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第二十二章 日记书

By 葛亦民 at 2020-05-23 • 841次点击
葛亦民

第二十二章 日记书

1、序 吾尝想成事,但面对是个个平凡之日,悄然打发,无声无迹.却想古人"一日过而一日获",不免伤心,日知能否? 今天忽尔发觉什么,便要决心一番.能坚持否?不防拭目. "把连续而来的时光留住",我想. 于是,我便开始日知了. 2、昨天,准备睡了,可一下子想起了陈刚(徐倩),于是睡意全消了。想到首次认识时,刚开学,我喜欢认识新朋友,一眼望见了他,头发长了点,将耳朵掩了,可他一晃头,便可见那白嫩微透头发的耳皮,身着白色衬衫,身材适中,他一回头,我便心醉,那脸宛若画中,秀发分额,额方如镜。白嫩的脸,是圆还方,没有胡子,脸白唇红,丽鼻天雕,两眼含秋,丹眉分缀,秀媚极了,从侧看,可见他谈话时的皓齿全现,艳丽迷人,只有一句古语可形容:“目含秋水双瞳活,心有灵犀一点通。”走路是洒脱极了。见之不忘,思之若狂。他每一动作,每一衣服都喜欢。日知夜想,我便胡思乱想,索性不睡,共他而存,事业同展。而后又委实不该,唯叹一事无就。 3、做早操时,我们刚排好队,一辆拖拉机在爬一个小岗,几次没上,有几个工人在加劲推也没上,可那些整天教育学生的老师们却一个个袖手旁观,后来又来了几个工人才推上去。这些老师们也原来如此。 4、 今天下午班会选干部,老师提了几个暂时的干部和几个表现好的同学,后又说我的老师反映我好,学习可以,我是不抱希望的。于是分组选,各组推选几个,有人提我,我阻挡,他们不让,写了7个男同学,我说应写个女的,便拿过纸,把我划掉,写了个女的(规定7个),他们不免一番责怪,我想,不然一个组有我,太丢人了。后来四个组统计中,竟三个组有我,一阵欣喜,除了谈德荣四个组有外,其余都是三个组有。后来举手表决,全班41人,竟36人举我,为第二。想不到同学们会相信我,并意外发现徐倩也举了我,一个激灵,好得意。老师又说高一老师对我反应好。后班委会上,班主任又说老师们反应不错。后来我和陈斌回宿舍,遇到了班主任,他又叫住我说过去老师反应不错,真想不到,除了父母之温暖外,还有这么多温暖。我能保存它吗?我不知道,我本身就没有感到它存在呀! 5、今天是星期天,早上我正在听相声,忽然李洪涛叫了声,我一看,但看见他身后有个人,往前一看,竟是我母亲。于是我一阵高兴,便走上前去,叫了声“妈”,她一手拧了个包,空的,告诉我:“走,给你买衣服去”,我便不准,她说特意来的,我就跟她去了,走过百货大楼,穿过菜市场,来到了服装店,她便叫我挑,里面两个女子,一个三十岁,一个二十岁左右,我先挑了个裤子,是蓝还黑,十一块多钱,我很满意,这裤子还比较流行。买下后,她叫我买上装,我只是不准,她便强拉,我心里不知啥滋味,说感激吧,不够,她是我母亲,于是我便知是母爱,营业员给我挑了个,太解放了,这一个口袋,那一个线条,说适合青年人,我都不大喜欢,母亲叫我穿上试试,我便穿,她说较神气。我说不行,便又重挑,这时我一眼看上一个淡黄色上装,是西装式的,便说要,穿上身,母亲也觉得合意,便付了钱,是十八块,路上母亲又说要给我买个表,我连忙说不要,在学校里知道时间,她又说我小舅舅有个表,就是表壳坏了,我没说什么,她又说我毛衣打好了,是萌萌打的,很厚。我说国庆回去,到宿舍一会,她便走,我就送她去了车站,到车站买好票后,我就走,一走出门,她又追上来,告诉我要认真学习,还要注意身体,我一一答应,便走了。 母亲来了,带来三十元钱和对我的爱,母亲走了,留下了一身给儿子的衣服和对儿子的爱,我能送给母亲什么呢?感激吗?废话!她是我母亲,报答吗?是的,用什么报答呢?长大挣钱?这当然必要,不过这太俗气,母子之情能用钱来衡量吗?于是我想到学习,对!学习好,立业、成家、光宗耀祖,要人们知道我的家族,我的母亲。母亲,你知否?
