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不适合民主体制的一点想法

By William_Cobb at 2019-01-08 • 23359次点击
William_Cobb

经常能看到有人说中国民众智商低下,不适合民主这种先进政体。但私以为民主实际上并不代表先进,其和独裁体制的本质是相同的,都是收买人,民主需要收买的人多,而独裁需要收买的人少。世界不总是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的,而是向着最符合其利益的道路。所以西方民主体制就是最符合其利益的方式。而中国也并非不民众智商低下,不适合民主体制,只是独裁的利益更大,产生的相当的阻力。这里转载一篇以前的文章来阐述这个想法,希望大家多多交流。

中国, 体制, 想法


很有价值的文章

a2021 at 2019-01-08
1

关于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民主的问题,就是中国人如何参与公共政策制定的问题。如果有民主制度,就不会有现在这种畸形的高房价。

ok2049 at 2019-01-08
2

先来看几个问题: 刁可以在没有任何人反对的声音中修改宪法,成功复辟,为什么? 有很多的企业可以借助背景为所欲为,甚至搞跨省抓捕,他们胆子如此之大,好像全国都是他们的地盘,为什么? 很多地方的小官员堪称当地一霸,随意吃拿卡要,没有人敢有意见,为什么?

再往小了说

有的医院医生敢在手术前收红包,为什么?这就明白了吧!明白吗?没有什么东西制约他们,所以,在与他们的博弈中,你一定处于不利地位!在这种情况下,你就像斯坦福大学监狱实验里的“囚犯”一样,难道还能指望他们良性发现?说到这,我想起了一个笑话,建设法治社会。

医生在手术前敢收红包,他真的在收之前没思考过吗?直接不加思索地就收了吗?不是的,首先现有的制度根本不能对他们有制约:即,违反成本极小。其次,在博弈中,你处于不利地位(弱势地位),因为你害怕他们(护工)对你不好,影响病的恢复!

所以,在没有制约的情况下,你国人此时就像斯坦福大学监狱实验里服刑犯人一样。难道还能指望“狱警”对你们仁爱?这是可笑的。

不对 有机会腐败/争夺百姓利益的人监督,采取强有力的制约他们,然后指望他们品德高尚,不会对 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下手,这是极其极其可笑的!全世界也就只有你国有这种笑话!

中国的问题在于,压根就没有建立起对有权力者的制约机制!保护弱势群体 ,不是想办法给予他们更多的说“不”的机会 ,也不是想办法给他们权力,更不是想办法去制约当权者(写到这,我又想起了你国的一个笑话,对官员廉政教育,强调官德,呵呵,多么有力的制约),而是一边放任不管,自己不制约当权者更不允许外部监督(参考去年言论控制)。一边在漠视弱势群体(参考驱逐低端人口),仿佛用遮羞布把他们遮住他们就不存在了,然后就可以大言不惭地说我们建成了全面小康,你看看新闻联播里的景象多么美好,人民安居乐业!

poiui at 2019-01-08
3

我赞同这篇文章中的观点,它说明了政治统治的核心算法;

我们应该反思一下,怎样才能让"联盟"的人数增多,让政府可以惠及更多的人。

mody at 2019-01-09
4

不认同人民素质底下导致不能实现民主。政府是为人民而存在的,不是政府管理人民,无论政府官员文化素质多高,政府的决定必须服从人民,即使人民做出的选择是错误的(政府认为),实际上人民选择永远是对的,错的只会是政府。政府本身出自人民,如果质疑完全人民民主决定国家政策,就等于质疑自身的合法性。所以,任何时候政府都必须坚持全面民主。

tongtingwah at 2019-01-09
5

先做到依法治国,再接着谈民主体制,先完成一些可以实现的小目标,比如高考同分同卷并取消所谓的自主招生的方式,成立影视游戏分级制度逐步宽松网络环境,取消广电总局及其不合理的禁令

qiuyue at 2019-03-12
6

用户已注销,隐藏回帖

self_delete_user_100 at 2019-03-12
7

中国现在是中央集权,包子恨不得把所有权力收回,让他一个人指挥天下

罗志祥poojjjjj at 2019-12-12
8

这都多久的书了,著者也只是抛出一个说法而已,不要把自己想说的往这上面套,不得要领

厠所管理員 at 2019-12-12
9

民主制度是人做主的形式,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具体的个人是“人”,所以才会使用选票选举等等形式来对有权的人进行制约。整个制度在形式上要实现,实际上就是要做到尽可能的“平等”。

