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看当年韩寒厦门大学的演讲稿,那时的言论真宽松

By wolegequ at 2018-09-12 23:38 • 529次点击
wolegequ

大家好,第二次来到厦门,这里的空气很好,难怪大家都喜欢散步啊。[1]
刚才我听邓老师说了一些关于爱国主义的东西,那我想到了两句话,我是之前看到的,但是别人说的不是我说的。第一句话是,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第二句话是,真正的爱国主义就是要保护这个国家,让这个国家不受到任何的迫害。
今天我也准备了一些说的内容,带了一个稿纸,这是为了约束我自己。免得到时候大家受到什么迫害,我怕我满嘴跑火车。
开始了啊!
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好:
大家知道中国为什么一直成为不了一个文化大国吗?因为在我们大部分的讲话的时候,各位领导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而各位领导都是没有文化的。不光是这样,他们还是惧怕文化的,是审查文化的,但是他们又能够控制文化的,所以说这个国家怎么能够成为一个文化大国呢?各位领导,你们说呢?
其实中国是有成为一个文化大国的潜力的,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我要主编一本杂志到现在都没有出版。宪法上有规定,每个公民都拥有出版的自由,但是我们的王法又有规定,就是领导有不让你出版的自由。这个杂志很多地方在审查上遇到了些问题,里面有一副漫画,漫画里面是一张图,主人公是个男的,他没有穿衣服。当然这是不可以的,因为相关的法律法规规定不能露出阴部在公开出版物上。但这个我认可,我觉得没有问题。所以我特地把杂志特别大的一个LOGO挡在他那个不合法的部位,突然出版社的审查人员就告诉我说,这个不可以,你把这个人的中间这个地方挡住了,说你这个是在暗喻“党中央”。
韩寒厦门大学演讲(整理文字稿)
我的反应和大家一样,我被雷到了。我当时脑子里就在想,朋友,我说把你这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想象力用在文艺创作上,而不是用在文艺审查上那该有多好啊。
通过这个故事我想告诉大家,其实大家都是很有想象力的,但是很多事情我们只能想,我们不能去做,不能写,甚至很多场合不能说啊。我们的限制太多了,这是一个限制级的国家。在限制级的国家里怎么可能产生非常丰富的文化?
我已经算是一个自我限制很少的同志了,但是在我落笔的时候,我就会情不自禁的想,警察不能写,领导不能写,政策不能写,制度不能写,司法不能写,很多历史不能写,西藏不能写,新疆不能写,集会不能写,游行不能写,黄色不能写,封杀不能写,低俗不能写,高雅的我又写不出,那我写些什么?我真的写不出那么高雅的东西,我又不是余秋雨。
在网络上发表的一些文章,尺度已经算是比较大的。有很多写剧本的朋友,包括像类似宁财神写一些话剧,还有些写电影剧本的朋友,他们非常的痛苦。在这样的一个文化环境下,我也在想,如何去成为一个文化大国,除非全世界就只剩下中国、朝鲜和阿富汗。
朝鲜是文化禁地,大家都知道。阿富汗是因为国内的局势搞不清楚,他们还顾不上文化。但纵然这样,他们都已经有作家写出了《追风筝的人》。当然比较遗憾的是,这不是在阿富汗出版的。我想,一旦阿富汗搞清楚了,也不是没有可能超过中国。
我们所谓的在国际交流上不能再拿那些四大名著和孔孟之道来说事了。这就像相亲的时候女方问你有没有钱,你说你祖宗十八辈有钱,这是没用的。这种悲剧的造成,我觉得和大家没有任何的关系。虽然说,通往朝鲜的道路,是由每一个沉默的人铺就的。但是,某一方面我们当然要比朝鲜要强很多,因为大家也都知道朝鲜是什么样子。另外一方面,我相信在座的大家,其实很多人,大家并不沉默,大家只是被和谐了而已。
在中国的这个扫黄史上,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因为毕竟是大学生,虽然现在的一些教材上可能没有这些内容,就是邓丽君和刘文正都是黄色下流淫秽。但是因为听的人多了,所以他们就变成了黄色和下流,他们就不淫秽了。但是到最后全国人民都在听,所以他们既不黄色也不下流了。如果我们都能够来反对文化的审查,那我们的屏蔽词里除了那些反人类的词汇以外,不再有其他的词汇,那我们才有可能去创造出一个文化的大国。哪怕在这个过程当中,你我的名字都会进入这个屏蔽词库。但是我相信一个屏蔽词库是有他的最大的载重量的,每一个新增加的词汇其实都是在加速它的灭亡。
所以,我希望我们的新闻媒体从业者,我们的学生、老师,每一个文化的从业者、爱好者,包括每一个版主,可以努力让我们的屏蔽和审查越来越少。我们的领导们——注意,这个领导和大家是分开的——我们的领导们我们的政府可以有足够的自信让文化更加的开放。
我知道我们的领导很喜欢向国外输出我们的文化,觉得这个是一个强国的象征,但是你现有的文化我觉得实在是输不出去的。我们在创作文化作品的时候,每一个作者,每一个从业人员,他们在时刻进行着自我的审查,在这样的一个创作环境下,怎么能够产生像样的文化作品?在全世界范围内,你把文艺作品阉割得像新闻联播一样给外国人看,然后企图输出中国的文化,你当外国人是外星人啊?
我觉得中国是不是在经济上真正的崛起了,这个要等我们的房地产业崩盘了以后再看,现在一切都不好说。但是如果一个国家在文化上真正的崛起了,那它真的一定是个强国,而且,我想应该永远不会有崩盘的危险。
最后说回到我们的屏蔽词库。一个屏蔽词库里的词越是多,这个国家的文化可能就会越是弱。当然我们的政府会给大家很多的解释,他们会告诉你我们这么做是为了保护青少年,是为了社会的稳定,文化是自由的,所以他们有权屏蔽任何危害青少年破坏社会稳定的资讯和文化。但是如果你认同了,迟早有一天你会发现,你在控诉你的遭遇的时候,他们会将你屏蔽,罪名是破坏社会的稳定。
到最后凡是不利于统治阶层的,不利于他们获得利益的言论,都是破坏社会的稳定,都是危害青少年。如果我们当时容忍了绿霸花季护航,很快我们就会看到绿霸花甲护航,到那个时候就不光光是文化了。
所以,同学们,我们不能让这一天到来,否则,在以后,在若干年以后,在你的孙子通过卫星接收到的电子课本的历史书上,我们都会是笑料。
所以,谢谢大家。
[1] “散步”指2007年厦门的PX事件。为抵制PX项目落户厦门沧海区,部分厦门市民以“散步”的形式,集体在厦门政府门前表达反对意见。