6、今天学校包电影《海底擒敌》,同影《同志,你要警惕》,看了后,我十分吃惊,不想和平的祖国还有如此多之敌特,又为一些中国人在中国土地上为外国(苏联)作特务,提供情报而痛惜。他们是只为了钱吗?我不知道,我十分钦佩与之博斗的我公安战士和人民解放军、民兵,我是多么想大说一声:“我感谢你们啊!”
7、今晚,填写学习证上出生日期,我记起了我是过了1969元旦,而没有过春节(腊月14)生的,也应是1969年出身(按阳历算),可我过去都按阴历算,是1968年出生,我便改了过来,这样就小了一岁,变成了十六岁(属猴,虚岁),而属猴应是十七岁。我也就是七岁上学了。奶奶对我讲,我生的那天是最冷的一天,有零下十二度。睡前奶奶想:“今夜可别生,”可一会我爸爸去喊她了。“最冷的时候生的,”我永远记着。 8、我突然发现自己缺少什么,原来是少个妹子。 9、今天下午,学校开校会,由姚书记讲话,题目是“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他的讲话分两部分,先谈文化大革命是怎么回事及其危害,“这是由领导(毛泽东)错误发动的,被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利用,对党、国家和人民造成重大损失的一场浩劫,”他还举了个吃大锅饭的例子,我十分熟悉,生产队出工,男子一天十分,妇女8分,刚能出工的6、7分。然后讲了粉碎“四人帮”后祖国的变化,还讲了我校的扩建,他说毛泽东主席过世后一个月,“四人帮”被粉碎了,可是毛主席假如不死呢?不堪设想,人哪! 10、我向毕庆元讨了点肥皂粉,洗了衣服,在水旁清洗,徐倩和一同伴打完排球来洗手,我一阵心乱,赶紧倒掉了盆里脏水,一人打完水后,她同伴开始洗,这边一人走后,我便接上水,接了一点便让开,徐倩便来洗,我想着她刚来时说的话:“哟,这么多人,”唉,人之心,天知否? 11、在药店路上,忽然路拐弯处,看见了汪群,她和一女孩正一边吃着大饼,说笑迎面走来,我不觉心提到嗓门,血也凝住了,表面十分不自在,腿好象十分机械,而又知难看,只有几米路,却显得走过去十分不容易。此时也魂游天外了,我瞟了她一眼,看到了微笑,她却好象没看见我,也许故意,我走过去才松了口气,唉。我算什么呢?少见。汪群,大街上,我一个人。 12、奶奶悄声说:“台湾又来钱了,一百美元合人民币二百六十几块,信还没来。” 13、见郑仁湘在说,我便问了句什么,她说什么时候交报费,我说:“随便,”忽然发现徐倩在后面,手按背,一阵高兴。郑仁湘便对同伴说了句,仍没离开,我便不知哪来的聪明,把简表给了她,她们自然欢喜,我特别注意到徐倩十分得意地翻看,我满足极了。 14、一会,我也弄不清是怎么知道的,反正是那么抬起头,徐倩站在桌前,两手洒脱地插在上衣口袋上,身子是否在晃动,说着要订《中学生英语》和《。。。》,我便听着,并记着,看她说着不歇,我便认真瞥了一眼,见她在笑,我十分得意,一会又说同伴订《。。。》和《中学生英语》,便回位子。一会又转头说(上海)的,我答应一声“喔”,似乎很高,我便问多少时间,她说一年,一伴说“一年哪”,她说:“要订就一年”,我十分赞赏,一会她又代为一伴订,我不免诧异了。但满足满足。 15、当我打开写时,徐倩站在身后,似乎一双眼睛望着,我倒是十分沉静地做着一切,只是字不好,实乃大憾。