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统治者法则

By 爱狗却养猫 at 2020-05-21 • 6591次点击
爱狗却养猫

这是CGP Grey根据《独裁者手册》制作的归纳性视频。我初次看到,只有四个字能形容自己的心情:相见恨晚。

视频为全英文,动画做得极为生动。其中的讲述我尝试着翻译如下。

前言

你希望做个统治者吗?你是不是看到你的国家有很多问题,而且知道怎么解决呢?要是你有权力就好了,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好,你来这儿来对了。但在我们开始讨论政治权力问题之前,问问自己,为什么统治者们看得不像你这样清楚?为什么他们的举止这么自私、自毁、短视呢?这些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们……他们蠢吗?或者,这里有其他的原因?

从远处看,王位之上,无所不能,但这只是看上去很美。登上王位发号施令,王位也会对你发号施令。在我们正式开始讨论“统治者法则”前,请接受这一点,或者直接离开。

统治者法则,第一部分:独裁制度

无论一个国王的光芒有多耀眼,没有人能只靠自己统治。一个国王不可能自己一个人修路、执法,或者单枪匹马保卫国家和他自己。国王的权力不是他自己干什么,而是用他国库里的财富,让他人替自己干什么。国王需要军队,也需要有人替他执掌军队。国王需要财富,也需要有人替他收集财富。国王需要法律,也需要有人替他执行法律。这些能帮助国王做这些必要的事情的人,是国王能维持权力的关键。所有你想对国家的宏伟规划,如果这些关键人物不听话,只是你脑袋里的空想。

在一个强权即真理独裁体制下,维持权力所需要的关键人物不多,或许只有十几个将军、官僚、地区领导而已。把这些人拉到你这边,统治的权力就是你的了。但是千万别忘了:如果你让他们不高兴了,他们就会想办法替代你。

所有国家的统治者都需要关键性支持者,区别在于这样的关键性支持者有多少。而这就是权力的基础,也是为什么不同的国家会如此不同。但无论如何,统治的法则是一样的:第一,取得关键性支持者的支持,有了他们,你才有实际的权力;没有他们,你一无所有。第二,为了保持这些关键支持者的支持,你必须控制财富;你必须保证收集到的财富可以分配给你自己——以报偿你的努力工作——和你的关键支持者们。这是统治者真正的工作:决定怎样收集和分配资源,才不会让自己脚下纸牌垒成的王位骤然坍塌。

现在,你作为一个仁慈的独裁者,可能希望帮助你的人民。与此同时,由于你控制着财富,必然吸引很多竞争者,所以你必须让你的关键性支持者保持忠诚。但是你的金库里只有有限的财宝,你的王国只能生产有限的财富。所以要小心:在人民身上多花一分钱,就等于在关键性支持者身上少花一分钱。因此,如果你想做正确的事,把所有财富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就是给你的竞争者们提供夺权武器。在公路、学校、医院上花的钱,都是你的竞争者们可以向关键性支持者游说其改换门庭的贿赂筹码。仁慈的独裁者可以把自己的那一份钱分给人民,但是关键性支持者必须拿到他们的酬金。这是因为,即使你的关键性支持者都本性忠诚善良,他们也面临着和你一样的问题,只是低一个层级:作为权力结构上的关键人物,他们也必须要警惕四面八方的竞争者,也要对他们的关键支持者花钱保持他们现有地位。在一个盟友和敌人变换莫测的网络里,一个忠诚但愚昧的支持者可能无论如何都不会背叛你,但一个聪明的关键性支持者总是会敏锐地观察权力平衡的变化,如果你看上去像个失败者,他会随时准备改变自己的结盟对象。

一个国家里,如果关键性支持者人数少,报酬就十分丰厚。当暴力为主要统治方式时,最残忍的人脱颖而出;做好事的天使会输给做坏事的魔鬼。所以,花钱去买你所能买到的所有忠诚,因为在所有独裁性质的组织里,对统治者来说,忠诚才是一切。

所以,独裁的体制就是:一个国王需要他的大臣们为他收集财富,并用这些财富让大臣们保持忠诚,以便继续收集财富。这就是权力自我维持的核心,所有其余事物都是次要的。

当然,一个国王如果有很多的关键性支持者,就会面对一个大问题:不仅是花费,还有支持者间的需求和竞争也会变得难以平衡。这些支持者之间的社会和财政网络越复杂,王位竞争者就越容易说服那些关键人物。所以关键性支持者越多,统治时间越短,这就引申出了统治者的第三个法则:减少关键性支持者的数量。

