敦桥恐怖袭击案,凶手乌斯曼·汗曾被要求参加英国政府组织的“断念与脱离”课程(DDP)。

“据英国政府公布的反恐战略,DDP将为嫌犯提供“职业辅导、心理辅导、神学及意识形态建议”。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不管是出生在海外或英国本土、持有“圣战”思想还是极右翼立场,DDP都将针对个人情况,提供“有针对性的课程”。

目前,已知参加过DDP的犯罪分子,就有曾为恐怖组织招募成员,而被指控教唆2017年伦敦桥恐袭凶手的安杰姆·乔杜里。

DDP是强制性时,一位来自英国皇家联合研究所的国际安全研究专家表示:“对于那些思想已经激进化、曾参与过恐怖主义活动的人,要想确保他们不再犯,将DDP设为强制性是有意义的。”

他还表示,人们已经意识到,让一个曾坚定信奉某种理念、专心投入其中的人放弃该思想,是极其困难的一件事。因此,DDP要做的,就是“用一些更好的事情填充他们的时间。”

但对于衡量DDP这种学习班的效果,来自伯明翰城市大学犯罪学专业的教师玛琳达·布朗却认为,这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因为这是一个秘密项目”,玛琳达说。

在这篇今年4月的报道中,玛琳达还表示,目前还没有足够的例子能证明,靠这类“断念”、“重塑”手段,能确保有效地改造极端思想。“我们怎么知道,一个人是否已经真正地去除了犯罪念头呢?”

但同时,玛琳达却认为“DDP是在做一件正确的事”。

英国内政部去年底公开了DDP项目的部分信息,对于具体的培训内容、组织形式、效果反馈,均未做详细说明。显然,DDP同新疆的教育培训中心,再教育项目的目的是一致的。

类似这种防范极端思想渗透,铲除暴恐分子滋生土壤,加强有关预防“极端化”的培训项目,法国也有,美国也有。

未来人 at 2020-05-16
10

法国是如何防患“伊斯兰极端化”的。https://www.falanxi360.com/index.php?s=/news/show/id/3340

显然,法国社会正在被各种仇恨毒化。仇恨犹太人﹑仇恨外国人﹑仇恨伊斯兰教﹑仇恨精英﹑仇恨政治人物﹑仇恨代议制民主﹑仇恨富人......

仇恨的蔓延正在促使法国社会走向“极端化”。

“极端化”将是未来法国政府和社会需要面临的一个毒瘤。

然而,应当说,最近几年以来,尤其是2015年巴黎遭受恐怖袭击以来,法国政府对于这一“极端化”已经有了清醒的认识并有所防患,开始了某种“去极端化/déradicalisation”或者确切地说, 是“预防极端化(prévention de la radicalisation)”或“与极端化作斗争﹑打击极端化(lutte contre la radicalisation)”的进程。

当然,这儿的“极端化”首先是指“伊斯兰极端化”;它应该是导致今日法国社会撕裂的诸多诱因之一。

据法国政府“预防犯罪与极端化部际委员会(CIPDR-Comité interministériel de prévention de la délinquance et de la radicalisation)”2018年2月23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法国目前共有2600名年轻人和800个家庭通过中央政府设在各省的省政府极端化预防及家庭陪护小组(CPRAF)网络受到监管与陪伴;

全法国共有101个“极端化预防及家庭陪护小组(CPRAF)”,每个省都设有一个,此外,还有90个作为各省政府合作伙伴的“监管与陪伴(prise en charge et accompagnement)”协会或机构;

全国共有25000名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公务员和社会工作者接受过与预防极端化相关的专门培训。

全法国共有1123名被确定为“极端分子(radicalisé)”的普通法(de droit commun)在押囚犯(détenus);504名因伊斯兰恐怖主义犯罪事实而遭羁押的囚犯,都曾经受过Osny﹑Frenes和Fleury-Mérogis三座监狱“极端化评估区(QER)”的甄别评估;另有635名因“极端化”而接受监狱“职业融入与缓刑”部门(SPIP - Services pénitentiaires d’insertion et de probation)的“开放环境(en milieu ouvert)”监控跟踪,其中135人因伊斯兰恐怖主义犯罪(85人受司法监控,50人被判“开放环境监控”),另外500人属于普通法罪犯,但被监狱行政当局鉴别认定为“极端分子”。