冷不丁她说什么时候交钱,我敢忙说“随你”,还是那句,不过“便”改为“你”,凑热乎。课间,范老师走到我位时,我交给他一首散曲《山坡羊.观<火烧圆明园>》,是按元张养浩而作,他看了会便看了出来,便走了前去和郑仁湘说话,徐倩与何宪梅便看那纸,见徐倩双手拿着读着,我心里立即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 16、上午上代数课,梅老师讲了个作业错误,说两个班上只有一个人做对,而且在我们班上(文科班),我是做对的,可我却并不感到什么。后好象听到说是我做对了,听着是我的名字,但又不敢肯定,我这时想,班上是否听清是我,还有徐倩。 中午我又回教室看我那《中外传奇》,一会儿徐倩来了,身着对襟深红毛衫,我便觉得十分不自在,心有灵犀,我是不敢否认的,然而我想的不止这些,“算得了什么?”我想,可心里却不免发酸,也许这并不是坏事,可是,也许不应该吧,于是我又想起了那小说,是情是人,庸俗。 17、我对人生有了新的看法,对徐倩亦改,我想现在不管,不能想得简单,搞好学习,将来。。。食堂忽见徐倩,突然觉得过了,貌乎非也,原来是才华和性格,呜呼!徐倩耶,非耶? 18、贴上《溪流》后,发觉有“本刊编辑刘晖、葛亦民、钱晓宇(美工)”字样,不觉一阵高兴,却又十分希望其它同学能知道,徐倩乎? 19、我想起初三暑假时,哥哥对爸妈说我一定考不取南大中文系,而爸爸却要我争取,当铭肺腑,其实又有什么不可拿下的呢?我还是信任自己的。 20、化学课上,做实验时,老师发现少了蒸馏水,便对我点了头,于是一些同学朝我望,徐倩耶!我边走边想该拿什么东西,到讲台时便拿了个试管,飞快去取水,一会便来了,交给老师便回位,发现徐倩看着,我一打量,脖子一白带结,于是我想到了圣洁而单纯。 今天去楼上时,在梯口忽然遇见徐倩,忽似乎遇见,心里一阵忙乱,敢紧上楼,可进教室一看,她正在背书呢,这,我惊讶了,不免怪起她来,岂止怪她,分明是怪自己。 21、早上醒来时,迷迷糊糊做了个梦,觉得欧洲那一个个国家,被我或联络或攻下,都属于我了,是象地面一样,一个个在地图上被推来推去,倒真象希特勒了。其实可悲,惹得我起不来。 22、今日十分舒畅,感觉良好。中午刚下课去室外,忽听一音呼我,见是爸爸,便跑下去,原来是送米的,到了宿舍,他便走了。行至路上,忽见徐倩走来,近前其象停了一样,十分不解。 23、早上把文学作品稿子交给郑仁湘,可不一会,她说她交上去,可他(范老师)不赞成,便说留给她。后告诉王锋,便上街买了稿纸,晚上又重选了送给《语文报》编辑李文儒,晚自习抄好便送,它带着我的一片希望将飞走。 24、昨晚我们吹共产主义,我以前要说不信之,必觉心里做了错事般难过,可现在认为它也是一个科学,一个宗教,象基督教一样,《资本论》也即《圣经》,一个人生下来不干大事业,也应光明磊落,为什么要受别人束缚呢?马克思还没见过面,为什么信仰他?我可以说:不信仰共产主义,正象说不信仰基督教,不过一个名正言顺罢了,可有些人就看了骆驼就讲马肿背,口心不一,应该信就信,不信拉倒,不应强求。 我认为应信仰自己,而自己认为人应:1、追求天地真谛,2、清白。应立足现在,现在怎样就怎样,什么社会就什么社会,谈总有一天实现共产,可总有一天地球爆炸,还生活什么呢?悲夫! 25、徐倩又去看了黑板,因近乎我,便十分怀疑,唉,自作多情也。马文祥惊奇发现我很美,还说也许心中(他)想着美。 26、张老师说纪老师讲我是南京大学料子,老师都有数,同学们便望我,我假装不知,但心里十分高兴,我一定不负我师。