如果你的大臣中有人变得无关紧要,他的技能已过时,你必须把他踢出去。在一场成功的政变后,新的独裁者也会清洗一部分他的原有支持者,而改为和旧独裁者的下属合作。从旁观者来看,这似乎是一个坏主意:为什么要抛弃你的同志们呢?难道旧独裁者的支持者们不危险吗?但是夺取权力和保持权力所需的关键性支持者是不同的。给那些技能在过去非常有用、但如今已经没用了的人继续发工资,就和把钱花在人民身上没什么两样,都是在无关紧要处浪费资源而已。同时,一个成功夺权的独裁者必然曾向旧独裁者的支持者许诺,只要他们背叛就有丰厚报酬。金库里的钱没有变,所以能分的人有限。一个独裁者如果能说服正确的关键人物,取得财富的控制权,削减不必要的支出,杀了不需要的支持者,事业就会一帆风顺。

了解了这种权力结构,你或许等不及想开始你的统治之旅,为你和你的小团体谋利;也或许你感到精疲力尽,希望做好事但无计可施,而转向民主体制求救赎。所以让我们来讨论统治者作为“代表”的情况。

统治者法则,第二部分:统治者作为代表——请给我投票!

你可能仍然有想要建设理想国度的壮志宏图,但还是那句话,没有人能独自统治,尤其是在民主体制下。总统和首相必须和参议员们和议会来回交涉,而且每个人都必须管理好自己的关键性支持者。在一个设计合理的民主体制中,权力被很多人分割,而且不是由力量、而是由言辞获得。这就意味着,在竞选日,你即使无法得到成千上百万人的喜爱,至少也要让他们觉得你不像你的竞争者那样可厌。既然有那么多的投票者,有那么分散的权力,似乎不可能像独裁者那样,遵从统治者的三条法则,买到人们的忠诚。然而,真是如此吗?

当然不是。不要把人民想成一个个有个体需求的人,而要把他们分组:老年人,有房产者,小企业家,穷人,等等。你可以按照分组决定给予什么报酬。民主制度有非常复杂的税法税码,这并不是一种巧合,而是一种给分组的酬劳,让统治代表得到并保持权力。例如,农业补贴,与国家需要什么食物无关,而只是反映了农业分组在投票中的关键程度。在一个农民无法影响到选举结果的国家,不会有农业补贴。如果一个分组还无权投票,例如年轻人,那就没有必要给他们酬劳;即使这些人很多,也对权力无关紧要。这对你来说其实是好消息:需要说服的分组少了一个,而你需要钱给你的关键性分组。

如果你希望在民主体制中长期统治,法则的第三条与在独裁制下一样会是你的好朋友。你不能把那些不给你投票的人消灭,但是你还有很多其他事情可做。一旦你掌了权,让那些你的票仓分组投票更容易,让其他人投票更困难;建立投票机制,对手越多,竞选成功所需的票仓分组越少。这些伎俩非常好用。还有,划分投票的区域边界,让你和你的小团体得票结果变成已知;或者用拜占庭法则进行党内预选,决定有谁可以被选择。将以上手法混搭,权力渗透效果更棒。如果你的支持率低得不能再低,但连任获胜率却高得不能再高,就说明,你成功了。

好了,想人民已经想得够多了。即使在民主制中,也会有几个非常有影响力的个人,为关键支持者。你需要他们站在你这边,因为他们的金钱、影响力或可以帮的忙对你掌控权力非常重要。当然,你并不能像独裁者那样,直接拿国库的钱贿赂他们,但你可以给他们的投资提供便利,通过他们写的法律,或者让他们在犯罪后无罪释放。你不用推一车金子上门,只要给他们的公司合同——你作为统治者,也需要修路、修电脑、造房子。毕竟,没有人可以单独统治。

