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幕即将落下,你走不走?

By zxczxczxc at 2018-10-26 00:34 • 762次点击
zxczxczxc

http://archive.is/SoUEI 20

你走吗,铁幕即将落下
原创: 青鸟

修和書院

昨天

《沉默的教室》(图片源自豆瓣,敬致谢忱!)

一家人衣着整齐欢欢喜喜地在圣诞的清晨准备去看望外祖父母,两个弟弟喊着泰奥上车,泰奥却在门廊处止步,目光投向了约定他一起逃亡西德的同学,迟疑的那一刹那,父母已经明白了什么,目光相对,泪光闪烁,强抑悲伤,哄着孩子,哥哥待会就回来,骑上摩托车,开往外祖父家。就此别过!

在此之前,库尔特再度借前往西德祭扫外公坟墓之名出逃,在检查站被拦下来,因为探视一个党卫军的死者外公,在政治上是被怀疑的。于是,库尔特身为城市人民委员会的父亲被请到了车站。这原本是一个十足油腻的中年男子,始终在向儿子灌输他认为正确的方式,在车站,却确认了儿子的借口,为儿子担保。在临别的那一刻,四目相望,紧紧地握住了儿子的手,还说妈妈等你回家吃午饭。父亲回到了铜墙铁壁以内。就此一别!

那一年,纳吉死了,那一年,离柏林墙建起还有几年,那一年,离柏林墙倒塌还有33年。片尾的提示根据真实故事改编说明大部分这个班级的同学成功逃亡到了西德,也许观众为他们感到庆幸。然而,留下的呢?背着在课堂上为匈牙利勇士默哀而被开除的污点,政治不正确,在随后到来的柏林墙岁月下,是怎样的生活,人生又有几个33年?尽管我无法确知他们的生活详细,显然不会比泰奥的父亲、一个参加53年动乱的炼钢工人的境遇,更好。

库尔特的父亲没有走,他是城市人民委员会主席,劝走了儿子的母亲也没有走,她已经到老,也许无法预知未来的命运;泰奥的父亲没有走,因为他爱这片土地,要在这里坚守。我相信,也是事实,大部分人都没有走,有儿女,有老人,有现实,有理想,有幻想,有期待,能走的时候没走,想走的时候却再也走不了。

所幸,泰奥走了,库尔特也走了,他们的父亲,没有把儿子叫回,我们无法预知两位父亲的命运,一个高级干部,一个炼钢工人,但也许可以推测,他们的命运,不会比傅雷更好。

也许我们无法推知,泰奥、库尔特两家最终在剩下的可能逃亡的几年中,有没有在西德相会,或者在柏林墙矗立的岁月中冒过枪林弹雨,得以在西德相见,或者说,这一个公然反抗的班级的同学,也许家人能在西德团圆。

但是我们可以确知,大部分人,出于各种原因,都留下了,在柏林墙矗立前。在为防范自己人逃亡的柏林墙耻辱地修建在德国土地上之后,很少有人能够再逃亡。他们或者被逮捕,或者死在了柏林墙下,也有人死在了到达西柏林的前一步,但是,生者为了自我安慰,认为那位死在乱枪扫射下、把一车人成功送到自由世界的边界内的司机,临死前,目光是朝着西柏林的,已经看到了自由的曙光。

是的,或许我们都有美好的期待,尽管人性与良知,在面对坚硬如铁的体制下,是那么微弱与无力,但我们常常靠着它活着。我理解继父与母亲瞒着埃里克感,塑造了一个英勇的父亲形象,维系他那脆弱的自尊。在埃里克被迫出卖了老埃德加之后,要求他收回自己的证言,因为带领青年,收听敌台,会让老同性恋埃德加在东德的监狱中生不如死。

我还看到,泰奥的妈妈,库尔特的妈妈,在丈夫的面前瑟瑟发抖,出于对儿子的爱,出于对丈夫的服从,在那样的岁月里,尽量依从丈夫,为儿子做出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选择。但是,在关键的一刻,在是否出卖自己的同学,是否对埃里克落井下石,是否留在东德的问题上,那一刻,她们是明智的,又是极其果断的,很狠,很温柔。尽管大部分泰奥、库尔特的妈妈,之后的人生岁月,死在了自己的祖国,再也不能与儿女相见。现在我知道,她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她们之中,也包括了崔琦的母亲,崔琦父母的命运,也是她们即将面临的命运。

在充斥着谎言与规训的人间炼狱中,还有老埃德加,他的房子被苏军烧成断壁颓垣,仅剩一隅,他却与湖水为伴,煮咖啡,弹钢琴,听自由电台,他的兄弟与他断绝关系,侄子却带着一帮同学来找他,为铁幕下的青年打开一扇窗户。为匈牙利的每一点进展欢呼,为每一点挫败痛彻心扉,在自由与同志皆不正确的时代,还过着一个人的生活,并把真实的生活短暂地带给了青年,而这些青年因祸得福逃离了监狱,这或许是值得庆幸的。那几个为数不多的自由之夜,一湖明月碧琉璃,将永远留在青年的心中。