第二十二章, 日记, 神经


27、中午看了书《大学。中庸》,觉得很对,于是有点信仰了。晚自习前与刁道生漫步,他说我比前帅了,老马亦云,其真然矣。 28、班上要去扬州春游,我觉得奇怪,我这人为何能为人所爱呢?那些女的要我去,又为何呢?自作多情也,道:不然。视其过去:居宏程、郑宝、高献忠、王锋、陈斌、毕庆元均能吐诚也者。屡得老师之赏,己无能也,曰:不。然心中早情,每次均一:如陈兰、吴庭华、王道银、任娟、王国芳、李晓霞、汪群、徐倩,何至其地,乃一过便忘也,纯而荒唐。 29、真奇怪,他们总说我和黄剑兰有意思,我本人却一无所知。 30、妈妈说小时候腊根说我长得比哥哥好,邻居黄明妈说一个人长得好(小伙子),象我一样,并还比我好点。正芳说于我妈:“你家老二象城里人。”人们都愿与我结交,难道这不亦真乎。 31、历史课上,纪老师讲葛云飞定海抗英,说与我同姓,历史上姓葛者廖廖,葛荣、葛贤、葛洪,可悲,但从我做起。 32、本周星期四开始期中考试,开始了紧张复习,中午去班上时,见一徐倩,煞是中,碧波盖肩,身材均匀,长腿纤腰,穿得得体,紧裤感强,不觉心里慌了。 下午班上开小组讨论会,评个人小结,可无所谈,我的一小节让毕庆元给了女生,真骂死他。徐倩边语笑,竟不知所知了。 33、中午午睡,不是滋味,回想往事,亲人,直要哭,自己是什么样人了,学习呢? 34、今天闹了个大笑话,我写了个东西: “邓姐丽君,超超级世界歌星,生于腊月十四(也不知准否,反正阳历是1月28),葛弟亦民,句容一书生,生于腊月十四(倒是真的)。丽君归大陆,民以同生日之子谒伊,伊大笑,民亦大笑,遂成莫逆,义结金兰,彼大为姐,民次为弟,一时传为(笑)美谈。” 35、今天午睡,想着《血疑》主题歌“感谢你”,竟睡不着了,多么使人泪下之歌。 晚上他们又讲那个考入南大少年班的唐靖华,我竟无语,自己呢,发誓吧“北、外、诺、社、一”,其中谁解。 36、伟大的高考开始了,上午语文,下午地理,考的较顺利,也是卷子容易。拼音3分,看了龙头、秦斌,吉人自有天相。今晚,睡的很好。 37、今天考数学、英语,数学有一题半没做出,但别人亦如此,无关大局。英语考得特好(自认为),天助我也!可怕的句型转换、搭配没考,而阅读理解占了30分,好! 38、如此伟大的高考就这样过去了,考了历史、政治,挺顺利的。 39、傅老师复印获奖证书,以便寄给南大,真感谢他。在傅老师处重写了小结,他写我抄,真难为他。后纪老师又至,写了班主任意见,挺好。 40、丁卓然,满头大汗,告诉我:“我知道你分数了,告诉你532”,我立即高兴起来,嘴角带笑了,他是去看徐锐,徐锐告诉他代信的,说够南大了,无需推荐,全宿舍在议论我。 41、真高兴。那梦中的、迷样的、充满幻想的大学就这样开始了吗? 42、我发现了孙梅和郑仁湘坐在一起。本来在学生证中见过,身着黑西服,头发是流线条,刚至肩,微分着,挺秀气的鼻子,嘴巴眠着,含笑不露,眼睛充满梦幻般望着,不禁心动。也特别留心了她。今天身着黄底起花条黑条的衬衫,略天蓝的白裤子,一如秀气的坐在那儿,一样的头发,皮肤好白好白,嫩得可爱。我的心一下子到了她身上,还是山东最年轻作协会员云云。 43、戴为洋说我学通社记者,蒋苏平又语,才知是学校出了通知,晚上看了,真是学通社记者了,真高兴极了,幸运,太好了。 44、上午课,坐在孙梅后面,满足极了。 45、星期五,我值班,编板报。又见孙梅,她去学生会。我突然有把一切写出来的愿望,创作细胞布满我的身体。 46、早上上《语言学导论》,找那玫瑰,没找着半天,见一一样流线头,只是穿了件绿色紧身上衣,先猜是她,再另寻不着,仔细瞧,不是她是谁?不觉好好看了番,一阵心荡。 47、晚上上课,坐在两个女生前面,很面生,又找了玫瑰,面部更真切了,突然听到两句“同学”,“同学”,发自身后,是女性的呼唤,掉头一看,那个戴眼镜的看着我,我便回头,她向我借课本,我不假思索,受宠若惊地送给她,她们俩人都说“谢谢”,我说“不要紧”,后来老师问:那日本留学生来了没有,见那女生举起了手,原来如此,真高兴极了,实觉那日本女生美极了。 课后,我向后看,那女生会意,把本给我并说谢,后我一机灵,把书给她们,说:“你们没有书,我给你们吧。”那日本女生说:“我有,老师给,谢谢你。”