“去极端化(déradicalisation)”中心。

未来人 at 2020-05-16
11

在白宫即将就反暴力极端主义举行专题国际峰会之际,美国法院一项开启先例的裁决受到好评。美国反恐问题专家认为,这是美国国内反恐行动的一大进展,显示美国正在尝试用社区矫正而不是严刑惩罚,来帮助那些受到极端思想侵袭但仍可能重新融入社会的青年。

奥巴马表示,暴力极端主义的影响力和渗透力正持续蔓延扩张,招揽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他们的影响力和渗透力侵入了美国,也对全球构成威胁。各国应努力打击暴力极端主义,阻止更多的年轻人受极端思想的蛊惑和参与恐怖活动。

随后,白宫发表声明称,美国将于2月18日召开反暴力极端主义的国际会议,研究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的反暴力极端主义措施,防范并阻止暴力极端思想的扩散以及恐怖组织招募人员。

据悉,此次会议将以奥巴马政府2011年出台的《授权地方伙伴以防止在美国的暴力极端主义》战略为政策指引。该战略将防范极端思想渗透和铲除美国境内暴恐分子滋生土壤为优先任务,强调以基层力量为反极端主义的主要参与者,通过政府组织、社区参与,打造全民防恐体系。

奥巴马政府一贯十分看重社区在反恐战略中的作用。2011年出台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称,应对暴力极端威胁的最好防御措施是充分调动家庭、社区和地方机构,使之充分了解情况。为此,联邦政府将加大对信息情报工作的投资,扩大与社区的接触,并授权于各地社区参与执法部门的防止暴力极端主义的行动。

去年,美国司法部又提出倡议,要求政府部门共同协作,号召全美社区一齐参与,制止美国激进青年加入“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倡议分两个阶段:首先,动员社区与宗教团体领袖,及早发现并制止年轻人加入极端组织的企图。其次,将范围扩大到社会服务人员、教师及精神医疗人员,鼓励这部分人士从日常接触中发现、举报并改造潜在的极端分子。据报道,自2012年以来,美国司法部已为此举行了1700多场会议。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负责美国与伊斯兰世界项目的威尔·麦坎茨称赞此举是“美国在国内反击暴力极端主义的一大进步”,是思路上的突破。麦坎茨表示,这种用“社区干预”而不是“投入监狱”的做法,有助于遏制暴力极端思想的蔓延。

该学会的另一名反恐问题专家丹尼尔·拜曼称,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参战的外国武装分子已成为一种恐怖威胁。据估计,有近200名持有美国护照的武装分子在为“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作战。未来,这些人中的一部分将返回美国,他们笼罩在可能被捕入狱的恐惧之中。但欧洲反恐的经验表明,将这些只犯有赴外国与恐怖组织共同作战等相对较轻罪行的青年送入监狱,将会使更多的人受到死硬“圣战分子”的影响,使他们最终成为全球“圣战组织”的一员。而社区反暴力极端主义项目有很大价值,能够帮助将潜在的恐怖分子向非暴力的方向转化。

资料表明,1973年,明尼苏达州通过了全美第一个综合性社区矫正法规。到1991年,美国三分之一以上的州通过了社区矫正立法。美国社区矫正的经费部分来自政府拨款,部分源于民间捐赠,常见矫正方式有转向、假释、缓刑、家中监禁、中途之家、工作释放、归假制度和社区服务等。

其中的“中途之家”又称中间监所或释前中心。这类机构建立在社区内,最初职能是协助即将或刚刑满释放的罪犯并给他们提供食宿,是帮助他们逐渐适应社会生活而设立的过渡性居住机构。它具有一定的强制性。

未来人 at 2020-05-16
12

@爱狗却养猫 #9 英国的DDP项目、法国的去极端化中心,美国的“社区矫正”、中国新疆的教培中心。

为防范极端思想渗透,铲除境内暴恐分子滋生土壤,打造全民防恐体系。

你美国人,支不支持“社区矫正”,支持。我英国人,支不支持DDP项目,支持。他中国人呢?:)

“(根据不同数字估计,集中营中有十万甚至百万人,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极端分子”)。"王勇智"释放了集中营中7000多人“,略有分歧。

“玛琳达还表示,目前还没有足够的例子能证明,靠这类“断念”、“重塑”手段,能确保有效地改造极端思想。“我们怎么知道,一个人是否已经真正地去除了犯罪念头呢?”

