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见白皮不懂黄皮的痛

a2021 at 2018-12-01 21:26
1

屁股决定了脑袋,就是一群傻逼白皮网友 立场(“你用百度、你遇黑心医院、你死你活该!”)早就确定了,还在那里装好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a2021 at 2018-12-01 21:29
2

白皮不关心中国人死活、那就请直接说老子不关心!
tmd 扯那么多没用的

a2021 at 2018-12-01 21:52
3

谷歌進入中國的代價是給共匪控制全球信息的能力,講法西斯統治從兲朝擴散到全球。

這個用戶的呼籲,如同面對日本的進攻,呼籲國際社會放棄其抗,為日本法西斯的擴展提供方便,讓日本法西斯佔領亞洲。
比汪精衛的建立偽政權還牛逼和無知,要求美軍加入日寇皇軍,則大東亞無戰事,天下大同矣。

viewer at 2018-12-02 01:15
4

谷歌回归中国成“阉歌”?

美国调查新闻网站“拦截”(The Intercept)今年八月爆料谷歌公司计划在中国推出阉割版搜索引擎后,本周四又披露谷歌高管不顾核心员工的反对,执意开发“蜻蜓”(Dragonfly)搜索引擎以重返中国大陆市场。

谷歌从2010年开始不满中国政府愈加严厉的网络审查,最终选择退出中国大陆,当时还有网友在北京中关村谷歌总部献花。此后几年间,百度彻底垄断了中国搜索引擎市场,确立了中国网络的审查格局。

今年夏天,“拦截”网首先曝光了谷歌为了重归中国大陆而开展的“蜻蜓计划”。这家调查新闻网站周四的深度报道采访了四位曾经参与了“蜻蜓计划”的谷歌员工。他们透露,这项计划从一开始就一直被笼罩在神秘面纱之下,而谷歌高管对一些资深员工的反对意见嗤之以鼻,这更让他们对这样违反公司文化的反常态度感到疑惑。

报道引述的四位员工中有三位不愿具名,因为他们仍在谷歌任职。唯一愿意透露姓名的是前高级工程师约纳坦•伦格尔(Yonatan Zunger),他曾在谷歌公司工作14年,但因不满“蜻蜓计划”在去年跳槽。

几位知情者透露,早在去年2月,谷歌高管就在一次前期会议上宣布,这个新引擎会遵循中国政府的审查机制,屏蔽掉成千上万诸如“人权”、“学生运动”、“诺贝尔奖”这样的敏感词。不仅如此,这个引擎的基础构造将会依赖一家中方合作伙伴,并很可能会在北京或上海设立数据中心。

把数据中心设在中国意味着北京当局可以轻松获取网民的搜索记录,这对于异议人士和社会活动家等群体来说是极大的安全威胁。伦格尔说,他早在一些前期会议中就向高管反映这样的搜索引擎可能会让某些中国网民遭受盘问或拘留的风险。

早在一开始,“蜻蜓计划”就是高级机密,谷歌公司近九万员工中只有几百人了解这个搜索引擎的审查机制。两名员工说,为了防止消息外泄,这些知情人都被要求对此事严格保密,甚至不能和其他不知情的同事讨论这件事,否则他们有可能被解雇。

谷歌公司有个规矩:他们开发的每一个新产品或新服务在向公众推出前,都要经过内部法律、隐私和安保团队的审核,以识别任何潜在问题,但“蜻蜓计划”打破了这个规矩。

报道说,谷歌中国区负责人斯科特•博蒙特(Scott Beaumont)作为其主要策划人之一,就一直在唱白脸。2017年初,公司指派伦格尔起草“蜻蜓计划”的隐私审查报告,但从一开始,博蒙特就执意阻挠他,而且博蒙特不希望其他审核团队介入这个机密计划。

伦格尔还说,在“蜻蜓计划”的开发过程中,博蒙特一改团队之间通常的沟通机制,禁止他们互相通气,只允许他们和博蒙特自己的高管团队沟通。伦格尔最终还是完成了这份审查报告,并且指出了这个搜索引擎的重要弊端。但当他试图在谷歌总裁桑德尔•皮蔡(Sundar Pichai)出席的高管会议上分享他的报告重点时,这一会议一再被推迟。直到去年7月底,会议终于召开时,公司却没有通知他和安保团队,致使他们错过了这个机会。他认为,这是公司有意为之。

事情至此,伦格尔终于无法承受良心上的不安,选择离开谷歌到一家前任谷歌高管成立的初创公司工作。

谷歌总裁皮蔡从一开始就表达了他对“蜻蜓计划”的支持和对重返中国市场的愿望。上个月,他首次公开为这个阉割版搜索引擎辩护,但表示“蜻蜓计划”目前只是一场实验,他并不知道这个新引擎能否在中国上线。报道引述了一位知情者说,皮蔡完全就是一派胡言,因为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是百分百要推出的。

两位知情者还说,当“蜻蜓计划”被“拦截”网曝光后,博蒙特火冒三丈,还向同事抱怨他担心消息外泄会导致这个搜索引擎短期内无法在中国上线。

谷歌总裁皮蔡12月5日将出席美国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关于公司透明度和责任制政策的听证会,本台届时会跟踪报道。

viewer at 2018-12-02 01:27
5

https://steemit.com/google/@iyouport/8azjs-google

为什么说 Google 搜索能否成功回归中国市场根本不重要?