真甜! 48、和玫瑰坐在一排上课,她老是写创作,我受之感动,也写了《再别家乡》,投入“大学生”,我排白纸描她照片,放上我的学生证,真好。对她钟情,可我什么也没有?玫瑰! 49、给汪贝玉、管虹写信,倾叙心中寂寞,寻求安慰,因为心中渴望异性的爱慕,不能自拔云。 50、回来后接到赵廷喜信一封,说管不值爱,刘晖有了白马王子,徐倩已三、四年了,王晓平竟被秦益彬之弟秦益民射中爱箭。唯孔慧说应写一封信云,不觉心中有点愧意了。啊,真搞得我不知所云了。 51、记得第一次见面,邓瑾说:“你是否暑假写了短频快?”我说是。“有个人要你去八舍前小亭”,云尔,想起那,我。邓瑾,邓瑾! 52、下午三节“哲学”课,ROSE就坐在我前位,我神魂飞荡矣!一面看她,一面看《红楼梦》,她一抬头,瀑布般银线般头发便在我的桌上,我把书前推,她的头发又在我书上,风一吹,又一页书夹住了她的秀发,我一阵得意,宛如得到了她的心。 她一偏头,白嫩发着迷人悦目的光泽的脸蛋,那才是水做的脸蛋,便显露出来,使我心醉。又发现她的牙有些黑,但我有点感觉,她的黑牙很美丽。那身段,那势态,真是柔媚俊俏了的很。ROSE、ROSE,我爱你!我灵机一动,忍痛拔下了自己的头发,夹在钢笔夹上,然后去触动她那密密的秀发,真神往人,仿佛我吻了她似的。 53、发下来,7个95分中有个我,说我“写景能手”。 54、我便喊了句:“洪欣”,很不好意思,她说认不出我了,我亦云,她确实比过去漂亮多了,更美了。 55、郑仁湘拿了邓瑾手给我看,有小块皮份发黑,邓瑾一笑置之。 好好看了ROSE,研究一番,确实很美,绝什么动作,一频一笑,闭嘴愁,张嘴笑,均动人,宛如一泓清洁之水。 56、晚和戴为洋去阅览室(报刊),小星星亦在。 57、ROSE坐在我前,我突然觉得她很美,我用手抓住桌沿,她倚背抬头,头发,那柔柔的纱,那云般雾式的轻柔,那梦中的柔,便在我手中拂过,荡起我心中波,如此几次,满足极了,我的一根头发还是拔下了擦了她云般雾般头发,满足,将来,那美人的初恋,在将来。 58、收到胡城来信,他说我能以优势与别人相处,老师宠信,同学羡慕,女性青睐云,真屈了我,可我为啥如此自卑呢?过去的一切真不应该,但既已过去就值得庆幸。我的过去,一切真的过去,再怎么也是可爱的。 59、今晚,大家又发泄了,大唱其歌,引得上楼喝止,林月恩说我“任性”,是这样吗? 60、谈心时,我说:“归根到底,人都是为自己的,即自私。”一种是物质上,一种精神上“心灵的安慰”。 61、晚上,林月恩拿了几段《少女日记》,给我们几个人看,我是第一次看这种东西,很好奇而神往,那上面成篇性交的描写,很是快感,天下竟有这回子事,那女人,水做的女儿,我不由得魂神归去来兮。 62、中午《写作》课,董秦说看我文章,以为是女孩,这次得了90分。 63、学通社开会,我定为驻图书馆系记者,并且换发记者证,为正式记者了吧。以后每周交一篇新闻稿,重新积分。又去了阅览室。 64、《现代汉语》课,蒋老师提个问题。-----使我心中充满了诗情画意------让杜敬上去划分词组层次,她划----使我心中--(我心中)充满----,蒋问了两个同学对否,皆赞成,又说“课代表呢”,我不知啥心情站起来,有点高兴,亦害怕,因观点不同,又想既问必不对,便否定了,提出---使我---(我)心中充满-------,蒋云赞成我,我高兴极了。后林月恩语ROSE一直SEE ME,HE SEE HER,SHE STOPS。我太高兴了。 65、下午写作课,董秦说对边部长不应过多指责,全班唯“葛亦民”不是这样,戴为洋说“ROSE SEE YOU”,我高兴极了,90分作文。 66、吃了面条及面包,已四天共产主义了。 67、晚去请女生联欢,我表现第一次好,干杯、吃瓜子、谈话,共闹了个通宵,跳舞、抽烟,摔酒瓶,弹吉它,放焰火,后来丰萍,黄山来的姑娘唱了一首又一首歌,她先看我说:“还不知名字”,我说:“太不好意思了”,后戴为洋说出,我说“葛亦民万岁”,她说记着了,葛亦民,她教我跳舞,十四步,说我学的对,又教了个四步,几番对我看,太美妙了。后我说:“谢谢丰萍,丰萍万岁”,最后等天亮,她唱歌,我赏了她许多气球,阿林最后又邀她跳,没肯,对我看,可我有意没邀,最后我喉咙哑了,大出了风头。