把百万人集中起来培训,再教育一番,不怕传染、扩散,那只能说舍得投入,大手笔。:)

未来人 at 2020-05-16
13

根據中國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和瑞士其他國際組織代表團官網公佈消息,50國大使在信函中積極評價中國經濟社會發展成就、反恐、去極端化成果和人權保障水準,讚賞中方多次邀請各國使節、國際組織官員、媒體人士訪疆;指出訪疆期間所見所聞與西方媒體報道的完全不一樣,敦促部分國家停止借未經證實的資訊對中國進行無端指責。

聯名國家中的一大部分是穆斯林人口佔多數的國家,諸如沙特、阿聯酋、埃及等國,更是在伊斯蘭世界頗具影響力的地區大國。有媒體分析認為,伊斯蘭國家的認可,足以説明全球對中國在新疆實施的發展與反恐模式的支援。

https://www.hk01.com/

未来人 at 2020-05-16
14

@未来人 #13

英国的DDP项目、法国的去极端化中心,美国的“社区矫正”、中国新疆的教培中心。

首先谢谢您提供信息,DDP和法国的去极端化中心项目我以前都没有听说过。

美国的社区矫正(包括相配套的“中途之家”)不是专门针对恐怖主义的,是针对所有犯罪的一种的非监狱系统的惩罚和监督形式。所以我就不讨论这一点了。

关于DDP和法国项目,不论其实施效果和“教育”内容,和新疆相比,范围和形式非常不同。

第一,2019年DDP涉及到100多人(https://www.theguardian.com/uk-news/2019/apr/05/extremists-living-in-uk-under-secretive-counter-terror-programme)。根据您提供的数据,2018年法国的CPRAF涉及2600人。而新疆集中营中的人口数目,虽然没有定数,估计也在十多万到上百万之间(我记得本站有个帖子好像讨论过这个问题)。

第二,形式上,DDP和CPRAF都是所谓社区执行,被教育的人仍在家里,但要被监督与参加某些活动;而新疆“再教育营”将所有人从家里带走,关在一处搞“再教育”。软硬之分,很明显。

共同点也有,就是都是“强迫教育”。

你美国人,支不支持“社区矫正”,支持。我英国人,支不支持DDP项目,支持。他中国人呢?:)

我再啰嗦一遍,“社区矫正”不是针对恐怖主义的。至于社区矫正本身我认为是个好政策,美国警察权力本来就太大,监狱人口本来就太多。

英国人支不支持DDP项目我不知道,反正我不支持大规模集中营项目。先不论人权问题,纯粹从应对恐怖主义这点来讲,越搞矛盾越激化,搞得地区贫穷、仇恨滋生,还为未来中国种下无穷隐患。地方官员为了不蹈“王勇智”之类温和派官员的后尘,不顾效果,不择手段,只要指标。又是一个“搞运动”思路下的产物。

“(根据不同数字估计,集中营中有十万甚至百万人,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极端分子”)。"王勇智"释放了集中营中7000多人“,略有分歧。

王勇智所在的莎车县,“据上级指示,王勇智在任内建起了两个庞大的新拘留设施,并把两万人关进了拘禁营。但王勇智私下里对这些做法表示顾虑,担心大规模拘禁会损害该县的民族关系,并阻碍经济发展。王勇智下令释放了拘禁营中关押的7000多人。” 两万人,是莎车县当时的情况。新疆不止莎车县。