韩寒, 厦门大学, 演讲稿, 言论


有时候想一想,言论收紧真是一种潜移默化的事情。
十年前我们可以公开大谈领导怎么怎么样,在高中语文课上,老师教大家关心社会热点,比如批判一下城管暴力执法之类的事情。有时候一不小心说过分了,就会被喝茶。
现在我们已经被媒体频繁封号,媒体低头认错所麻木了。我们会主动规避敏感词,会自我审查,再也不敢用同一个马甲在墙内外发声,而是尽力隐藏身份,在墙内谨言慎行,反而距离喝茶远了一点。
十年前姑且以为党国是为了更大的开放在韬光养晦,现在党国已是个拒绝承认错误的倔头鬼。
适当放开言路,可以让人不需要事事翻墙,也让墙内外的人在左右观点对抗中提升素质。
现在墙内外已是冰火两重天,两边的言论都显得低龄无脑,理智的声音完全找不到发音平台,都被不理智的言论充满了。

Nevsky at 2018-09-13 01:03
1

@Nevsky

说的好呀

xxzxplus at 2018-09-13 10:04
2

@Nevsky 是啊,这样会更始某些人肆无忌惮的贪污,社会越来越不稳定

wolegequ at 2018-09-13 23:17
3

我觉得这个不像是演讲稿,这么短的吗?也就讲十分钟

niceghost at 2018-09-14 00:18
4

@niceghost 网上有视频的,搜索韩寒厦门大学演讲

wolegequ at 2018-09-14 08:08
5

记得好久以前在优酷看过,也不知道现在还在没在

Jackie at 2018-09-14 09:22
6

其实,那时候所谓的相对宽松,主要还是因为党国的技术手段还没现在这么发达。听说上世纪90年代,中国刚接入互联网的时候,上面就已经想要搞个墙了,然后就是立项、开发,2001年左右,墙就开始初试身手了,当然,那时候,没有手机号实名和绑定,没有大数据,所以大家在网上说话,感觉确实要放松多了。

qb at 2018-09-14 22:09
7

@qb

这么早就开发墙了?

we at 2018-09-15 10:11
8

@we 你以为呢?江时期立项、开发;胡时期发展;习时期成熟。。。

qb at 2018-09-15 11:05
9

他还写过一篇叫脱节的国度 当时一开始被新浪微博和博客一起删了,他就发到腾讯微博去,结果腾讯微博反而留下来了,现在也可以看到。

Sevenshades at 2018-09-16 12:02
10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