或者你也可以保持道德,忽略这些关键性大人物;但你的对手会和他们合作,祝你好运。腐败并不是一种琐碎的犯罪,而是权力的工具,无论是在民主制还是独裁制中——但是这是另一个话题。所以,接受大人物们的帮助,说服关键投票组,你就能掌权,并且做出那些让无知者觉得你自相矛盾和愚蠢的行为。例如私下帮助一个你公开声讨过的产业,或者通过伤害你的票仓的法律。但是,你的工作可不是制定逻辑一致、可以理解的政策,而是平衡你大大小小关键支持者/组之间的利益,这才是你连任的秘诀。

看来当民主制的代表也让人头痛。你可能会问:看看第三条法则,为什么我们不跳过那些分组建设、大人物交易的一团乱麻,直接贿赂军队来夺权呢?于是,我们终于要讲到:税收和革命。

统治者法则,第三部分:税收和革命 (10:29)

这一部分明天或后天以评论形式补完。

法则, 视频, 统治者


有点意思,有点意思。

给老胡上了一堂充满民主思想,非马列主义的好课。

胡编乱侃 at 2020-05-21
1

很赞,鞭辟入里,很马基雅维利。

natasha at 2020-05-21
2

很好,统治者的统治术

Wwssxx688 at 2020-05-21
3

统治者法则,第三部分:税收和革命

您已经了解了第二条法则,以及财富是如何取得并被用来维持一个国家的。如果我们作图,看看国家的税率和统治者所需关键支持者的数量之间的关系,会发现两者间明显相关。国家越民主,税率越低。

如果你正舒舒服服地坐在民主国家的沙发上,可能会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但你低收入的同胞们并不用缴纳所得税,反而会得到退税,从而降低了平均税率。而在独裁统治中,这种情况不会发生。独裁制度往往不介意什么税法税表,而更喜欢直接夺取财富。独裁者通常会从农民手中强制低价收购农产品,然后在自由市场上转手卖出,将差价收入囊中,而这就是一种惊人的高税率。所以,与独裁国家相比,民主国家的税率是比较低的。

但是,为什么民主国家的政治代表们要少拿财富呢?好吧,首先,减税让每个人都开心。独裁者不需要取悦人群,所以可以拿走穷人手中大部分的钱来支付自己的关键支持者;但是民主国家的代表只能从每个人手中拿走一小部分的钱付给他们的关键支持者,因为受过教育的、更自由的国民比农奴要更有生产力。对于民主国家的统治者来说,生产力越高越好,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修建大学、医院和公路并给与人们更多自由的原因。这不仅仅是出于他们内心的善良,更因为这些举措可以提高人民的生产力,而这可以为统治者及其关键支持者提供更多财富,即使从每个人手中取走的比例较低。

在民主国家生活,比在独裁国家生活好得多。这不是因为民主国家的代表更善良,而是因为他们的需求*正好*与大部分人口的需求保持一致。使公民提高生产力的政策,也能使他们的生活更好。民主代表们希望每个人都有生产力,所以给每个人大开方便之门。最坏的独裁者是那些个人需求与人民需求重合最少的人,是那些关键支持者数量最少的人。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最恶劣的独裁国家都有些共同点:它们都有黄金或石油或钻石之类的资源。如果一个国家的财富大部分是从地底下挖出来的,那将是一个不适于居住的地方,因为即使大量奴隶在死亡线上挣扎,金矿依然可以运行良好并生产巨大财富。石油更难一些,但幸运的是,外国公司可以在没有任何工人参与的情况下进行开采和提炼。由于人民被排除在经济圈之外,他们可以被直接忽略,而统治者会得到收益,关键支持者也能保持忠诚。

所以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上,最好、人民最聪明的民主政体是稳定的,最坏、统治者最富有的独裁政体也是稳定的。而在这之间,就是革命的陷阱。

有丰富自然资源的独裁者只需要在港口和资源之间、从宫殿和机场之间修建道路。人民逆来顺受,不是因为他们安于现状,甚至不是因为他们害怕,而是因为一个冷酷的事实:饥饿、力量分散的文盲不是优秀的革命者。另一方面,如前所述,一个没有自然资源的“陷阱中”的独裁者必须从贫穷的农民和工人那里直接攫取大量财富,所以只修两条路不够,他还必须维持人民最低限度的生活。但是让劳动力保持一定程度的联系、一定程度的教育和一定程度的健康,反而会使他们更有能力反抗。