没想通分歧之处。有什么分歧欢迎指出。

聯名國家中的一大部分是穆斯林人口佔多數的國家,諸如沙特、阿聯酋、埃及等國,更是在伊斯蘭世界頗具影響力的地區大國。

一方面是有“战略盟友”的关系,一方面是“极端主义”(真假都有)本身也是很多伊斯兰国家现有政权的反对派。

爱狗却养猫 at 2020-05-17
15

@爱狗却养猫 #15 在1986年春晚上播出了个小品。该小品讲述了无照经营烤羊肉串的陈佩斯,想尽各种办法躲避工商人员朱时茂查执照的故事。

可以看出,那时,新疆烤羊肉串小贩们就已经在京城,在全国各地,大有名气了,成了可引起共鸣的社会现象。至少有大批新疆人在全国各地流动着。

新疆穆斯林同伊斯兰国及与其有关的极端组织同为逊尼宗的一脉,在新彊有一千万人左右。

新疆穆斯林“拥有相对独立的立法权(如可以制订适用于本民族的特殊法律或法规);拥有更受保护的司法权(如在刑事审判中酌情执行“两少一宽”的特殊照顾);拥有较为宽裕的生育权(如不执行对汉族普遍实行的强制性“只生一胎”限制);拥有降低门槛的教育权(如在高考或考研中给予少数民族考生适当加分);拥有优先满足的就业权(如大型企业招工时指令性规定少数民族工人的比例)“。民族政策是有的,真实存在的。不少汉族人对民族政策是有牢骚的,不满的,自嘲为“末等汉”。

从这小品也可看出,民族政策威力。这个新疆烤羊肉串小贩是汉人假冒的。而新疆逊尼派穆斯林同汉族人在外表,外貌上有明显不同,辨别并不难,这个“假冒“有点勉强,人为,就是为了避免同民族政策相违背,发生冲突。

除新疆烤羊肉串小贩外,还有新疆扒手,新疆切糕党也流窜过全国各地。新疆小偷不少是未成年人,半偷半抢,切糕党强卖行骗…,也因有少民政策护体,打击有难度,只能送救助站遣返,而遣返一批,又来一批,无法根除。新疆扒手,新疆切糕党成了为害四方,猖獗一时,影响社会治安的恶瘤。

一些极端网站说中共几十年如一日对新疆穆斯林进行迫害,压迫,压榨,镇压…,与相关事实是有出入的。

有资料,“新疆烤羊肉串小贩,新疆扒手,新疆切糕党”这些在全国各地流动,流窜人员,被集中遣送,遣返回新疆原居地,同昆明火车站暴力恐怖袭击事件有关。

2014年3月1日21时许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云南省昆明市昆明火车站发生的一起由新疆恐怖分子组织策划[1][4]的砍杀无辜平民的恐怖袭击事件。此案共造成平民31人死亡、141人受伤。

2014年3月1日晚21时20分,5名(事件发生后不久曾被误作十余名、八名[6])统一着黑色服装的东突分裂新疆势力男女持械冲入昆明火车站广场、售票厅,见人就砍,造成多人伤亡[1]。警方赶到现场后,对火车站实施封锁[7]。在警察使用三次催泪弹无效后[8],在北京路永平路交叉口当场击毙4名恐怖分子(3男1女)、击伤抓获1人(女)。

此次袭击共造成31人死亡,141人受伤,其中40人重伤,另有4名歹徒被击毙。[11]在遇害者中包括两名车站保安员,伤者中亦包括7名民警[12]。警察为了保护人民群众,对歹徒喊道:“来砍我!”[13]。

现场留下约300米长的血迹,伤者多集中在售票厅,大多为购票乘车的乘客[10]。

未来人 at 2020-05-18
16

类似昆明火车站暴力恐怖袭击这样的事件,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容忍,允许其发生,政府领导都会出面表态“以坚决态度、有力措施,严厉打击各种暴力恐怖犯罪活动“。

911暴力恐怖袭击事件,美国政府在事件发生后立即秘密拘留、逮捕、盘问至少1200人,大多数是非美国公民的阿拉伯或穆斯林男子。美国司法部也查问5000名来自中东的男子。

美国发动反恐战争,出兵阿富汗以消灭藏匿基地组织恐怖分子,并通过《美国爱国者法案》;加强反恐立法,并扩大执法权。

2011年5月2日,美军海豹特种部队第六分队在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省城市阿伯塔巴德击毙了被认为是九一一事件幕后主谋的基地组织领袖奥萨马·本·拉登。