zxczxczxc at 2018-12-02 12:24
6

@zxczxczxc 非常赞的文章,iyouport 文章质量异常地高。

> 总之,谷歌搜索的审查版并不是谷歌在中国的全部利益所在,它只是一小小部分,当然该公司也不会太过在乎与百度的竞争谁输谁赢(几乎肯定会谷歌赢,后面具体说为什么)谷歌只是把搜索引擎当成了步入中国市场的敲门砖,其瞄准的是全球最大的监视技术市场。

Ciao at 2018-12-02 12:47
7

@zxczxczxc 表面上中国当局并不需要硅谷巨头,他们拥有很多拷贝美国技术的本土公司,包括并不限于 BAT,还有大大小小的监视技术公司(您可以在这篇文章中看到他们中的一部分)其基本模式均来自模拟美国的“创新”。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只有中国能建立 GFW 将国际流行应用和媒体网站隔离在外。

搬运美国的技术,让中国全面有美国阉割版的东西,然后GFW自我封闭,我不是很懂为什么只有中国能做到这一点。

tongtingwah at 2018-12-02 21:41
8

@zxczxczxc 另外再加上这个,一个来源,https://medium.com/ 4 @iyouport /%E5%85%B3%E4%BA%8E%E4%B8%AD%E5%9B%BD%E5%AE%A1%E6%9F%A5%E7%89%88%E6%90%9C%E7%B4%A2%E5%BC%95%E6%93%8E-%E8%B0%B7%E6%AD%8C%E5%86%85%E9%83%A8%E6%B3%84%E9%9C%B2%E7%9A%84%E7%A7%81%E4%B8%8B%E4%BC%9A%E8%AE%AE%E4%B8%8E%E8%AF%A5%E5%85%AC%E5%8F%B8%E7%9A%84%E5%85%AC%E5%BC%80-%E5%A3%B0%E7%A7%B0%E5%AE%8C%E5%85%A8%E7%9F%9B%E7%9B%BE-e32e70783064

tongtingwah at 2018-12-02 22:00
9

@Ciao 老一辈中国和外国网民 基本上是把互联网自由当作一个完美世界里的基本人权的一部分的,所以不乐意去搞 censorship 。这个粒度完全是完美世界的粒度。

新一辈中国网民 是 民族主义的粒度。新一辈中国网民 完全把互联网自由当作是“生意”:Google 不配合中国国情那就滚出去,这点和反对 D&G 没区别。重点是,新一辈外国网民,是犹太奸商的粒度,也把互联网自由当作生意:Google 能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很好的“产品” 然后买给 CCP (大客户),那么 当然是你情我愿的买卖关系,只要钱给够,“产品”你拿走,甚至可以帮你丫定制 定制出一个 “符合用户需求” 的产品。哪里有需求 哪里就有提供。

在老一辈中外网民眼里,这就是纯粹的龌龊的生意。需求者 就是龌龊,提供者 更龌龊。

在新一辈网民眼里,诶 你怎么能质疑客户呢?客户至上的专业精神哪里去了?

“赚中共的臭钱?老子不稀罕!” 这是老派网民的共识。新一代 真的是屁都不懂,一代不如一代

-

a2021 at 2018-12-02 22:33
10

白皮在那么多回答,洋洋洒洒说一大堆,没有一个敢于直面这种良心选择的。都是一副小人嘴脸

麦克阿瑟会为他们汗颜

a2021 at 2018-12-02 22:48
11

贴一个麦克阿瑟的演讲,感受一下 他会说什么
http://www.xuanyuanzuan.com/a/63/371.html 8

a2021 at 2018-12-02 23:04
12

@Ciao 谷歌已經慢慢成長為一頭怪獸,個人的隱私和權利已經不知不覺中被其侵害了,而且沒有反抗的能力。谷歌應當考慮被拆分掉。

viewer at 2018-12-03 13:58
13

百度在中国作恶,谷歌有能力却不帮助中国人算不算作恶,谷歌起码可做医疗方面的专业搜索,在中国运行

ok2049 at 2018-12-03 20:20
14

@ok2049

有能力,却不帮 —>是作恶?
(最多只能算是道德层面上的“恶”,这个如果你清楚的话,就没什么了。)

zxczxczxc at 2018-12-03 23:55
15

@ok2049 作为一个资本主义者,我可以同你讲,谷歌是一个企业,而不是什么NGO组织或者有道德契约的机构,他们只需要钱,需要市场,需要巩固市场,拓展市场,加强在新兴领域的影响。至于中国人民,什么都不算,顶多算是他们和中国谈判用的工具而已。除了中国自己人,没有谁好心到要去解救他们吧。中共会为了面子选择和谷歌谈判的时候吃亏一下,换取谷歌让他们回中国装一个强硬形象,谷歌收获的是更大的利益,中共会悄悄默许一些事情。这就足够了。我认同资本主义,我觉得这一切在合理的范围。但是我是强烈反共的,对于此事当然不满,谷歌需要一个反共能获取更大利益的理由,还没人能给他们这个承诺。当然,如果中共大厦倒了,谷歌也是第一个知道的,甚至有崩溃迹象之前他们就能做到撇清关系。

tongtingwah at 2018-12-04 01:26
16

@tongtingwah

呵呵,那你就要问了,为什么谷歌之前就是在反共、对中共决不妥协呢?你是找不到答案的。因为谷歌不需要理由。谷歌根本不需要 “反共能获取更大利益的理由”,因为之前就没有这般理由、谷歌也干了反共的事

a2021 at 2018-12-04 15:26
17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