对于这么简单的事情来说,理想的情况应该是:权力越大,掌权者需要迎合的面就要越广。联盟什么的还是说法,例如联盟成员假如是议员,这议员也还是要让更多的人推举,而更多的人他们可以推举你也就可以废掉你,并不是简单的这一个议员就可以看成联盟成员,要看角色背后整个系统的决定范围大小。这是整个制度的核心问题,需要迎合的广度决定了发生的现象是什么。

整个解释里面就讲了这一点是有用的,由此推理出来美帝的民主也是对内民主,对外却是一个独裁者,因为他不需要迎合对外。

但是,我又要说但是了,国际这个东西其实最终也是一样的发展下去,如果你对外独裁,不需要对其他人负责(迎合),那么其他人就可能变坏,然后发展下去也有可能对自己也形成威胁。其实,共产国际就是搞的这个东西,以平等的名义联合其他弱国消灭你,一帮独裁者如果围殴一个民主总统,按照实力决定论,你这样搞下去是不见得必然能赢的。

因此,这个事情最终的结论,如果要想人类获得胜利,就只能是内外也是假象,遵从表里如一的最古老的道德教条。一个人即便没有了制约,他也应该有着应该遵守的不可逾越的界限(更何况面临诱惑也要不动摇呢),这个界限在哲学家说是内心的定律,在圣人说是道德,其实是人早就已经被设定好的规则。

cunzaizhe09 at 2019-12-12
10

独裁者不顾及其他人的死活,其他人完全可以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尤其是现代社会,大家都是协作共存的生存方式,独裁者干的事,哪有别人不懂的呢,因此后面发展下去也就会逐渐组织起来解决自己的生存危机,不解决你就自己死了。这就是独裁者为什么最终下场都会很惨的原因,因为别人也是拼死要杀出来的。

这些东西完全不是迎合不迎合这么简单的说法能解释,迎合会更好,不迎合结局也是这样。

cunzaizhe09 at 2019-12-12
11

@cunzaizhe09 #11

不过也正像对内的好、对外的独裁者一样,"其他人可以意识到这个问题"只限制在有限的群体里,而大多数不管不问。国家疆界这个形式拦不住人的自私成群的边界比国家还小,在还算不错的国家内也不按一个国家来彼此良性公识,小群体看不见外围人受害,直到切身利益动摇才发现"对某群体好"伪装之下其实真的是害,是坏,而不是敌特谣传,之前反而会相信是污蔑栽赃,或者相信问题不大不用管

何所言 at 2019-12-13
12

@cunzaizhe09 #11

结果被蒙骗的,和被短期拉拢勾结的,真的就不懂,而不是"哪有别人不懂的呢"。这属于人性,或者说民众性的本质,不属于任何族群人种特性,只有比较好的道德伦理文化能改善这个问题。

何所言 at 2019-12-13
13

@cunzaizhe09 #11

目光短浅性,不属于任何族群人种特性,只有比较好的道德伦理文化能改善这个问题。"法律"文化肯定没救,反而会害目光短浅的大多数越来越受法律蒙蔽,倚靠法律然后以为就什么都有了,都能维护了,而不知道是人本身在作用,人本身在维护或凌驾、破坏,必须要靠公识,靠道德之类的才能真的维护,而不是纸面上的防范措施,那么消极的东西,那么让民众不用深入了解背后的东西。

何所言 at 2019-12-13
14

@何所言 #14 你知道么,法律的基础就是道德,法律只是在道德的前提下具体的实现出来。现在社会把道德和法律当成两个东西,这是现代社会的问题,即便程序法的前提也得符合自然法的善恶正邪基本道德观念,而不可能是自己搞一个法就行了。

这些是常识问题,独裁者可能利用大众的短视短期或局部得到一些优势,但长期全局来看,独裁者的做法都是失败或不能持续的。这是历史上所有国家以及朝代更替的原因所在,独裁者更为显著一点就是了,也就是更短命。

cunzaizhe09 at 2019-12-14
15

@cunzaizhe09 #15

对,法理的来源是道德。但法从形式这个与道德差异本质上,就跟道德根本异质,不仅仅在于法是否按照道德设计按照的好的问题。

好的情况是根本不依靠法,而不是制造好的法,制造好的法完全跟不上好的情况,反而会破坏好的情况。这点从入门基础的儒法之争就能了解很多(前提是你读的进去而且不墙内的苏维埃的恶意翻译扭曲误导),更往上其实读道德经也可以读出来一些根本问题。韩非子那条道德经的延长线,能读出来道德经的来源,才会发现"法"的很多根本问题。