估计只有“灭支,屠支“的姨葱才会为昆明暴力恐怖袭击事件叫好,把暴力恐怖袭击犯罪分子当英雄,顶礼膜拜。

未来人 at 2020-05-18
17

@爱狗却养猫 #15 关于王“勇智下令释放了拘禁营中关押的7000多人”。我认为,王勇智根本不会这样做,也没这个权限。

履历中,王勇智,2014.11,喀什地区行署副专员、党组成员、莎车县委书记。能当是因“2014年莎车县“7·28”暴力恐怖袭击案”,2014年7月28日发生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地区莎车县的一起暴恐案件。

暴徒袭击艾力西湖镇政府、派出所,并有部分暴徒窜至荒地镇,打砸焚烧过往车辆,砍杀无辜群众。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时仅称事件造成数十名维汉族群众伤亡,31辆车被打砸,其中6辆车被烧。

有消息透露,这伙暴徒多达数百人,在莎车县五地点制造恐袭后,向莎车县荒地镇方向逃窜,喀什支队90名官兵分两路前往现场处置,途中遭到30名暴恐分子持刀斧袭击并驾车冲撞[4]。

7月30日,路透社报道,骚乱延伸至喀什市[12]。 《每日电讯报》报道,喀什市的艾提尕尔清真寺的伊玛目——居玛·塔伊尔大毛拉阿吉在当天清晨礼拜后遭刺杀身亡[13]。其在当地是一个非常有名的人物。位于境外的“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热西提宣称居玛与中国政府合作监控当地的宗教活动,维吾尔激进势力怀疑其与中国的安全部门有联系[14]。中国媒体报道,7月28日公安从和田县调人与暴徒对抗,有多位警察牺牲。

8月2日,中共新疆自治区党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正式通报了本次严重暴力恐怖袭击案件情况。案件造成无辜群众37人死亡(其中汉族35人、维吾尔族2人),13人受伤,31辆车被打砸,其中6辆被烧。处置过程中,击毙暴徒59人,抓捕涉案人员215人,缴获“圣战”旗帜以及大刀、斧头等作案工具。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声称死者中至少有13名警察和20名维吾尔人。[11]乌鲁木齐一网民阿巴拜克热木“翻墙”发布称“武警轰炸莎车3个村”,“死亡人数可能达到3000-5000人左右”。

9月21日,天山网报道:自治区党委决定对相关责任人党纪政纪处分[18],包括:

喀什地委委员、莎车县委书记何利民撤销党内职务、行政降级;

王勇智是接替者。前任因“暴恐事件“丢了官帽,他必定大力反恐,以防也丢了官帽。

“2017年,他大幅提高了安全部队的拨款,将花在检查站和监视等方面的开支增加了一倍多,达到13.7亿元人民币。”“他把党员召集到一个公共广场开大会,敦促他们抓紧打击恐怖分子的工作。“坚决打干净,打彻底,”他说。“斩草除根。”。

县委书记是处级,这一级能有“释放关押的7000多人”的权限么?我表示怀疑。:)

未来人 at 2020-05-18
18

@爱狗却养猫 #15 “我再啰嗦一遍,“社区矫正”不是针对恐怖主义的。至于社区矫正本身我认为是个好政策,美国警察权力本来就太大,监狱人口本来就太多。“

有多少呢?好奇搜了下。2018年,根据统计,美国的监狱人口高达230万人,位居世界第一,相比于其总人口3.27亿人,其监禁率高达0.7%,也位居世界第一,双第一。私营监狱还遍布全美。也“为了帮助囚犯更好地适应自由社会的生活,所以大力开展职业培训和监狱再就业”。有点魔幻啊。:)

“中国的监狱人口大约200万,监禁率只有美国的几分之一。“

“新疆集中营百万人“,按人头25元一天,百万人的集中营,伙食费每天都高得惊人。

分歧就是,对“集中营百万人”,王勇智下令释放了拘禁营中关押的7000多人。我持怀疑,保留态度。

你要相信,我也不反对。:)