要知道,那种人们冲进大门并推翻独裁者的浪漫故事大多是幻想。如果你是个“陷阱”中的独裁者,人民冲进宫殿推翻你,说明军队*让*他们这样做,因为你失去了对关键支持者的控制,他们要推翻你。这就是为什么在独裁国家发生“民众起义”后,新统治者行事通常与旧统治者相同,甚至更糟。人民没有替换国王,大臣们替换了国王——他们听任人民抗议,达到换将目的。仁慈的独裁者如果想要走出这个“陷阱”,就必须把财富花在人民身上,这就是从关键支持者口里夺食,而且使人民变得更有能力反抗。这样的统治者往往被一个更强硬、更不愿意“造桥”走出“陷阱”、对关键支持者更忠诚的统治者所替代。

另一方面,最好的民主国家之所以稳定,不仅是因为有大量的、需求多样的关键性支持者互相竞争,使建立独裁政权的运动几乎不可能组织起来;而且还因为革命会破坏革命者想要夺取的财富,即人民的高生产力。此外,那些可能愿意帮助潜在独裁者的人知道,他一旦上台,就可能清洗他的关键性支持者。这是政变的传统。因此,潜在的关键支持者必须权衡,是幸存下来并获得报酬的可能性高,还是被新的独裁政权排除在外的风险高。在一个稳定的民主国家,这是一场赢面很小的赌博:或许你会变得非常富有,但更可能你会死,并使你认识的每个人生活都变得更糟。用数学算算,结论是,NO。如果你在独裁政变中顺利站队,你和你的家人会获得农奴们无法获得的资源,如医疗、教育和生活质量——这也是为什么权力的竞争总是如此激烈。但是在一个民主国家,大多数人已经拥有了这些资源,那为什么还要冒险呢?

因此,一个国家的财富越多地来自于国民的高生产力,权力就越分散,统治者就必须维持人民越高的生活质量。反之亦然。现在,如果一个稳定的民主国家突然变得非常贫穷,或者找到了一种使人民的生产力相形见绌的资源,独裁政变这场赌博的概率就会改变,并使一小部分人更可能夺取政权。因为如果当前的生活质量很糟糕,或者财富来源不依赖于人民,就值得冒险搞政变。一个民主政体垮台,通常是源于这些原因。

结论

这些统治者守则不仅解释了为什么有些人是恶魔而有些人仁慈,还解释了有关政治的一切,从战争到外援,到政治王朝,到腐败。所有这些,我们可以在其他时间讨论。就目前而言,你作为一个有统治抱负的人,可能对政治世界心灰意冷,并且决定完全绕开它走。但是你绕不开,因为统治者有多种形式。显然,有国王、总统和总理,但还有院长、贵族、市长、主席、酋长。这些规则适用于所有统治者,并可以解释他们的行为:从全球最大的超级企业的CEO,为什么必须让董事会高兴;到最小业委会的主席,怎样经营选票,并决定会费花在哪里。

你无法逃脱权力结构,你只能假装他们不存在,不去理解它。并且,如果你梦寐以求想推动改变,还有一条不可忽视的“零法则”:没有权力,你谁都不能影响。你可能不喜欢这些法则,但是,我诚恳地说,我宁愿不喜欢这些法则的你而不是其他人在王位上。谁知道呢,或许你会与众不同。

爱狗却养猫 at 2020-05-22
4

@胡编乱侃 #1 是个非常有趣的视频,一切从人性逐利出发。只有统治者利益和人民利益真正的保持一致,统治者才有激励真正“为人民服务”。

爱狗却养猫 at 2020-05-22
5

@natasha #2 我觉得这个理论其实与其说是马基雅维利,不如说是非常的“制度经济学”,把所有的人看成理性人,把社会制度都用经济激励来解释:)。说到马基雅维利,我觉得这种理论(以及很多其他政治主张)也有两个部分,第一是描述性的“是什么为什么”,也就是对社会、人性的判断;第二是规范性的“应该怎么样”。很多理论的“是什么为什么”——或者对社会本身的分析——其实非常值得一看,但这并不代表需要认同那些“应该怎么样”的道德结论。相反,对极端实用主义理论来源的分析,可以让理想主义的实践更加脚踏实地。

爱狗却养猫 at 2020-05-22
6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