法,哪怕是好的法,只会使良好的社会无法保持良好。人,才能保持。

把辅助工具弄成主要的,就会害的什么也弄不好,表面上弄好了也只是暂时的掩盖式的弄好,坏在里面的话就等爆发了。

何所言 at 2019-12-14
16

@何所言 #16

儒法之争实际是“礼”和“法”的适用性问题,哪一个更适合当世罢了。中国古代是礼法同治,并不是只有儒或者只有法一方的主导。

礼实际上是修行才能明白的,为什么设计和执行这样的制度,是需要明白背后的原理才能去做,而要做这些,其实就处在修行中了。因此,儒家讲善,就是人走向的方向,他就只能是善的,不善的话你就不能玩了。若搞出来的是坏人,这就整个修错了。

而法其实是讲的秩序,和儒相同的是,都需要知道为什么是这样的运行,而且社会秩序既然要维护,必然要克制非人类反人类的东西,这就是要讲恶。荀子的性恶论很多人都误解了,误解成人就是恶的,其实他讲的是在普遍偏向恶的世俗环境中如何维护正义正道,也就是去恶修善。

另有儒墨之争,墨子走的功利一脉,其实很像现在的西方世界,当然,儒墨之争为什么墨子也消亡或者转向其他地方去了,也是因为墨子的路功利这个层面仍然不适合于当时的人,西方人相对比较死板,他们反倒适合这路,功利后面走下去就是商业社会。不过,利益或者行业等等,最终仍然是要回到人这条路。

中国的传统这些东西,如果不能摆正理顺,对现世格局其实也会同样的不能明白。

cunzaizhe09 at 2019-12-15
17

解决一个问题,从上游到下游的思考依据是,以实质修正形式,以形式明确怎样具体实用。

只考虑具体实用的实地处理,不考虑形式化的归总(法),是最下游的解决问题办法。

只考虑形式的相符性(法),不考虑根源的原则实质、原理,是中游的解决问题办法。

有时兼谈上游跟中游更具有总体范围的明确性,有时只谈中游与下游更显出具体实用性,可以说是不同的作者考虑入手点不一致,不一定说明考虑方式有什么谁上谁下,除非光顾形式化与实用化而背离了源头的良好原则。

预防歪恶(bug),有繁琐的针对性、修补性的预防措施,在比较早的古代时期,讲怎样简单的正身而不是怎样的防歪,是比较受欢迎的解法。误会荀子、接受度不高也可以看成是出于普遍注重的是"怎样以求正"。

世道越下,大多人倾向于越关注防歪而不是求正,关注实用而不是原理,也是自然的。谈求正,甚至会被看成空谈,无意义,虚伪,也不奇怪。时代限制,社会环境限制使然。

何所言 at 2019-12-15
18

@何所言 #18

历史上的法律也是从以前的自然法到现在越来越繁琐的各个法系,甚至有些东西已经非专业无法明白了。

这就是道-德-仁-义-礼的逐级降低现象,历史演变就是这样的过程。以前人没有这么复杂的繁琐的法律,现在人已经离不开繁琐复杂的法律了,原因就是人的德性已经不如前人。

但这些在传统文化来看非常简单也能解释现世的基本常识知识,已经在现代反而成了被嘲笑的对象。于是,又自然而然符合了其中一条——下士若不笑不足以为道……

cunzaizhe09 at 2019-12-16
19

@cunzaizhe09 #19

歪楼一下,我一直以为下士是指仍能称士者,而不是普通识智者甚至普通识智都不如者。若是这么解读下士倒是真容易理解了。

何所言 at 2019-12-16
20

@何所言 #20 古人表达所用的方法都是表意,现代社会哪还有“士”?但你完全可以理解聪明人办事在愚蠢的人来看有可能很搞笑……在现代你完全可以变通使用。:)

cunzaizhe09 at 2019-12-17
21
登录 后发表评论