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语言的差异是一切愚民专制政策制定的安心丸

By bearmax at 2018-07-27 12:16 • 704次点击
bearmax

墙内的互联网的质量可以用屎坑来形容了,如果说在当今的互联网上找一些有效的高价值的信息如海里捞针的话,那在墙内互联网想找有效的高价值的信息,就是屎坑里捞针。

twitter上的消息上午放出来,中午就会出现在知乎加上(某些大V的个人解读),稍晚一些出现在微博,到了晚上的时候微信公众号开始有露出,第二天各个门户网站已经开始把原始的视频和文章翻译(掺沙子)过来,作为自己的原创了。由于墙的出现,造成中外信息的不对等,这就造成一个类似温差的出现。热量从高温流向低温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这堵墙的审核机制并不会让能量的流动顺应自然,而是不断的掺沙子,掺屎,改变原意。这是一道关卡,能为我所用的信息才能通过,对我来说没用的,哪怕天大的事情我都不会让你过去。当然,这一堵墙的存在有意无意的滋养出了无数的可以从中捞一笔的利益体,各种自媒体,大v,写手,只是因为比普通人会翻墙,能看懂英文,就能够在屎坑里表现的不一样,吸引不明真相的群众。

语言, 差异, 政策


而汉语和英语的巨大差异,则为这堵墙平添了一道护城河。

bearmax at 2018-07-27 12:18
1

下面,我想介绍一下我的一个想法:文明的相互备份。举个例子:中国,美国,德国,日本,四个国家,四种语言,中国有人种植蔬菜,美国有, 德国有,日本有,中国有各种各样的财产纠纷各种官司,美国有,德国有,日本有,总之,类似于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这四个国家在无数的方面可以说是类似到可以相互取代的。设想一个极端的情况:就是地球上突然只剩下中国了,那人类的文明会不会断绝呢?不会,因为,中国是一个完善的文明,在其他国家发生的事情,中国也几乎都发生过,不会出现应付不了的情况,同样的,只剩下美国,或者德国,或者日本,人类文明都不会消失,反而会更加繁荣。这就是文明的相互备份,你在图书馆翻阅一本辣椒种植的书时,请你意识到,在这个世界上,较为发达正常的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有不同语言和文字写就的同样的有关辣椒种植的书籍。你所看的这本书,在所有书中可能是最科学最好的,也可能是过时的不那么科学的,那作为正常人来说,我肯定是想看最新的,最科学的书,对于同样的一件事。这也是为什么计算机相关的书籍,高质量的几乎全是英文原版。可是如果你的外语不行的话,你就只能接受相同语言圈的事物了,你要等,等有人把你想看的翻译过来。

bearmax at 2018-07-27 12:28
2

基于以上想法,语言的差异导致墙内人对于很多事物没有选择,出了事不知道有什么解决方法,对于这一点有必要说明一下,中国人也不笨,为什么我说出了事不知道有什么解决方法,那是因为中国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国家只有改革开放之后的这三十年,所以在权贵资本主义的今天,三十年的积累是断然无法与三百年的资本主义的积累相比的,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但是墙的存在,让中国的大部分人必须自己摸着石头过河,无法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当权者手握话语权和最终解释权,在这种情况下,各种荒诞不合理的事情都会发生。就好比加工零件,(以普通私营小企业为例)要从头开始仿制,一点点摸索,在成本和技术含量上完全被国外吊打,只能凭借人工和低廉的环境成本以及关税保护在国内市场取得一点优势获得一点订单。而能够接触到国外先进的技术的国企和大企业则完全的少走了很多弯路。

bearmax at 2018-07-27 12:53
3

我也思考过这个问题,因为翻译总是一种很耗费时间精力的工作,这一道信息墙往往导致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信息文化差异,在当今全球化的趋势下最终的人们的交流媒介会收敛到一种语言上(the principle of least resistance),而这个趋势几乎已成定局了,即英语。这里我写写这个问题的本质以及可能的解决方案。

