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颜无耻的欺骗

By FC at 2020-05-14 • 3063次点击
FC

口罩是给弱者——即废柴——准备的,而他是完完全全的强者。特朗普厚颜无耻的欺骗

口罩再次成为热门话题。 不用担心:它们这次成为明星,并不意味着要围绕口罩能提供多少保护、什么时候该戴或者——像某些容易激动的社交间距反对者指责的那样——是不是一种暴政形式等问题展开一场新的文化战。 相反,口罩终于在白宫得到了一些尊重。周一,白宫管理办公室发布了备忘录,要求所有员工进入西翼时必须戴口罩,但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工作时除外。访客也需要遮住口鼻。

预防措施是在上周两名白宫助手——特朗普总统的一位私人助手和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的新闻秘书凯蒂·米勒(Katie Miller)——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之后增加的。他们俩都在拥挤的西翼里度过了很长时间。两人现在均被隔离——米勒的丈夫、总统最亲密的顾问之一斯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也被隔离。 同样在周末,在与受感染的员工有过特朗普轻描淡写的“普通接触”后,新冠病毒特别工作小组的三名主要成员——包括疫情期间大受欢迎的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开始自我隔离。另外,军方两名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在可能暴露于病毒后自行隔离。其中一个是国民警卫局(National Guard Bureau)局长约瑟夫·伦吉尔(Joseph Lengyel)将军,最初在周六前去与总统会晤之前检测新冠病毒呈阳性。伦吉尔的第二和第三次检测为阴性。

4月初,特朗普在宣布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关于在公共场所戴口罩的建议时,明确表示他不会听取自己政府的建议。“当会晤总统、总理、独裁者、国王、王后时,我戴着口罩——我想象不出来,”他说。“反正我不觉得我会那样。”

助手们曾说过,特朗普的抵制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不想让自己看上去显得荒谬。从健康的角度来看,这才是荒谬的。但这恰好与特朗普式大男子主义的扭曲逻辑相称:口罩是给弱者——即废柴——准备的,而他是完完全全的强者。 总统的辩护者非常乐意宣传这一点。联邦党人(The Federalist)宣称:“特朗普实际上做的是在美国需要强大领导才能的时候投射出美国的强健。”文章指出“视觉”的重要性,认为一张特朗普戴口罩的照片“将传达一个信号,即美国对来自中国的无形敌人如此无能为力,甚至连其总统都得躲在口罩后面”。 但实际上,特朗普越来越迫切希望表现出强有力的领导,是因为他根本未能提供这样的领导。

民意调查显示,多数美国人不满意总统跌跌撞撞的疫情应对。甚至在他的政府推动经济重新开放之际,其内部数据表明,最痛苦的时刻仍未到来。随着保持社交距离限制的取消,到6月1日,美国的每日死亡人数预计将攀升至3000人左右。

为了分散人们对这个严峻现实的注意力,特朗普将全力以赴地吆喝,最大程度地降低公共健康风险,并宣布胜利。“在每一代人中,通过每一个挑战和艰辛和危险,美国已经担起了这个任务,”他在周一宣布。“我们已经见证了这个时刻,我们取得了胜利。”

没有,我们还没有。我们差远了。

特朗普先生正在兜售一个幻想世界,在那里,他将无形的敌人打得求饶,而美国现在已准备好“向伟大过渡”——一句费解的话,他承诺我们,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将听到很多消息”。在他的糖衣包裹的梦中,是容不下像口罩这样不讨喜的东西的,它尖锐地提醒人们并非一切都好,而且不太可能很快变好。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200513/trump-pence-coronavirus-masks/

厚颜无耻, 欺骗


批评特特朗就是表扬习习近。

纽约时报被“五毛”接管了。

李五毛 at 2020-05-14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