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 —— 甚么是工人政党?

By Socialist1917 at 2020-06-23 • 2714次点击
Socialist1917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连结:https://chinaworker.info/cn/2020/06/13/23819/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连结: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连结:https://twitter.com/ChinaWorkerISA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为建设真正的工人群众政治代表而奋斗

Hugh Caffrey,社会主义替代(ISA英格兰、威尔士与苏格兰支部)

最近,英国工党进行领导层改选,这向社会主义者们提出了几个重要问题。选举结果不但指向了科尔宾(港:郝尔彬,台:柯宾)路线的终结,而且更尖锐地揭示了为什么需要争取真正的工人阶级政治代表。社会主义替代政治委员会的Hugh Caffrey提出以下问题:甚么是工人政党?这个政党在按社会主义路线改造社会的整体斗争中又扮演什么角色?

InternationalSocialist.net

斯塔莫(Keir Starmer,港:施纪贤,台:斯塔摩)与雷纳(Angela Rayner)当选工党领袖,是科尔宾运动和整个左翼的挫折,并且引发了这所意味着的结论的辩论。我们社会主义替代提出了一系列的思想与诉求,基本刻画出我们所指的工人群众政党是甚么,以及这个政党在斗争中扮演的角色。我们得出这些想法并非是一厢情愿,而是基于历史经验的政治理解。

我们不能透过议会斗争逐步地改变资本主义,也不能靠议会投票来废除资本主义。要迫使统治阶级作出重大让步(更不遑说要永久地推翻地主及跨国财团、他们的代理政客及媒体、以及他们强大的国家机器的统治),就需要工人阶级主导,并团结起所有被压迫和被剥削者的群众运动。

当然,议会斗争并非不重要,但是归根究柢次要于议会外的斗争,并往往只是间接反映社会中阶级之间的力量对比。面对资本主义的势力,以及各地不可避免的局势和意识上的差距,群众革命性运动需要有个强大、有经验而高瞻远瞩的领导,并且得到群众的信任。

这必然需要形成一个有成熟领导的大型革命政党,具备高度的党内民主,并经历阶级斗争的锤炼。这是社会主义替代有志建立的组织,也是自马克思以来的马克思主义者皆为之奋斗的目标,当中的模范就是列宁领导,后来托洛茨基在1917年中也加入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党。

那么,工人群众政党的定位是甚么呢?为甚么我们不主张直接建立群众性工人革命党?虽然我们主张建立群众性工人革命党,但我们也知道真实世界的斗争非常复杂多变。在千万计的工人阶级觉悟资本主义已经无可救药,并需要全力以赴革命之前,万千群众会先意识到需要属于自己的政党。

不管工会有怎么样的问题,英国全国600万工人仍然明白他们需要工会,因为他们的利益跟资方并不一致,因此需要有自己的经济组织。同理,百万计的人也将会明白到在整个社会方面,他们也需要有属于自己、代表自己的政治组织。当初有50万人为了支持科尔宾而加入工党,他们就有基本概念,知道需要有个反建制的政党来反对紧缩,实行左翼政策,这是未来更多人意识到需要独立工人阶级政治代表的前奏。

主流媒体以及统治阶级针对科尔宾温和路线的排山倒海的攻击(即便他并没有根本性地改变工党,以摆脱90和2000年代形成的布莱尔派〔港:贝理雅〕),显示了如果建立起一个真正属于工人、为了工人的群众政党更可以彻底撼动整个英国社会。革命者的角色就是要支援通往这个方向的所有步伐,甚至包括工党内科尔宾运动这样的部分进步,好为工人阶级争取最有效的政治工具来改善他们的处境。

我们并不把这些改善本身视为最终目的,而是把它们视为通往建设群众革命政党的连结,并争取按部就班地说服大家。现在这个阶段,我们从现在可能程度的群众政治组织出发。目前尚未到达革命党的程度。但我们保持我们的革命思想,并在政治运动、工会运动、社区运动、社会运动中把它提出来。

什么是工人政党?是不是只要有一些工人加入为党员就是了呢?如果这样的话很多资产阶级政党也符合这个条件。工人政党是一个在所有层面都由工人组成、管理的政党,并透过民主架构受工人阶级及其组织所监督(工会、社区组织、合作社等),并且基于工人利益的政治纲领。最重要的,这是一个工人阶级能赖以组织斗争的机构。这不仅仅是个从旁支持斗争的政党(这是科尔宾想将工党改造成的样子),更是个能够组织斗争、反映斗争的政党。

要做到这点,工党需要从头到尾的改变,实行民主化、转向抗争、完全肃清国会及地区议会党团内的布莱尔派,并让工会民主地参与党组织中。纵使我们认为工党在斯塔莫的领导下,这种可能更加微乎其微,但我们仍会与工党内部的左翼讨论如何实现这个改变,并且也会与工党党外探讨如何在社区及职场间建立政治斗争。

我们提出工党内外的左翼都应该走在一起,探讨如何实现工人的政治代表力量。从反抗资本主义的肺炎危机开始,反抗资产阶级让工人为当下经济危机买单的企图。基于这些议题的群众斗争,有望形成工人阶级群众政治组织的雏形,而经过时间发展这能够结晶化成为群众工人政党。这个进程有多少程度会在工党内部或外部发生,当然视乎实际的事态发展,但最终必定得靠群众斗争才能实现。