语言是文化的媒介,亦表示这种交流的文化基础是西方系文化。同时,统治语言的形成多是由于文化质量的压制以及一定程度的经济压制,如日本在早起的宫廷语言都是汉语即是为了学习中国的统治制度以及文化以稳定国内局面;而阿拉伯数字的兴起也是因为在阿巴斯王朝时,罗马帝国的文化衰落,阿拉伯、波斯和埃及的基于伊斯兰教的文明质量优于基督文明。如今,希腊系的西方文化在文化质量上远超当今中国社会的文化——这句话并不意味着中国的古代文明在文化质量上的劣势,我们还没有完成如西方文艺复兴时对自己古代文化的梳理,而如今西方文化至少在本质的萌芽上仍然是希腊式的,且有其根本的问题,以至于催生了如今的消费主义以及全球的经济帝国主义等等;这句话仅仅意味着现在的中国的文化的低俗、劣等和物质。

然而我并不认为让汉语成为统治语言是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这是一种狭隘的民族主义,即使最后中华系文明又找到在新时代的重现。所以我写东西主要也都是英文,也因为现在写的还都是学术论文。

但是如何解决汉语的这种你提到的尴尬局面?一直我也没有什么答案。除去体制化的信息封锁,一个更为根本的原因是中国有质量的知识分子太少,以我现在的观察,我所了解的中国所认为的有水平的学者甚至还达不到西方的中坚知识分子博士毕业前的水平(中坚知识分子指的是在未来有潜力成长为如罗素、Caustells、胡适这样的大家的人,大家亦不是指如先知一般的半神,而是在某一领域有超越前人的建树,即使在未来又被证明是错的),然而却站在了中国思想的领导地位,带偏了整个社会的方向。但是即使存在这么一批知识分子,还是避免不了语言的冲突,这种冲突在上个世纪中导致整个英国哲学界和欧洲大陆哲学界的在完全不同的方向发展,剑桥派系陷入逻辑主义的死胡同里不可自拔,而大陆则开始诞生了现象学。

所以最终的矛盾还是地方语言和统治语言的冲突。

直到最近,我初步解决了人工智能领域大概60年,自建立之初就没有解决的一些根本问题,让我意识到至少勉强反映原意的自动翻译是有可能的——谷歌现在的还有很大问题,再给我十年的时间多半就可以搞出来。

不提涉及到的科技,这个问题的解决思路其实引出了建立一个多文化共存的全球文化——新的文化必然是多种文化共存的,城市文化不算是一种文化,其只是一种异化——人类需要解决一些基础设施的问题:国际性的公正的金融系统——区块链,交流媒介——通用翻译,统一的知识整理系统——新式的图书馆(这个技术还没有萌芽,在解决了语言的问题之后就有可能了),易用的基础生存设施(反文化时期《全球目录》即提供一套know-how让读者自行在野外建立社区,Open Source Ecology,Open Source Chips --- RISV-V)等等,以及不受窃取的通信手段(cipherpunk),分布式的存储手段(IPFS)等等。

但这种解决方案的基础是一套自恰的哲学,这种新的文化是什么样子,在这种文化下人们的生活方式又是什么样子,我们要有什么样的政治制度,什么样的法学,什么样的社会愿景。这些我都还没有想清楚。所以这个问题在本质上是我们的时代需要什么样的哲学、什么样的文化。

最后以西方知识分子里一个极度需要我们学习的态度结尾:如果你发现一件事有问题,去解决他,不要抱怨(If you see something is wrong, go fix it; do not whine)

Tachikoma at 2018-07-29 11:03
4

@Tachikoma 感谢你的回复,给了我很多的启发,针对墙内的个人来说,唯一的路子是学好英语,养成遇事先用英文google的习惯,而不是百度,融入英文的世界,最好能肉身翻墙。这也是我一直努力的目标。

bearmax at 2018-07-30 13:28
5

如果僅僅是翻譯的滯後,問題並不嚴重。
牆的存在,封閉掉大量有用信息,畢竟拿來翻譯已經把信息衰減n倍。

ampm at 2018-09-30 12:59
6

@bearmax 你暴露了自己在墙内

Alice at 2018-10-08 19:08
7

因为中文和倭语比较像,所以现在日yu维基也被墙了?

s at 2018-10-13 18:57
8

好有见地的文章, 大哥都算是个半神了, 呵呵

xxzxplus at 2018-10-16 16:29
9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