未来人 at 2020-05-18
19

@未来人 还是先谢谢您回复了那么多,我尽力理解您的意思,依次回复吧。

#16 #17 多年前新疆小贩和切糕党问题,其实我自己亲身遇到过,强买强卖,几个大汉拿着刀威胁我掏钱;我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拼命挣脱就往人群里跑,光天化日,切糕党也没敢追上来。当时年纪小,傻大胆。从那个事件后,我还查过为什么切糕党会成为一个问题,当时得出来的结论是,新疆问题太过“敏感”,涉及到中央层面的政策指向,地方不敢多管,基本持搅浑水和稀泥的态度,怕管不好自己惹一身骚。所以新疆政策,无论中央是紧是松,其实地方政府都没有什么影响和改变的空间,更不要说小民了。

对于针对平民的恐怖行为,我非常厌恶,包括您提到的乌鲁木齐火车南站事件。我对这件事情的性质没有质疑。但是我想说的是,由于有一小部分人是恐怖分子,就把大量的人关进集中营,没有道理,而且可能造成未来更严重的恐怖行为。

美国的国外政策先不提,因为我们这里讨论的是对内政策。就美国对内政策而言,我认为美国为了反恐而对于国内穆斯林的体制化限制和歧视是过分的。还是那句话,大多数人,不管什么信仰,都是一心过日子而已。有很多美国国内穆斯林的一代或二代对美国产生不满,不是因为他们相信极端主义,而是因为他们被不公平地对待。我认为,不公平不是解决不义的方式,只会滋生更多不义。打击恐怖主义也应该讲科学,针对有所实证的可疑行为及迹象,加强特定地区的安全措施;而且也别总盯着穆斯林,喜欢搞枪击案极端暴力的心理障碍人士什么种族信仰都有。

我对美国和对中国并没有“双重标准”,所以您大概可以看到,我对美国的歧视性政策不满,自然不认同一刀切式的新疆集中营。

爱狗却养猫 at 2020-05-19
20

@未来人 #18 关于王智勇。

您说的王勇智的履历,我没有意见,他确实是在2014年莎车县“7·28暴力恐怖袭击案”之后上台的。而且他上台后,做了很多针对性的反恐措施,像您所说的提高安全部队拨款,加强检查和监视等。但赞成加强安全措施(如检查、监视)并不代表赞成大规模集中营

王从1980年就在新疆,他对新疆的经济政治民情相当了解。凤凰网有王的访谈(http://news.ifeng.com/mainland/special/xjqjdh/scx.shtml,“首先是公民其次才是教民”),讲述了他对“去极端化”的理解,您可窥见他思想一端。他赞成的是搞“学前教育和基础教育,高中教育和职业教育,前者是打基础,后者解决就业问题”;“宗教管理上必须要搭建平台,给有需求了解掌握宗教知识和宗教礼仪常识的人搭建一个平台。”“实施惠民政策要先把家族势力黑恶势力打掉”等等。他还赞成“从幼儿园开始抓双语教育”,促进也就是用教育、就业和温和派思想打击极端化思想。从他的思想倾向来看,可以很容易理解他对集中营政策产生反感。

从行为上来说,您怀疑王是否会释放集中营7000人。我认为他确实作出了类似举动,证据来源于两个方面:

  1. 间接证据:《澎湃》有关报道(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701625),指王“落实党中央治疆方略中阳奉阴违”。虽然其中有大量经济问题和执政能力的指控,您大概也知道,中共官员的倒台从来不会是因为这两个方面。

  2. 直接证据:新疆文件(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9/11/16/world/asia/china-xinjiang-documents.html)。其中关于王的行为摘录如下(来源 https://matters.news/@DrunkenMarxist/%E5%89%8D%E8%8E%8E%E8%BB%8A%E7%B8%A3%E5%A7%94%E6%9B%B8%E8%A8%98%E7%8E%8B%E5%8B%87%E6%99%BA-zdpuAtRGjNvjVjbGBQPUbqJywyW3VK9J3KpiXkn8r4HBxfFWS):

“文件显示,习近平和其他中共领导人下令给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这个准军事组织,令其加快让更多汉族人在南疆定居的努力。

据政府报告称,几个月后,100多名手持斧头和长刀的维族武装分子,袭击了莎车县的一个政府办公室和警察局,造成37人死亡。报告说,安全部队在战斗中击毙了59名袭击者。