葛亦民 at 2020-05-23
1

68、晚收到徐倩信,高兴极了。她说收到我的明信片,很高兴,又生气我没给她去信,并询问大学生游行之事。我眼前现出了可爱美丽的她,刚上高二,一见倾心,单相思看了一年,她是至今我所同学中最漂亮的一个,是最理想人选,她竟能给我写信,对我生气,我便以为太幸福了,考虑明天给她去一长信。夜间,点上一支烟,回到高二,眼看窗外,见树枝婆薮,建筑依稀,灯光一点,太美了,首次发现太美了。难道我真的第一次陷入爱情里了,太幸福了,“心里痒齐齐的有点不连牵”。好久睡不着。 69、中午给徐倩去了封三张纸的长信,说了大学生民主运动,不回信原因,大学生活的烂漫,我要转变,引卢梭语,很是情绵绵的,等着她回信。 70、晚收到汪群信,为之复了长信。唉,徐倩、汪群,过去我为之梦思的人物,也会给我写信了,可我寒假及以后如何对她们呢?张为民拿我留言本看,发现许多女生对我倾倒,当时我竟无动于衷乎?以后呢?老同学们如何对我说呢? 71、吃完饭,到纪老师家坐了会,后去宿舍,路见一女子,身着紫色风衣,一顶绒帽,很淑,后见其停下,才认出是徐倩,问其考完试,她说送个同学,我挥了下手,示意她去,她便走了。不由多看几眼,很潇洒的飘过。后骆守喜说是她叫出“葛亦民”三字的,当时我竟未知。 72、后管问我给徐倩写了三张纸信,她和一女生(张巧凤),清晨,在走廊读信,一边大笑,说“老葛来信了”,又是游行又是牢骚之语。 73、洪欣说和徐倩约好去她家,并问我去否,我当时评味这话这事,心里有股情,但嘴上没说话,真想去,可还是摇了两摇头。 74、张琦她真可爱,娇小娇小的,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脸上美丽欲流。她竟有许多观点与我同,谈当今政权,谈官僚、越南战争,谈童年趣事,谈她之变。 75、洪欣和一个人来了,是徐倩,我一阵激动,摅了摅头,专心等她,后她们进来,我说:“等你们吃”,她们又去拿东西,又进来,洪说初三去她家,我含糊说日子不好定,徐倩总是含着情眼看我,后她们走,我和骆也下去,说找老马,我跟在徐倩后,真不是滋味,她着紫色长裤,散发迷人的光辉,美、美、美。后见到老毕,她们便走了,最是徐倩那一回头的温柔。 76、老马说好多女子喜欢我,他听女生说的,如徐倩、洪欣,难道徐倩真的。唉,徐倩,早上刘晖问我是否和徐倩好,我说“好个P”,她说徐倩跟她说的我和徐倩好。可徐倩为什么不回我信呢?这次也未说上三句话。太幸福了,想着徐倩、张琦(老马说她有人了,且66年生的,我不能耽误她),可徐倩,明天能见她么? 77、醒来,想了徐倩事,竟睡不着了。上午见了管老师,在进修学校门口,想徐倩出来,未得。 78、这几日睡觉老是想着徐倩,真的爱上她了,高二时便对她仲情。 79、给徐倩去了信,说了时间匆匆,并说她以优势与人相处,便等她回信了。 80、哲学课夜大女子真漂亮,好好看了几眼。 81、今丰萍又说:“你是葛亦民,没说错罢”,我因有事,支唔过。以后要对她心动些,唉,怎么说呢。 82、晚收到徐倩信,很高兴(当看出是她信),激动好久才拆,说第一个给她写信,不过不赞成丑陋中国人,并责问说她公主云尔,她也对我说她公主质问,敖,难道她真不认识到这点,并说学习提高,我为之高兴。 83、下午天晴,给徐倩寄了信,说到她美吾爱之意文,并寄《总纲》。 84、下午何宪梅和魏利明来了会。说了会话,便走了。 85、这几天经常见到红裤子,多么美,气质好,可我只有看看而矣,天下有谁象我一样多情而又不得所爱呢。真想回家,见见徐倩。我只有蒙上被子,坐着发怔,大做白日梦而己。 86、去徐倩家,找了半天,敲门好久不应,心抨抨直跳,脸红得发热,不知什么心情,哪来勇气,见门上一串钥匙,忍不住打开瞧,刚开里面一妇人声音问“谁呀”,慌张间关上门,好响,又装模作样敲了敲,活丑,开了门,我脸色一定不好,话也说不清,只说“徐倩在吗”,她妈一定没好印象,该死的烟在红衬衫里,她疑惑了半天,明白过是徐倩同学,便招呼坐下,倒茶(我阻了),她说徐考镇师,去镇江试排球未回。适巧洪欣来了,和洪欣玩,谈了好久,我告辞,见到管虹,她预选没中,后管老师来,谈了会,便回去睡觉了,真累。我好后悔,怎么以这种样子出现在徐倩家,被鬼迷住了。 87、李二乔走后,我决定先去我哥那里。刚和周道宝分别,见到一女子声“哟,葛亦民”,抬头是洪欣,好惊,便见了冯青荣,一女子穿了件红灰条子衣服,戴个眼镜,一时不识,稍愣神知是徐倩,我便说和李二乔中午来,他走了,我马上去我哥哥那里,恰走,徐望着我,也许一直望着,眼里射来温柔迷人醉人不忍拒绝的眼光,我对她点了点头,她似乎一笑,便别了。找到哥哥,下了会围棋,买了菜酒,吃了,有个哥哥真好。于是他送我到师专,又见洪欣和她男朋友去看电影,说谈德荣在何宪梅处,见了郑仁湘和毕云晴,找到汪贝玉,他带我去何宿舍,知道徐倩已走了,啊,就这么匆匆一面,一句话也没说,这是什么缘份,我后悔,为啥当时不问一句:“你什么时候回家?”在何宿看了些照片,有个徐倩的,半寸小照,穿着白衬衫,百惠头,迷人的笑,真帅,她曾给冯青荣、秦斌过,为何独不给我?这么漂亮,这么美。 88、不知为何,这几天想到了一个人----徐丹丹。原本可算高中时校花,可知近来如何?