我还看到了教师被静默示威挑战后的暴跳如雷,报告校长,也看到了校长不得已的许多举措,然而,爱护学生的校长语重心长,试图大事化小,教师也没有固执己见,出于怕把事情闹大的考虑。在风暴来临的前夕,他们还以为能掩护这群风雨飘摇中的青年。是的,他们还有人性。甚至,无论出于何种目的,女区教育局官员穷凶极恶,但是面对城市人民委员会主席的儿子,并没有铁面无私,在开除所有人的前一晚,来到库尔特的家中,希望他把罪责推到埃里克身上,希望这件事情如此终结。

库尔特在声色俱厉的父亲训斥下,向母亲求助人生的意义,真相的答案,母亲紧紧地抱住他,告诉他到西边去。乘着夜色,库尔特跳窗走了,午夜与泰奥互道珍重,也许他们最终能在西德相见。

是的,人性与良知,多么微弱,又多么坚韧,多么重要,有时候,甚至是常常,为你我打开一条生路。

但是,如库尔特等,最终能逃出生天的,毕竟是少数。三十年,五十年,对于大部分人就是一生,对于大部分人意味着生离死别,永远不能相见。甚至要有六十年,七十年,到如今各色的柏林墙也并未倒下,甚至不断地续建,未倒下的还有三八线,还有其他,骨肉分离,夜长泪多,墙内墙外,望穿秋水。

沉默的教室,最后表现出的勇气,也是写实,集中在一个班级,多么可贵的勇气与良知!甚至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已经开启的年代,还有多少老埃德加、青年,为自己、为他人、为常识、为真理,站出来。但这只是少数,并且,说真话的代价没有西柏林可逃,等待他们的将是漫长的、地狱般的青海湖等冰天雪地、饥寒冻馁的岁月。与老埃德加的湖水,天壤之别。

这只是少数,温情与泪水,勇敢与自由。

充斥着后来几十年岁月的将是噤若寒蝉,父母子女或不得相见,或相互举报。并不是相互指出一条生路,而是相互指责,彼此碾压。泰奥没有怪罪父亲的53年历史,但是大部分子女将为父亲母亲乃至一切亲友的历史背上重负,不只是被开除,还有可能流放边疆,衣食无着。大部分校长老师将对反抗的学生被开除、被劳教、被枪杀无能为力,甚至助纣为虐,并且在以后的人生中,丝毫不会后悔。如埃里克的继父同情老埃德加,告诉埃里克要撤回证言的事,这种人与事,不说绝无仅有,也是稀有。

人性与温情,在权力的高压下,将被撕碎、被蹂躏。

事到如今,我也许可以说,为什么你们不早早地逃出,为什么不想尽办法如马思聪,为什么委曲求全忍辱偷生数十年,压弯了脊梁,蒙昧了良知?

是的,从事后看来,我也许鼓励泰奥、库尔特一家,甚至所有被压迫、追寻自由的人们逃亡,但这只是事后看来。出于常识以及生活经验,没有人想到之后的变本加厉,也没有人想到一堵墙能矗立几十年,荒谬的事情层出不穷地发生,每一次以为已经到了底限,事实上,穷凶极恶,没有底线,没有止境。

没有多少人能想到随后的岁月能发生的事,虽然预兆重重,见几而作,几人能够!

没有人能够回答老埃德加是救了还是害了青年们!

没有人能够预料泰奥、库尔特的父母作出的选择就是正确的选择!

没有人能够知道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一别就是永别!

天地大戏场,戏场小天地,你我皆戏中人也。

铁幕即将落下,你走不走?

铁幕


怎么走?

erixon at 2018-11-13 21:37
1

换个护照出去是比较容易的,
150000$捐献,或者400000$购买渡假房,还可以收租,比国内买房便宜多了,

但是,如何维持国外的生活?
许多人的英语水平不够用,没有信心找到新工作,一家人的生活开支怎么办?

如果不是大祸临头,绝大多数都不会走的,他们在国内买房,继续生活。。。

mody at 2018-11-14 15:41
2

@mody 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么多钱,国内买房的都是透支了几十年的钱包换来的

intricate at 2018-11-14 19:28
3

学好外语太现实也太重要了。

fortable1999 at 2018-11-15 09:13
4

@mody

“150000$捐献,或者400000$购买渡假房” 您这说的是哪啊

Randomname at 2018-11-15 09:50
5

@Randomname 有几个加勒比岛国(在美国东南方向)开设了投资护照项目,
安提瓜,捐款10万美金或者购买40万美金房产(已经和中国建交);
圣基茨,捐款15万美金或者购买20万美金房产(已经和台湾建交);

mody at 2018-11-15 17:36
6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