不久后,一位名叫王勇智的官员被任命负责管理莎车县。他戴着眼镜,留着平头,看上去是一个典型的技术官僚。他在南疆长大,全部职业生涯都在那里度过。他被看作是一位娴熟的、经验丰富的干部,能够完成中共在该地区的首要任务:经济发展和严格控制维族人。

但这些泄露的文件中有两份极为发人深省的报告,它们描述了王勇智倒台的原因,其中一份11页,是中共对王勇智进行内部调查的总结,另一份15页,是王勇智可能被迫所写的认罪书。这两份文件都在党内做了分发,以警告官员在这场镇压中严格执行党的路线。

王勇智这样的汉族官员在南疆起着党的顶梁柱的作用,他们负责监管级别更低的维族官员。王勇智也似乎得到了高层领导人的赞赏,包括2015年访问过南疆的、时任中国最高民族问题官员的俞正声。

王勇智上任后加强了莎车县的安全措施,但他为了解决民族不满情绪,也推动了经济发展。他还试图软化中共的宗教政策,宣称在家里有《古兰经》没有错,并鼓励中共官员读《古兰经》,以更好地了解维族传统。 大规模拘禁开始时,王勇智最初是按照指示去做的,似乎还表现出对这项任务的热情。

他建起了两个庞大的新拘留设施,其中一个有50个篮球场那么大,并把两万人关进了拘禁营。

2017年,他大幅提高了安全部队的拨款,将花在检查站和监视等方面的开支增加了一倍多,达到13.7亿元人民币。

他把党员召集到一个公共广场开大会,敦促他们抓紧打击恐怖分子的工作。“坚决打干净,打彻底,”他说。“斩草除根。”

但据后来有他本人签名的认罪书,王勇智私下里对这些做法有顾虑。他的认罪书应该已经经过了中共的仔细审查。

他在防止莎车县再次发生暴力事件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担心镇压可能会引发反弹。

当局为新疆部分地区设置了拘禁维族人的数字目标,虽然不清楚莎车县是否也有目标,但王勇智觉得,拘禁的命令没有给任何适度的做法留下余地,会毒害该县的民族关系。

他还担心,大规模拘禁将让他无法实现他获得晋升所需的经济发展。

领导层已制定了减少新疆贫困的目标。但由于这么多工作年龄的居民被关进了拘禁营,王勇智担心,这些目标将无法实现,这会让他对一份更好的工作的期望成为泡影。

他写道,他的上级领导“好高骛远,不切实际”。

“上级的决策部署与基层实际差距大,不能照搬照套,”他还说。

为了执行南疆的镇压任务,陈全国从北疆调来了数百名官员。在公开场合,王勇智对莎车县调来的62人表示欢迎。私下里,他很生气,抱怨新来的人不知道怎样与当地官员和居民一起工作。

新疆官员面临着拘禁维族人、防止发生新暴力事件的持续不断的压力。王勇智在认罪书中说,他在工作时喝酒。他描述了在一次维稳会议上醉倒的一幕。想必他是在受压力之下才在忏悔录上签了字。

“下午会议汇报工作时语无伦次,”他写道。“刚说了两三句,便一头栽到桌子上,成为全地区最大的笑话。”

数千名新疆官员因抵制或未能以足够的狂热执行镇压而受到了惩罚。文件显示,维族官员被指责保护维吾尔族人,南疆地区另一个县的汉族领导人谷文胜被关入狱,因为他试图对拘禁采取拖延的做法,还庇护维族官员。

秘密调查小组走遍了该地区,寻找那些做得不够的人。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中共对新疆党员在“反分裂斗争”中的违法行为展开了逾1.2万起调查,是上一年的20多倍。

王勇智可能比其他任何官员都走得更远。

他下令悄悄释放了拘禁营中关押的7000多人,这一挑衅行为导致他被拘留,被剥夺了权力,并受到起诉。 “在执行自治区党委‘应收尽收’要求中,打折扣,做选择,搞变通,认为收多了会人为制造矛盾,增加抵触情绪,”王勇智写道。