今天跟戴老二说好去南师,先找到他的同学唐雪梅,我便告诉她徐丹丹是我老乡,她便去叫,我们等着。一会下来个美女,紧身兰色牛仔裤,白色套衫,中短披发,并不认识,仿佛感觉是徐。她在楼梯半中,向下探看,满含娇羞,欠身。后唐在后点头,我才说:“你是徐丹丹吧?”她答应,并眼含木然,我说:“不认识吧”,带笑,她也笑:“是不认识”,于是我告知我是葛亦民,句容人。南大中文系86,她才有点知道,并知是南大,高中比她高一级的。问了她关于她班,课程,看小说之事。想出了写无标点诗送之。

上午写了封信给徐,自认为很好,没标点,一段散文,一段诗,表明高二以来倾慕之情。

啊,徐丹丹,你能懂我一片情乎。

晚不知何以,弹了会吉它,便去南师找徐丹丹。

近乡情更怯。

到她宿舍楼,看门老婆让一个女孩去叫她。一会她下来,穿了白裙,长迷你,白色套衫,一头飘发很秀气。她先与我点头,我有点受宠若惊了。起先想邀我上去,但规定男生不准上去,便下楼去。她说知道我来过了,我语所以,并肩走出。我问她是否去南大,她说星期四要考革命史,明晚有事,今天(星期三)只好看书,不然平时没看,要考零分,我苦笑,还是脚不停,并肩走出了校后门。

我问星期六过去玩,她说可能有事,没事可来。我便说可叫上1舍110秦少平(新闻系)同来。一路走,她说:“你来就是邀我过去玩”,我不知所言,唉,她太美了,美得高傲,使我不能近,我给她信,还说:“我走在你的身右,上帝与你走在一起”呢,这次在身左。谈到电影《侠骨丹心》,她说不喜欢武打电影,梁羽生小说一篇也没看过,唉,我怎么了继续谈话,便说你看书,我去找老马。

长长的围墙一会到头了,美女在伴,时间好快,从前门并肩走进,我有点生气了,或是伤心,一路无话,后到1舍,我说见一下秦少平,可以一同过来(如果有时间的话),她说不一定来,不要叫了,否则让人等。她还说过她常去琴房弹钢琴。我问张贤亮小说想不想看,她说《早安朋友》她有,《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可能借到,我说我有,她竟没说话,啊姑娘,你为何步开金口。

临别,她又如是说再见。

找老马,不在,便回到南大,一路还挺伤心,扶树等车,仿佛树亦有灵,可大树长势葱茂,我亦不如也。

又看了《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仔细看,竟很深刻。

另《情僧长恨苏曼殊》(宋益乔著)亦很感动,乃我辈人也。   后来,徐丹丹成了我的影视培训班会员(我给她和她同伴免费的)和军人俱乐部电影票南师代销点。   89、日记已中断几次了,没有写下去的原因,无非是空虚、寂寞、无聊而又无可奈何之,总之,一句话:没什么可写了。 今天又拿起笔,开始了漫长的心理历程,我认为我不再空虚了,我很快乐,真的,从开学到今天我一直很快乐,我要干我应该干的事,我选了语专,我也想学外语,我干了影协秘书长,我要认识社会,认识人生。更是不小动力的,我妈、韩勤芬、许海鹰、江斌都说过,我对亲近的女孩子很好。 韩勤芬,实在太纯了,第一次来看《红高梁》,坐在我宿舍里,很恬静的,圆圆的脸庞,大大的眼睛,体格风雅,后许海鹰介绍了一下,看到我的吉它,韩说她也有,并弹了一会,开始说话了,很好听的。 后去看电影,我和林月恩把票给了她们进去,我们挤进去看了。散会后到我们宿舍,我借了几本书、一把雨伞给她们,已熄灯了,韩让林在楼上不要下送,我送她们到校门口,一路谈话,后她们不让送,自己走了,真高兴。说好第二天来看张艺谋。 90、第二天中午,果真在大学生俱乐部,后人很多,韩挤在里面,一定好难受,我叫她和我一齐站在一张凳子上,真舒服。后我先让吴天明签了名,又让张艺谋签名,人太多,他在小车里签,几次没挤上去,一直跟到校会才算,回去后,韩、许已回去了。 有次和阿林去南中医,许不在,便找了韩,很热情,一人吃了一个苹果,我说抽烟,韩问“你抽烟?”我点头,韩说送我一包,一看,啊“more”,超长120!女式百合烟,抽了一口,沁人心脾,美极了。 韩太好了,热情纯情,特别是谈得来,这样的女子,我还是第一次碰到。第二天,我又找了好多书,如岑凯伦、《飘》等给韩,韩喜气洋洋,格外爽和,坐了好一会儿,又抽了她一支more,真够味。 91、又找了韩勤芬,约她过来,她说下午有课,并中午要洗澡,我说认个路,她说她不会一个人来的,或我下次带她来,或她和许海鹰来。 92、晚去找韩勤芬,宿舍不在,在教室里找着她,一起到了宿舍,然后我说有件事跟她说,且要帮忙,她便猜,说是许,我说不,后来猜了好久,她始终不肯说出,说到她,我说是,便满脸红光,猜想我也如是。便对眼看,销魂,她说没想到,我让她给个答复,她不说,只说仓促了,我说第一感觉便是对的。她说有原因,她有原因,但我没让她说便要走,她想留住,但我坚走。 唉,韩勤芬,我真的喜欢你,且你已同意我带你一人来南大,且你喝了口水,又把杯子给我,说:“我没有口腔炎。” 回来后不久,我坐立不安,又去找韩了。推门韩说许已去找我了,我便让她和我到中医校门口等,我讲了《等待戈多》、《车站》,她说我不应该这样,并说我自己也搞不清我的心里。 便情境中手轻抚了她的头发,好消魂啊,她生气了,并站在我身后,又说等到10点半,我说还有10分钟,她说5分钟,并抓了我的手表看了下。我说我们在演戏,一颗树,一面墙,一辆车,两个人,她说她要走,我说那不符合戏剧性。后我说你走吧,她便走了,我故意不看她,后看她走远了,便骑车赶上她,后上楼关上门,我敲门,同宿舍说她上床了,明天来,我说好,便走了。 我在教室叫出韩,苦笑了阵,便邀她与许去打麻将,她说这次不去了,失礼了,下次陪礼。我说白先勇小说带来了,想不想看,她说看,且吉它还让我卖。 给韩勤芬写了封情书。后她回信就说算了,在我身边有许多更好的星星要我去寻找。这时,我才发现她并不那么令人满意,唉,情人眼里出西施。