群众政党不单是进行抗争的政党,更是在斗争中建立出来的。英国工党的成立就是来自于英国工人阶级在19世纪最后20年的经验,加上这种经验对于工会(包括新工会)和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的新兴组织的影响。没有群众在职场间的抗争和重大的社会抗争,就不会有工党。马克思主义者与各种社会主义者们在工党形成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加速作用,并提出了需要怎么样的政党与党纲。我们从当时的历史就能学到许多教训,包括其中的错误以及运动中右翼扮演的腐败角色。

如同1880和1890年代的斗争与实验过程,以及1900年代工党成立之初那样,今天这也不会是一个简单的进程。关键力量能够前进一步半步,比起某个小团体宣称的既成事实更为重要,这是为甚么我们会参与所有认为通往正确方向的认真行动,但我们的支持会是批判性的,我们会有建设性地解释我们看到的缺陷,继而提出前进的道路。

真正的工人阶级群众政党也不会是个以选举为主的政党。英国的议会政治比起其他地区有着悠久的历史,因此英国的选举比起其他一些国家,可能会在工人政党的建立过程中有着更大的影响。在科尔宾参选党魁的运动以及科尔宾领导的工党大选运动中,就可以看到这样的特征。甚至在美国2016和2020大选桑德斯的选举运动中反映得更明显。争取议会席次是过去工党建党路程上的重要部分,包括有马克思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参选国会、地区机构、甚至是校董会。不过,工党成立以来其中一个弱点,就是国会路线几乎成了其唯一的方向,这反映了国会派别的垄断以及他们向资本主义的妥协。

工党在历史上不乏具战斗性的左翼国会议员,特别1980年代那些支持“战斗派”的议员,但同时也有可恶的右翼资本仆从,譬如第一位工党首相麦克唐纳(Ramsay MacDonald)、1980年代工党领袖金诺克(Neil Kinnock)、布莱尔等之流。但工党最与工人阶级相关的在于工人斗争和组织,而非选举运动。1944和1945年的大规模工人阶级抗争把工党推向左方,亦令工党执政期间实行了诸多过往不可能的改革,包括国民医疗服务系统(NHS)以及数百万计的公共住房。

当时的工党活跃参与在抗争当中,而在党外也有工厂斗争与政治组织的大规模浪潮。1920年代伦敦波普勒地区、1970年代德比郡(港:打比郡)、还有1980年代战斗派领导下的利物浦运动全部都在左翼主导议会的地区爆发,但也是在过去的工人斗争浪潮中酝酿,并建基于在职场、社区由下而上的群众运动,这也反映在这些地区的工党内部。而议会和选举中的胜利亦加强了工人阶级进一步斗争的信心。

当时的工党尚且能够让工人阶级集体参与其中,至少在地区党部,特别是在利物浦,表达工人阶级的诉求、组织斗争、选拔或罢免候选人、指令市议员行为。类似的工人阶级群众政治组织形式也见于其他地方主要的群众工人政党,当中许多比英国工党更加左翼,譬如19世纪末的德国社民党、1980年代的巴西工人党,虽然这些政党后来也出现改良主义,甚至完全向资产阶级堕落。

世界上第一个工人阶级的群众政治组织,就是1840年代的英国宪章运动,当年并没有组成今天意义的政党,但在其运动高峰时期还是出现了很多最重要的特征。

建立这样的政党,无论基于怎样的政治纲领,是真正严肃为改革斗争的最好一步,也是让民众得出需要革命的更激进政治结论的重要一步。没有这样的组织,工人阶级就好像被绑住一只手打架。只要跟今天的工党对比一下就会发现,要把工党转变成个真正的工人阶级政治工具还需要很漫长的道路。再者,我们亦可从其他许多“新左翼运动”中吸取教训,譬如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Syriza)、西班牙的“我们可以”运动(Podemos)等。这些运动虽然是左派,但却没有转向抗争,或者建基于工人阶级斗争。除了非常有限的选举方面,也没有为工人提供阶级斗争的载体。面对2008年后的紧缩政策压力,这些政党由于缺乏群众基础,更加走上了议会路线并向体制妥协。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可恨的屈服其实只是合乎逻辑的结果。

只有深根于群众并坚持斗争路线,加上广大劳动者的活跃参与,才能抵御资本主义社会对所有试图挑战资本主义的政治组织施加的巨大压力。英国社会主义替代的姊妹组织遍布全球30多个国家,并组成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参与着世界各地的战斗──如美国、希腊、西班牙、巴西等等。

我们欢迎各种新左翼运动的建立,会尽可能地参与其中,并试图引导他们,参选的同时也要斗争。过去的历史经验充满著教训,而近年来国际间的工人与马克思主义者的经验也是这样。我们试图将这些过去与现今的经验连结起来,形成我们的思想和(当地或国际的)纲领,来武装工人阶级和青年,为一个劳动大众理所应得的民主社会主义世界而战。

政党, 工人, 英国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