“我在各类会议上反复强调‘应收尽收’不是全部收押,擅自作主将全县已收押收教2万余人中的7000余人违规解押解教,” 他补充道。

公然对抗

2017年9月后,王勇智从公众视野中默默地消失了。

大约六个月后,中共以儆效尤,对他进行公开惩罚,宣布对他立案调查,罪名是“严重违背党中央治疆方略”。 总结调查结果的内部报告写得更直接了当。“本应鞠躬尽瘁为党工作,”报告说。

“可他却无视党中央治疆方略和自治区党委员会决策部署,甚至公然对抗。”

这份报告和王勇智的认罪书都在会上被读给了新疆各地的官员们听。传递给他们的信息很清楚:中共不会容忍在执行大规模拘禁中的任何犹豫。

宣传机构把王勇智描述为腐败到无可救药的程度,内部报告指责他在建筑和矿业交易中收受贿赂,并向上级行贿以获得提升。

当局还强调说,他不是维族人的朋友。为了实现减少贫困的目标,据说他曾迫使1500个家庭在寒冷的冬天搬到没有暖气的公寓里去。他在认罪书中说,一些村民为了取暖,在室内烧柴,导致了人员伤亡。

但当局并没有告诉公众王勇智最大的政治罪,而是将其隐藏在内部报告中。

内部报告说,他“拒不执行自治区党委‘应收尽收’的要求。”

爱狗却养猫 at 2020-05-19
21

@未来人 #18 报告相关截图:

爱狗却养猫 at 2020-05-19
22

@未来人 #19 美国监狱人口是太多啊,监狱也问题重重,而且有大量的毒品和性方面的非暴力罪犯。美国在法律上有保守的清教徒传统,有的保守州直到2003年连做爱姿势不对都要罚呢(感兴趣请见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odomy_laws_in_the_United_States),真是无语吐槽。所以搞培训和社区矫正,算是朝着正确方向走的一(小)步。

“新疆集中营百万人"

有不同的估计,从十几万到百万都有。集中营这种地方理论上伙食不会贵的(从上到下的层层盘剥不算),贵的是管理。(监狱也是一样,美国监狱和大公司合作,把每顿饭成本降到10美分以下;贵的都是建筑维护和人力管理。)新疆的维稳费用占全国5~6%;全国是1.4万亿不到一点;按1.3万亿和5%算,就是650亿。经费可以作为一种验证(不是证明),看看什么数字可以在这个经费容纳范围之内。

爱狗却养猫 at 2020-05-19
23

@爱狗却养猫 #22 这个检讨认罪文件,我没找到,看到。依这,这个王勇智是胆大包天,“严重违背党中央治疆方略”。

莎车县2012年人口81万人,2014年莎车县“7·28”暴力恐怖袭击案”,收押收教2万余人,王勇智 “在执行自治区党委‘应收尽收’要求中,打折扣,做选择,搞变通,认为收多了会人为制造矛盾,增加抵触情绪,“擅自作主将全县已收押收教2万余人中的7000余人违规解押解教。

王勇智同党中央不保持一致,不讲政治,犯了严重的政治错误。

你说得对。

@爱狗却养猫 #8 “对于针对平民的暴力恐怖袭击,政府当然有权利打击,也有义务保护平民;我个人对伊斯兰国及与其有关的极端组织也非常不喜。但我个人不赞成的是,目前的措施是在将打击对象扩大化(根据不同数字估计,集中营中有十万甚至百万人,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极端分子”),并在以“控制病毒”这种方式对应“恐怖主义”(及其他中共不喜欢的声音):集中营本质上是一种“群体隔离”,将所有可能有“极端思想”的人都关在一起,以求通过“再教育”将其思想中的“病毒”除去。这种方法应对病毒或许有效,但应对“恐怖主义”和“极端思想”,我觉得效果堪忧。”

我认可,完全同意你的观点,谢谢你,释疑解疑。:)

未来人 at 2020-05-20
24

@未来人 #24 谢谢您的谦逊。:)其实您之前说得很多道理是对的,从情理上来说,以王这样的位置,20000人释放7000多人绝对是重大政治错误,绝大多数人不会这样“顶风作案”;但是王大概一方面觉得自己是治疆老资格,一方面也是心里过不去。这个行为其实不理性,但是人并不总是理性的。

爱狗却养猫 at 2020-05-20
25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