葛亦民 at 2020-05-23
2

93、闫凌宿舍那美国女孩丽丽真漂亮,也很热情。我是第一次交往这么漂亮而热情的女孩,给了她一张南大电影卡,全校只有五张。丽丽给我看了好多照片,都那么漂亮,俨然是个明星。 94、曙光免费电影票让金幽燕去看了,真是个迷人的杭州妹子。她给人的感觉正象她的名字,很幽静的美艳。一直坐在旁边,身上有很好闻的气味。 95、周静还是很靓很靓的,下个星期要向我学麻将、围棋、桥牌。唉,又一颗星星,那么漂亮,正应了韩勤芬的话,身边有许多更好的星星要我去寻找,可有谁理解我? 96、少年葛亦民之烦恼。 97、我渴望伟大,我渴望水做的骨肉女孩,我有事业,要搞影视,我要赚钱,我要波士顿鞋、羊毛衫、羽绒服,我要活得潇洒。 98、我的诗,上帝、神灵能帮助我么,想着诗,突然想出好句子,便拿了笔与本子,在黑暗中写了两首。我一定要成功。 99、多年以后,2004年,爱上一个网络女孩李娟,四川德阳人,相识于百度贴吧,做了耶梅社区管理员,开始我只当是小妹,她要做我爱人,互发短信表白,双方都曾真心付出。我为了留人在社区,也向其她人表白,被李娟发现,刚好我生病住院,一切无法挽回,分手,后她说原因是不可能在一起。我是真心爱她的,常常回忆,一QQ聊天,她就给我视频,感动莫名。 100、大学期间曾陪伴我及我所爱过的美女们,你还记得吗? (1)管虹:中学毕业在家收到信 送书 大学写信 来南大一次,看电影,莫愁湖 寒假聚会送我蛋糕。 (2)许海鹰:大二,电影《红高梁》 借书,莫愁湖 借车,看电影 大三,看电影,中医草坪 西南楼 鼓楼咖啡厅 送贺年卡,跳舞 栖霞山 中医电影《大独裁者》。 (3)韩勤芬: 《红高梁》 借书,鼓楼咖啡厅 百合烟,求爱,戈多 天使吉它,情书 句容中医院,留言。 (4)徐丹丹:操场晚会 影视班 卖电影票 送车。 (5)汪琴:曙光影院 鼓楼咖啡厅 天桥 丁山宾馆下 西南楼 鼓楼广场 南园。 (6)周琴:火车站 玄武湖 电影院 鼓楼广场。 (7)周静:西南楼 军人俱乐部。 (8)郭迪:西南楼 广州路散步。 (9)邓焕俊:一封信 南园球场。

葛亦民 at 2020-05-23
3

(10)黄郦:南大礼堂 军人俱乐部。 (11)何冰:南大喝酒 夫子庙租屋。 (12)蔡燕:学魔术。 (13)董镜屏:找单晓鹏 金陵饭店 302魔术 打麻将 跳舞 电影《黑太阳731》 《本命年》 《武术》。 分别时赐我食。 (14)金幽燕:电影《金鞋》 《山鲁佐德的又一夜》 魔术。 (15)美国费嘉玲:电影 录音机 游行。 (16)美国高宝玲:送车子 游行 金陵饭店 喝咖啡。

葛亦民 at 2020-05-23
4

(17)林毅:跳舞 过生日庆贺 电影。 (18)姜学章:电影 跳舞 过“6.1”生日,礼物。 (19)管瑜:跳舞 电影 磁带。 (20)阿兹猫(曹蕾):跳舞 吃面条 过生日礼物。 (21)朱婷:吃饭 跳舞 送T恤。 (22)周伊梅:共卖票(合唱会) 录磁带。 (23)徐倩:通信,只有通信。在我眼中,她就是中国的山口百惠。由于日记不全,至今已搞不清是什么原因失去联络的。

葛亦民 at 2020-05-23
5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